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9章259浑水,天生相克!

    第259章 259浑水,天生相克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言,哪怕是为了取得纪云开的信任,暖冬也不敢欺瞒纪云开,见纪云开问起,暖冬略一迟疑就道:“回王妃的话,王爷所到之处花草皆无法存活,听燕北的高僧说,是因为王爷杀的人太多,身上的煞气太重。”

    花草有灵,且生命脆弱,受不住王爷身上的煞气,这是燕北高僧说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所到之处,花草皆无法存活是什么意思?王爷先前也到过我的院子,那些花草不是都没事吗?”纪云开面上一副震惊的样子,心里却在默默的吐槽。

    果然是同人不同命,同样是身具特殊的能力,她只能藏着掖着,萧九安却可以毫无顾忌的表露出来,不需在意人言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力的差距,萧九安手握重权,高高在上,他便是与众人不同,也不会有人拿他当妖魔鬼怪,只当他是天之骄子,与凡人不同。

    “王妃养的花一向精神,且王爷平日身上的煞气并不重,今天是意外。”王爷今天的煞气都要冲天了,王妃没有发现,王府今天的特别安静吗?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且萧九安身煞气的跑到她院子来,却没有叫醒她,这是何道理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,暖冬就委屈了:“奴婢也不知道。”满府的人,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,也许管事知道,可管事的腿和腰都伤了,不在床上躺一个月准好不了,这样情况下,谁敢去问。

    见暖冬不像是在撒谎,纪云开也就不再逼问,挥挥手道:“行了,把这里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堆枯草,看得她心塞,而更让她心塞的是,到底出了什么事,让萧九安煞气冲天,且还往她的院子里跑?

    真是,烦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好心情顿时就没了,回房换了一身衣服后,就让暖冬传膳。

    女人嘛,心情不好不就是吃和买吗?她现在不能买买买就只能吃吃吃了。

    吃饱了,纪云开如往常一般出来散步,可一看到空荡荡的院子,纪云开的心又塞了。

    眼不见为净,纪云开走了一圈就回房了。

    暖冬贴心的给纪云开上了一杯参茶,见纪云开情绪还算平静,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:“王妃,我们院子里的花草要补上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补了。”养一批被萧九安祸害一批,她不养了,免得萧九安再祸害花草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今日给王爷送的花还没有送,要是没有新的,咱们拿什么送?”暖冬也不想提这事,可刚刚侍卫就端了一盆枯死的花过来,说是王爷书房里的,枯死了,要换一盆新的。

    满院子的花草都死了,她去哪给王爷换一盆新的呀?

    “我的花草都死光了,我拿什么送?王爷的书房要盆栽做点缀,不会出去买一盆吗?”拿她当花匠用就算了,还成天祸害她的花草,萧九安当她好欺负吗?

    暖冬不敢看纪云开,弱弱地开口:“王妃,外面买的花草,在王爷面前活不过三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王爷这是吃定我了?”所以,她还是与众不同的了?

    见纪云开的火气消了不少,暖冬忙劝道:“王妃,咱们的院子空空的也不好看呀,不如咱们再买一批吧?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你安排吧。”习惯了一开窗,一出门就能看到绿叶红花,一吸气就闻到青草花香,一时没了纪云开还真不习惯。

    纪云开心气不顺,看书也看不下去,草草翻了两页又去睡了,且没有多久就睡着了,可见这姑娘真是能睡。

    要是抱琴在,指不定就以为纪云开怀孕了!

    待到萧九安处理完公务,已是半夜了,走出书房,看到纪云开住的院子灯火通明,不由得停下脚步问了一句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暗卫听到寻问,立刻现身:“回王爷的话,王妃让人换了一批花草,这会应该是在摆放。”

    王爷下午暴怒的样子还历历在目,他们这会个个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“王妃醒了?”那女人还有精力摆放花草,看样子什么熬不过这个冬日,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起来用过膳,又睡了。”暗卫一直关注着纪云开院中的动静,就怕王爷问起他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聪明,可也知王爷今天下午突然暴怒,十有八九跟王妃有关系,这个时候多关注王妃的动向,准没有错。

    又睡?

    纪云开她是猪吗?

    萧九安皱了皱眉头,却什么也没有说,淡漠地回房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下人效率极高,只一天的时间纪云开的院子就恢复如初,只是新买来的花草没有经过异能温养,怎么看怎么不舒服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大早起来,默默地将花草都温养了一遍。

    只是,她现在的异能另有用处,不可能像以前那般浪费,只能隔靴搔痒一般,让这些花草不至于迅速枯死,要让它们像之前那般精神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萧九安上辈子肯定是死敌,这辈子才会天生相克。”极力节省,将最后一盆花温养完,纪云开忍不住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,天生相克还不是最悲剧的,最悲剧的是萧九安天生克她,她一直被萧九安克得死死的,她养的花草也不能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,重活一次不是上天对我的厚爱,是对我的折磨。”要不然,她重活一次遇到什么人不好,怎么偏偏就遇了专门克她的萧九安?

    吐槽归吐槽,该做的事还是要认命的去做,用过丰盛的早膳后,纪云开认命的去药房,只是她今天没法制三壶药,最多只能制两壶。

    制完两壶解药后,纪云开还剩了一点异能,没有犹豫,她将仅剩的异能用到了脸上。

    左右她的异能不用光,就不可能增长,留着也是浪费。

    再一次将异能耗尽,纪云开睡了一天一夜才恢复的脸色,再次变得惨白如纸,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,诸葛小大夫过来,看到纪云开一副死鱼的样子,不由得叹气。

    可他也只是叹了口气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妃性子倔得很,他就是说了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默默地陪纪云开坐了半时辰,见纪云开脸色稍后,这才让人抬软轿送纪云开回房,可是软轿刚抬到药房门口,下人就来通报,说是皇上召纪云开即刻进宫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