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63章 1163已是物是人非!

    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黑洞后面是什么,没有人知道……

    一步踏进去,也许能回到四国,但也有可能是死亡,永远的消失在世间。

    这个可能,皇上一开始就说给了王爷和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方世界这位皇帝聪明的地方,他把所有的可能都告诉王爷和纪云开,然后让王爷自己选择,如此一来……

    不管王爷做何选择,都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而且,皇上很清楚,只要他把能回四国的可能一说,王爷一定会选择赌一把,因为他们太想回四国了。

    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一步走进去,有可能是生,也有可能是死,一切全凭天意。

    这一点,无论是王爷还是纪云开都无比清楚。

    看着平空出现的黑洞,王爷和纪云开没有任何犹豫,他们看了墨七惜、零星他们一眼,无声说了一句:保重!

    他们要走了,以后能不能再见,只能看天意!

    一直窝在纪云开怀里的小狼崽子,也在踏入黑洞的时刻,从纪云开的怀里抬头,看着墨七惜与零星,无声的唤了一句:“ 爹、娘”。

    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唤他们,但他不后悔……

    明明只是嘴唇微动,明明没有任何声音,但墨七惜和零星却“听到”了。

    “墨七惜,你听到没有,咱们儿子终于肯叫我娘了。”零星再次哭倒在墨七惜的怀里。

    自怀孕后,她的情绪就容易激动。

    这不是小狼崽子第一次叫她娘,但却是最让她感动的一次,因为这是第一次,她儿子主动叫她,而不是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他不怪我们了,他愿意认我们了。”虽然只是一爹,但墨七惜却从这一句话中,听到了很多很多……

    果然,放手才是对的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不是普通的小孩,他打小就是一个人,他所有的事都是由自己决定的,身为父母,他们需要做的,只是在一旁护着他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墨七惜握着零星的手,看着王爷和纪云开,抱着小狼崽子步入黑洞,身影一点点消失在他们面前,墨七惜只感觉心脏涨得厉害……

    酸酸的,涩涩的,很不舍。

    他打从记事起,就与王爷一起,两人一起训练,一起抢东西,一起杀人,一起报仇,又一起在十方世界闯荡……

    哪怕后面各自有各自的事,各自有各自的想法,但他们仍旧时刻关注着彼此的消息。至少,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们都知道,还有那么一个人在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那个人不在了。

    他们长大了,成家了,有了自己的孩子,有了自己的生活,他们该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!”看着血染祭坛,看着黑雾消失,看着黑洞消失,墨七惜闭上眼,长长地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,再见!

    我们终会再见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双手紧紧握住在一起,两人抱着小狼崽子步入黑洞后,就再也没有分开。

    但是,一步入黑洞,三人就失去了意识,黑洞里强大的力量,好似要将三人撕裂,将他们三人冲散开来……

    在被巨大的力量冲散的刹那,王爷只来得及说一声:“我们……燕北汇合”就失去了意识了,至于纪云开有没有听到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再度睁开眼,他发现他在……南疆!

    这地方对王爷来说不算陌生,但也称不上多熟悉,王爷在四周打量了一番,才弄清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没办法,现在的南疆和他印象中的南疆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地方,一个人都没有,四周的树木也不像他印象中的那般翠绿青葱。整个南疆都透着一股死气,应该许久没有人来过了。

    王爷在四周看了一圈,没有发现除了他以外的,第二个的痕迹,便可以断定纪云开和小狼崽子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王爷也没有多担心。

    黑洞通往的方向肯定是固定的,他能回来,纪云开和小狼崽子肯定也能平安的回来,他们都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王爷看了一眼方位,便朝燕北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都做了记号,要是纪云开与小狼崽子经过这里,就一定会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从南疆一路往燕北走,骑马需要一天,走路需要三天,但对王爷来说,有半天的时间足够他从南疆走到燕北。

    一路向北,王爷发现……

    这一片都荒凉无比,没有一丝人烟,看上去冷冷清清,完全不像曾经那般热闹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王爷才明白当年四大世家那一战,给燕北带来了什么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毁了燕北!

    南疆寸草不生,燕北亦是没有人烟,他只把四大世家给灭了,还是善良了,应该让他们生不如死才是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燕北,在进入燕北境地的时候,王爷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站在边境等他的纪云开与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拉着小狼崽子站在边境处,身后是一片黄沙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燕北!

    曾经富饶的燕北,成了没有人烟的荒漠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走吧。”王爷上前,握着纪云开的手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对燕北说不上有多深的感情,但看到这样的燕北,心里终归不舒服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没有多言,只是紧紧握着王爷的手,无声的给他安慰。

    她与小狼崽子正好落在燕北,她和小狼崽子在燕北走了一圈,没有发现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燕北,彻底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两年过去,已物换新移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什么也没有说,但王爷自己有眼睛看,他自己会看,走进燕北,所到之处全是废墟,连一栋完整的建筑也没有,这种地方会有吗?

    事隔两年回到燕北,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,王爷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尤其是当他们来到曾经的燕北王府,看着面前的断壁残砖,除了一声叹息外,再无其他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眼见天就要黑了,王爷拉着纪云开的手,转身朝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太久了,他们需要找人问一问,现在的四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他们也要找熟悉的人问一问,他们的儿子有没有消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