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56章 1156终是要回去的!

    皇室出卖了他们!

    皇室那群人有多么的无耻,他们终于是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皇室一直跪舔寂无君王,对寂无君王各种讨好,都能跟他们联手算计寂无君王。

    他们四大世家与皇室的关系一向恶劣,皇室既然要卖他们讨好寂无君王,就一定会卖得差点。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皇室的人,知道的不多,但总归是泄露了,事关家族仅剩的血脉,他们实在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牺牲,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死,甚至他们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才会来到这里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家族的血脉不可断绝!

    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家族,像是唐家那般,血脉断尽,世间再无一人,也没有一丝崛起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,他们的家族能够延续下去,哪怕没有四大世家的风光也不要紧,只要家族血脉还存于世就好。

    有家族血脉存于世,才有明天,才有希望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明天,为了这个希望,他们可以牺牲一切,包括他们的性命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挣扎,随、宋、明三家的人,就乖乖站在那里,任由纪云开用藤条绑住他们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们继续保持这份聪明。”王爷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就希望跟聪明人合作,聪明人知道什么叫怕,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,而蠢人……

    总是自以为是,蠢的叫人想要放过他们,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带着十几个人,自然没有办法坐寂无君王来时乘的小舟回去,但不等随、宋、明三家的人寻问,一艘大船就出现在海平面,一点一点驶向无名岛,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。

    随着大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,大船后面那一排排、乌压压的大军,也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。

    原来寂无君王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随、宋、明三家的人,看到这一幕,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他们选择配合,不然他们也会被寂无君王打到配合,寂无君王根本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皇室的人,果然是叫我刮目相看,当我们他们已是无耻至极,他们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他们的认知。”走近,才看清大船后面,那乌压压的的一片,全是皇家大军。

    合着,皇室的人前脚与他们合作,后脚就把他们给卖了,还卖得极度彻底。

    皇家的人,还能再要点脸吗?

    “世家独揽权势,虽起起伏伏,每隔百来年顶尖世家就要重新洗牌,但我们活得风光无限,肆意妄为。皇上精通虽一直都在,但却活得窝囊。我以前总是看不起皇家,而今才明白自己有多么可笑。”最强的那人,看着越来越近的大军,眼中笑出了泪,“笑到最后才是赢家,不管怎么样,皇家的人都笑到了最后,他们赢了,而我们不过是一群可怜的失败者。”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站在一旁,没有搭理他……

    失败者,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,没人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大船的速度不是小舟能比的,船上又有风系异能者,很快大船就驶到无名岛附近,但他们却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无名岛百里内皆是死气,也不知死了多少人,才会叫海上死气不绝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怕是过不去。”大船上,梦溪公主、第二莫俟和墨七惜都在。

    当然,小狼崽子也在,他没有跟着王爷、纪云开一起登岛,已经很不开心了,这次要是把他留下,他肯定会打得墨七惜连姓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别怀疑,现在的墨七惜,还真不是小狼崽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!”王爷听罢,抬手一挥,只见一道气息拂过,海面上那浓得化不开的死气,就像是遇到克星一样,瞬间被撕开了一个口子,朝两侧散开,好让大船通行。

    “王爷的异能又精进了。”第二莫俟看的一脸火热,眼中散发着狂热的崇拜。

    只要稍稍了解历史的人都会明白,寂无君王的能力是越用越弱的。

    寂无君王刚出现的时候,是他的鼎盛之期,之后随着他使用寂灭的能力越来越多,他自身的能力也会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这就是世家敢拿人命,跟寂无君王斗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们打不过寂无君王,但可以用一条条的人命,把寂无君王给拖死、耗死。耗的寂无君王的能力不够了,即使他们没有能力杀死寂无君王,老天爷也会收了寂无君王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这位王爷,却与历任寂无君王完全不同,他的能力越用越强,尤其是在古道毁灭后,他的能力更是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王妃每日还用异能催熟的异果,供寂无君王食用。

    有大量异果补充,寂无君王使用异能,带来的负作用也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他们这位王爷,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的寂无君王,也会成为第一个,统治十方世界的寂无君王,但可惜的是……

    意外出现了,他们的寂无君王要回四国,要重启开启古道,而要做到定切,就必要散去一身修为。

    说心里话,第二莫俟听到这个消息,心中是惆怅的,也是失落的,他甚至有一种冲动,上前去劝说寂无君王和王妃,放弃在四国的一切,放弃寻找那个在四国下落不明,不知死活孩子,在十方世界,重新建立一个属于他们的帝国,重新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甚至,只要寂无君王想,他可以拥有很多孩子……

    但是,每每看到王爷和王妃,拼了命的寻找回去的路,每每看到他们,看着古道的方向发呆、落泪,他都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他知道,四国对王爷和王妃来说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王爷和王妃口中,那个中长泽的孩子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们的王爷和王妃,从来志不在天下,在他们心中,没有什么比他们的兄弟、亲人更重要。

    是以,虽然很想很想留下寂无君王和王妃,但第二莫俟终是没有劝说,他只是陪在寂无君王身边,陪他们走完这最后、最难的一段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