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64章 1164人吃人的世道!

    对王爷和纪云开来说,他们最熟悉的地方是天启。虽然燕北离北辰皇城更近,但王爷和纪云开还是选择去天启皇城。

    天启皇城有他们熟悉的人,有他们熟悉的环境,他们要查什么都方便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一路朝京城的方向走去,却叫王爷和纪云开震惊了。

    天启在四国之中是最强的,也是最富的,天启的百姓不说人人丰衣足食,但绝对不会有饿死人的事发生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从燕北走出来,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荒芜,见到的人无不头大身弱,其瘦无比,路上甚至有不少饿死的人,还有卖儿卖女的人。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就看到,有人用一袋粮食,就买走了一个小女孩,可见人命之贱。

    而且,此时正值秋季,本该是一片金灿灿收获的季节,但田野里只有枯草,根本看不见粮食的影子,山野间更是一点绿色的都看不到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一路走来,路经十几个城镇,所见皆是如此,纪云开再也忍不住了,问了出来,“如果只是打仗,是不会这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上位者不是蠢货,就是再怎么打仗,也不会伤及田地,伤及普通百姓,仍及即将收获的粮食。

    粮食就是命,没了粮草,不仅普通百姓无法生存,就是军队也无法生存。

    而且,看田间的情况,这明显变是没有下种。

    “到了皇城,寻熟悉的人问问情况。”相比纪云开,王爷就冷情多了,他根本没有把路上看到的一切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天下人的死活,与他萧九安何干?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倒是想要出手,但是……

    天启的情况太严重了,凭她一个人根本做不了什么,她的异能再强,能催生的食物再多,也供不上十几座城池百姓的需求。

    而且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根本不敢贸然动手,就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王爷,可不是那个身俱毁灭之力,一言不合就能灭一座城的寂无君王。

    现在的王爷,只是一个普通人,便是比普通强一些,但面对一群被饥饿烧晕头脑的人,王爷就是再强也无用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在十方世界那个秘地里,险此被人当成食物的生涯。

    人,饿狠了,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天下人再可怜,她也不会再拿自己和身边人的去冒险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小狼崽子,走过数十个城镇,才寻到了两匹马,那两匹马瘦弱无比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纪云开怀疑它们还能跑吗?

    “人都没得吃,哪里还有东西给马吃。要不是你们今天用粮食把它换走了,我就把它宰了,当肉吃。”卖马给王爷和纪云开的人,看马的眼神充满不舍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要不是真心舍不得,怎么能把马留到这个时候?

    “天启这是怎么了?遇到了大荒年了吗?”纪云开和王爷一路走来,也问了不少人,但所有人都是摇了摇头,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,或者就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们还想问,却发现……

    那些人看他们的眼神不善,衣着整齐,脸色红润的他们,在那些难民眼中,好像是一道上等的美味。

    他们自是不惧与一群难民动手,但没有必要!

    “什么大不大荒年,老天爷对我们好着呢,这不是天灾这是**,不仅仅是咱们天启,北辰,天武、南疆都一样了,遍地荒芜,颗粒无收。”那人感慨了一句,一脸嘲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**?什么人造的祸事?”纪云开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是南疆的王和一个女人折腾出来的,谁知道呢……南疆的王与天武联手,带兵一路攻打天启和北辰,听说已经打到京城了,估摸着天启就要灭国了。不过,灭国也好,灭了国,这仗就不用打了,好歹我们能种粮食了。”提起战争,这人脸上一脸麻木,一副无喜无悲的样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从他身上,看出了军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人是从战场上下来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多问,只道:“那女的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们这都不知道吗?那女的……当然是天启的现在的皇帝了。你不知道,咱们天启被一个女人抢走了江山吗?那些被糟蹋的粮食,就是她害得……她不知从哪里,招来一大群猛兽,有跑的,有爬的,有飞的……总之乱七八糟的,你能叫得上名字的,叫不上名字的野兽都有。要不是这些野兽大军挡着,估计南疆王早就灭了天启。”

    “原先,我们觉得这女人也挺好的,不管怎么样,守住了天启,没让南疆人把我们给灭了。要知道,那群南疆人……凶残暴戾,他们破了燕北,把燕北上下都屠了个干净,就连小孩也不放过。那群南疆人奉行杀光抢光的原则,破一座城就将城里的人全灭了,靠近燕北几座城池全被灭城了。后来……那女的,也就是现在的女皇带着大批猛兽出现,这才阻止了他的暴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阻止了没有什么用,现在到处都没有粮食,南疆那群人破一座城,就把当地的人煮了吃。那女人能指挥兽军,可兽军也要吃饱才有力气打仗,好在那女人还有良心,没叫那群兽军吃咱们天启人,那群兽军只吃南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南疆人吃咱们天启人,那群兽军吃南疆人,最后倒霉的还不是我们天启人。最后不是南疆人把咱们天启人吃光,就是那群兽军把南疆人吃光。反正,就是一个人吃人的世道。”

    提起灭城、吃人一事,男人麻木的脸上,露出一丝悲怆,挺直的背也弯了下来,浓浓的悲伤笼罩在他周围。

    王爷先前一直没有开口,直到这男人说到,燕北上下被屠干净,王爷这才开口了:“燕北……无一活口?包括燕北军?”

    南疆人屠城,普通百姓肯定无法活,但他的燕北军呢?

    一路由走来,他都没有听到燕北军的消息,他的燕北军全都灭亡了?一个不剩?

    他收到的消息,萧少戎并没有死,萧少戎能活下来,燕北军肯定还有活口。

    可他们去哪里了?

    他相信,萧九安带出来的兵,绝不是孬种,如果还活着,绝不可能不作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