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83章483迟疑,不许人间见白头!

    第483章 483迟疑,不许人间见白头

    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如若没有战死沙场、马革裹尸,能得善终的名将着实没有几人,天启前几位上将军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,老者也知道萧九安说的是最好的选择,可终归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我身后有太多太多牵挂,我做不到。”老者叹息了一句,带着无限的惆怅。

    他想忠于帝王,一辈子为天启而战,可现实却容不得他天真,他现在这个处境,根本没有退路,不进则死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事,与本王无关。”萧九安再次落下一枚黑子,并不与老者多言。

    交浅忌言深,他该说的都说了,再说下去就过了。

    有楚、木、叶三家在,他自然能安稳些时候,可要这三家灭了,他短时间内也不会有危险,毕竟皇上还要用他对付南疆与北辰,在皇上无法保证可以完全掌控燕北军前,绝不会对他动手,他有的是时间慢慢谋化。

    然而老者却不肯放弃,老子落下一枚白子,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:“王爷是有大智慧的人,王爷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功高震主,已赏无可赏,皇上最忌惮的就是他,且先前萧九安中毒,燕北军大乱一事,要说没有皇上的手笔,他们是不信的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萧九安真得没有二心吗?

    反正老者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便是有办法,也与本王无关。”他无心篡位,虽然所有人都不信,但他真得没有想过要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就算他真得要争那个位置,也不会跟天启的皇帝争,他有他的战场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点明,但老者已明了萧九安的意思,不由得叹息了一句:“如若是王爷,想必我们几个老家伙能功成身退。”

    这话已是直白了,但萧九安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继续落子,并不回话,老者自知试探地过了,再不敢多言,只是默默地落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府,纪云开已将楚昊的伤处胸腔打开,并将伤口处的腐肉清理干净了,可却没有找到楚昊体内的暗器。

    而外面,楚管家已经出去了大半个时辰,可打斗声仍旧没有停止,可见来者不弱,楚府的人应对的很吃力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在专心的帮楚昊清理伤口,但外面的情况她也不是全然不知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外在的打斗声久久不得停息,要说完全不受影响那是骗人的,纪云开只能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,努力忽视外面的打斗。

    “举盏小灯过来。”不知何时太阳已隐入云层,虽说室内依旧明亮,但在小小的刀口内寻找暗器是个精细活,灯光不够亮的话,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诸葛小大夫小立刻放下手上的活,举了一盏小灯,并用黑布将小灯的另一侧挡住,好让光集中在楚昊的伤口处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尽职的举起双手,直到手酸才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王妃,还没有找到暗器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不知是太细了还是什么,总之她寻了半天仍旧无果。

    “王妃,麻沸散的药效还有一个时辰,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,且楚少将失血过多,我们必须加快速度。”所有的药皆是诸葛小大夫配的,他很清楚药效。

    “再给我半个时辰,要是还找到了,就放弃。”有半个时辰,足够清创缝和。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后,我提醒王妃。”诸葛小大夫放下灯,将沙漏倒置,开始计时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仅屋内的纪云开心急,屋外的人也同样心急。

    银楼杀手绝代佳人已在一刻钟前冲入楚府,可却迟迟突破不了楚府的防御,无法杀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楚府外,侍卫也在一刻钟前将楚府团团围住了,可在楚府人的干扰下,他们迟迟无法破门而入,所有人皆被挡在楚府外。

    “楚家阻拦我们捉拿刺客,到底是何居心?”皇宫的禁军,看着举起长棍、大刀、长枪挡在门口的楚家家兵,气得快要吐血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是可以强闯,可是楚家人也不是善茬,他们先前已经进攻了一次了,头领直接被楚家人拿下了,简真是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正在我们家少将军医治,任何人不得入府,那什么刺客我们并没有看到,我们楚家也没有什么刺客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睁眼说瞎话,这就是了,明明刺客在内院,与楚家暗部的人打得你死我活,楚家人却一口咬定,他们没有看到刺客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没有看到,就没有看到了吗?不管有没有,你们先让我检查。”带队包围楚府的人心塞到不行,一张脸阴沉得可以滴墨了。

    堂堂禁军首领,与楚家亲兵交手不到三十招,就被人拿下,这事传到皇上耳朵里,他还要活吗?

    “等燕北王妃医完在说,现在任何人不能进楚府。”楚家人十分强硬,完全不给侍卫面子,也就是不给他们背后的主子皇上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放肆,耽误了我们捉拿刺客,这后果你们背得起吗?”打又不打过,讲理又讲不通,侍卫简直不知要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莫不是,要集中火力硬闯?可真要这么办了,楚家人会放过他吗?

    就算他今天能弄死楚昊,可别忘了楚家还有一个上将军没有死,上将军无法报复皇上,可要报得他们却是一句话的事,为此和楚家死磕,真得值得吗?

    只一想,带头的侍卫就迟疑了,他们怕皇上怪他们办事不利,可更怕楚家的报复,天知道绝了后的楚上将军,会不会因此发疯,见人就杀,见人就宰,他们人微言轻,到时候就是死了,恐怕也没有人会过问一句。

    和侍卫的裹足不前不同,楚家人十分见坚决,他们想也不想就回道:“不管什么后果,不管多严重的后果,我们楚家人都负得起责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们少将军无事,他们不介意牺牲一结利益,甚至把手中的十万水师交出去。

    权,钱都是可以再生的,唯有性命不可。

    这世间没有什么,比他们家少将军的命更重要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