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8章258卖命,在没有背叛之前!

    第258章 258卖命,在没有背叛之前

    纪云开睡觉时不喜欢有人守着,屋内除了躺在床上,睡得香甜的纪云开外,再无第二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身煞气的走进来,可在看到床上睡得安稳的纪云开后,周身的煞气不由自主得收敛了起来,脚步也放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萧九安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纪云开,浅色的眸子深沉的可怕:“蠢女人,总有一天你会被自己蠢死,不就是一块凤佩吗?值得你拿命去拼吗?”

    “蠢得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,让人知晓你在乎什么,你还有活路吗?你不知你越是如此,本王越是不会把凤佩给你吗?”好巧不巧,萧九安所站的位置,正好帮纪云开挡住了屋外的光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应该死不了。”不知是睡得正香甜的原因,还是管事夸大其辞,在萧九安看来,纪云开的脸色虽然难看,但不至于到要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不舍,萧九安转身就走,当然他不会记得帮纪云开把门关上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回来时,管事仍旧跪在地上,看样子没有人帮忙,怕是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过问,只冷冷的下令:“把王妃病重的消息传出去,再命人悄悄去买南疆的蛇,越毒越好。”那个女人不是爱吃蛇吗?

    他就让她吃到吐,吃到以后看到蛇,都不想再吃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管事虽然身子动不了,可脑子却能动,心中暗道:莫非南疆的毒蛇,真有大补的效果?

    “你可以滚了!”交待完该交待的事,萧九安打了个响起,让暗卫把管事抬出去。

    屋内杵了一个碍眼的人,他还怎么办公?

    暗卫动作迅速的把管事带了出去,随后又折了回来:“王爷,南疆的使臣已到,他言明药草三天后送达京城,他们要求先见一眼三皇子,确保他无事才能保证交易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死人,问他们见不见!”萧九安身上的煞气已经收了起来,但身上的寒气却比平时重了许多,哪怕暗卫常年跟萧九安呆在一起,一时半刻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南疆的事又不等,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禀报:“王爷,南泽宇提出要娶郡主为妃,会以南疆王妃的礼俗娶郡主过门,并许诺与天启结百年之好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南泽宇对十庆郡主真得是真爱,明知十庆郡主不能生育,被他们王爷所弃,仍旧要娶十庆郡主,并许下百年之约。

    “哼,他许的承诺算数吗?”南疆各大毒宗并立,就连南疆王也不敢说这话,南泽宇凭什么说这话?而他又凭什么要信?

    难成不,他要为了南泽宇口中的百年之好,帮南泽宇收拾南疆各大毒宗?南泽宇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郡主她同意了。”暗卫当然知道南泽宇的话不算数,可架不住他们有一个拖后腿的郡主。

    “告诉十庆,萧家只有死在南疆的郡主,没有嫁入南疆的姑娘。”萧家与南疆之间的仇怨不死不休,怎么可能结亲?

    十庆,太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燕北军上下,不管明显都不会愿意与南疆结亲,他们有太多太多的亲人死在南疆,他们与南疆的仇,只有血才能洗清。

    “王爷,属下在京中发现了疑似北辰天阙的身影,但人似乎在凤府。”这条消息暗卫原本不想报,因为没有确定,可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今天心情不好,他还是早早报出来,免得王爷稍后问起,怪他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“凤府?”北辰天阙怎么会出现在凤府?这事很奇怪!

    “凤祁现在在哪里?”算算时间,凤祁应该抵达了天启才是。

    “如无意外,凤祁公子明日便会抵达青山镇,五天后就能抵京。”自凤祁从天医谷出来后,暗卫就一直与凤祁保持着联系,以确保随时知道凤祁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嗯。派人接应,保护他进京。”北辰天阙的出现,让萧九安隐隐发现事情不对,他不得不谨慎待之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暗卫领命,见萧九安没有其他吩咐,这才轻身退下。

    在王爷暴怒下,依旧能沉稳应对,全身而退,他果然是天才!

    暗卫首领默默地在心中夸了自己一句。

    最近这段时间精神力消耗过大,纪云开白天黑夜的都在睡,萧九安过来时她并不知晓,直到半个时辰后才幽幽转醒。

    唤了一声,不见丫鬟进来服侍,纪云开眉头微皱,却没有说什么,就着铜盆里的水洗了把脸,便将水端了出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出门,纪云开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哐当……”水盆落地,水溅了自己一身,纪云开也没有动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好好的院子,怎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昨天才开花的月季,今早开的牡丹,前天开的菊花,还有几盆万年青,怎么全死了?

    这是死神过境?

    正在屋内照顾侍书和入画的暖冬、司棋听到声音,立刻跑了出来,见到纪云开站在院子,两女讷讷的开口:“王,王妃。”

    她们没有想到王妃这么早就醒来了,本想等入画和侍书稍好些,就把院子里的花草清干净的,没想到还是让王妃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纪云开大至能猜到怎么一回事,但有些事她只能装不懂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司棋吱吱唔唔,不敢言语,纪云开也不意外,视线落到暖冬身上。

    身为她的丫鬟,是不是要所有表现呢?

    暖冬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,心里暗叹了口气,面上却沉稳的道:“回王妃的话,是王爷,王爷来过了,这些花草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记得,她是王妃的丫鬟,她只能忠于王妃。

    “王爷来过是什么意思?”纪云开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不管暖冬出于何目的,将这件事告诉她,她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她知道暖冬不会是她的人,不会一直忠于她,可在暖冬没有背叛前,暖冬绝对是她身边最好用的人。哪怕只是为了取得她的信任,暖冬也会卖命为她办事,倾尽全力取得她的信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