正文 第484章484发现,六指银楼现身!

    第484章 484发现,六指银楼现身

    外面,楚家的家兵以强悍的姿态,拦住了宫中侍卫的脚步,而屋内楚家的暗部,却在银楼两位杀手的强势进攻下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“不好,再这么下去,这两人要突破重围,杀到王妃面前去了。”坐在高处,将一切尽收眼底的萧少戎,比在场的任何人都了解现在的局势。

    楚家的暗部,不是银楼那两位杀手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该不该……”就在萧少戎纠结,要不要率先出手,阻挡那两位杀手时,代号为绝代佳人的杀手,用一个假动作骗过了楚家的暗部,冲出了暗部的包围,以闪电般的速度,扑向纪云开所在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萧少戎低咒一声,顾不得暴露身份,飞快地跃下,在离屋子五米处,拦住了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“等了这么久,终于动手了。”对萧少戎的出现,绝代佳人半点不意外。

    作为杀手,他擅长隐匿,自然也擅长在暗处找对手,他一来就发现了暗处有人,见对方迟迟不动,还以为是想趁乱捡便宜,没想到竟是帮楚家的。

    “银楼的杀手,什么时候格调这么低,小小一个暗杀任务,居然劳动两位同时出手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”萧少戎见对方开口说话,不由得试探了一句,可是……

    绝代佳人说了这句话后,就像是哑巴了一样,再也不说话了,只专心的出招,试图冲破萧少戎的防御,杀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纪云开就在院中央,且屋内四面都是琉璃窗子,从外面能看到里面情况,当然从里面也能看到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绝代佳人一扑过来,纪云开就发现了,有那么一刹那,纪云开以为今天的手术失败了,她甚至都做好了面对银楼杀手的准备,可在关键时刻有人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,扫一眼外头缠斗的二人,知道事情远比她预估的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楚家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,把能用的人全部调了出来,可就是这样,仍旧挡不住对方,可见对手的实力。

    暗暗吸了口气,纪云开敛起情绪,不再管外面的事,而是拿着一块小黑石,试着放入楚昊的伤处。

    这块小黑石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,只是一块吸铁石罢了。

    在楚昊的伤口处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射入他体内的暗器,让纪云开十分暴躁,就在她准备放弃时,突然看到了交叉摆在一起的两把手术刀,瞬间想起小时候经常用两根铁钉摩擦,然后吸碎纸片的事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这个时代冶炼技艺落后,根本不可能制作出精钢,楚昊体内的暗器肯定含铁,而只要含铁的话,磁铁就对它有效。

    纪云开手里没有磁铁,就在她准备去问楚管家要时,诸葛小大夫听到了纪云开的需求,拿出了一块小磁铁:“这是我师父交给我的,说是遇到危险的时候能用上,王妃你看看你要的东西,是不是这个?”

    磁铁可以吸铁器,如果遇到有人使用暗器,磁铁确实是能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它。”纪云开一试,发现果然是磁铁,当即大喜,放弃盲目的寻找,而是切出一小块磁铁,放入楚昊的伤处,借着磁铁寻找暗器所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此举很有用,磁铁刚放下去就有反应了,而很快纪云开就看到一根似血丝的细针被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细针十分细,肉眼能看出来,可因为它的颜色与血丝接近,插在伤口处,用肉眼还真得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难怪找不到。”这么精细的一枚暗器,要不是用磁铁,纪云开发誓,她用眼睛一辈子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成了吗?”看到细针暗器被吸了出来,诸葛小大夫眼前一亮,布满血丝的双眼一扫先前的疲惫,瞬间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目前看来是成了,但我不敢保证楚昊体内,只有一枚暗器。”这暗器细如发丝,状似血丝,混在体内完全看不出来,谁知道里面还有没有,安全起见纪云开自然是要再检查一次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得对,谨慎一些是对的。”诸葛小大夫看了一眼沙漏,说道;“还有半刻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足够了。”找出了一枚暗器,纪云开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将磁铁外的脏物擦干净,纪云开再次将磁铁放入楚昊的伤处,而没有让纪云开失望,很快她又发现了第二根,甚至第三根细针。

    “好毒的暗器。”看着一根根细针被磁铁吸出来,纪云开的脸色越发地凝重。

    幸亏她寻了一块磁铁,要是用肉眼去找,她找到一根定会收手,如此一来楚昊的伤还是好不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也用力点头,白嫩的小脸严肃异常:“幸亏王妃谨慎,不然楚少将军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两个名声也会差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谨慎,这是运气。”有些事不是谨慎就可以避免的,但运气好却是真得能避免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就此停手,而是继续在楚昊的伤处寻找细找,这一找便又找出了七根细针。

    看着摆放在白布上的细针,纪云开不由得心惊,同时暗暗庆幸,庆幸她找对了了路,不然今天就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一连十根细针被找出来后,楚昊体内再无细针,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:“可以清创缝合了。”

    磁铁接触伤口对伤口愈合十分不利,得仔细清理才行。

    “交给我。”诸葛小大夫看纪云开累得不轻,主动接了过来,纪云开见诸葛小大夫虽面色不佳,可精神却十分亢奋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长时间握刀,让她的手吃不消,尤其是左手腕,不知是不是当初割脉留下来的后遗症,她的左手腕经不得劳累,握刀的时间一久就胀疼得难受。

    纪云开后退一步,将主治的位置让了出来,悄悄地按揉着自己的左手,同时注意诸葛小大夫的动作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十分谨慎,做事也细心,伤口清理得很干净,纪云开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一抹黑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站在屋外,不等纪云开反应过来,就听到“哐当”一声响,琉璃窗应声而碎,而那人直接破窗而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