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7章237猜想,王爷的奖励!

    第237章 237猜想,王爷的奖励

    纪云开这次真的是累狠了,这一觉她直接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,而醒来后精神也极差,看着就像是大病一场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这场“病”倒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军营传来消息,她“制作”的解药十分有效,那么一壶“药”就解了近千将士的尸毒,不仅效果极好,就是效药也好得不行,几乎服下不到一刻钟,那些“熟睡”的将士就会清醒。

    而南疆毒药还未解的士兵,服下尸毒的解药后也精神了不少,由此可见南泽宇给燕北军下的毒并不重,只是因为尸毒的存在,将之无限放大了。

    解药寻了出来,燕北军上下无不欢腾鼓舞,那几个以为自己会这么睡死的将士,得知纪云开为了配解药,连续三天不曾合眼,一出药房就累晕了过去,一个个沉默的走到军营外,朝京城方向郑重的行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不管王妃是因为什么原因,才费尽心力帮他们配制解药,他们都感激王妃。

    救命之恩不轻言说报,他日王妃有需要,只要不是背叛王爷的事,他们愿为王妃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这就萧九安带出来的兵,不管他们平日如何的争权,如何的痞气,他们都有自己的原则,他们都有自己的骄傲。

    知恩图报,以德报德,以直报怨。

    解药有效,纪云开自然高兴,可高兴之余也不勉头痛,她一天的异能只能医治上千军人,三万人不得三十天?整整一个月,她都要过这种异能透支空的日子吗?

    想想都是泪呀!

    为了保重身体,纪云开一醒来就让厨房为她准备高营养的吃食,免得身体撑不住。

    用过膳后,无视府中侍卫、下人热情崇拜的眼神,纪云开淡定从容的走进药房,名义是帮诸葛小大夫一起配药,实际如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回府,正好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暗暗点头:没有恃才傲物,没有仗着自己有点功劳就张狂,很好!

    回到书房,萧九安再次召来暗卫:“去,查一查凤祁到了哪里?催他快些,另外,派人去别院把凤佩取来。记住,不需要顾忌任何人,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凤佩取回来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为了配出解药不眠不休,他总要给些奖励,对纪云开来说,恐怕没有什么不比凤佩和命更重要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。”暗卫悄悄松了口气,心中默默为了十庆郡主默哀。

    王爷这话,明显就是放弃了十庆郡主,他就没有必要再告诉王爷,十庆郡主想见王爷的事了,看王爷这态度,应该是不会想见十庆郡主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的事可以压下来不报,但天武公主的事不行:“王爷,天武公主已经在配合太医医治,但效果并不明显,天武公主这两天十分暴躁,一直在逼皇上宣王妃进宫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十庆郡主应该又是被人算计了,而能算计他的人,不出意外应该是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呢?可有他的下落?”暗卫能想到,萧九安当然也能想到,可那又如何?他又不会去帮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,没有找到他的下落。”提起北辰天阙,暗卫就不敢大声说话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北辰天阙着实是个厉害的人,哪怕他受伤了,要寻到他的踪迹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找不到北辰天阙的下落,萧九安一点也不意外,遂问起另一件事:“伤郡主的人,可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萧少主传来消息,说是人死了,他正在查,线索很少,恐怕查不到。”这事是萧少戎再查,同样进展不顺利。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!”萧九安冷笑一声:“给本王传个消息出去,这笔账本王记在北辰天阙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他做的,这事必有他的影子,北辰天阙一定知道下手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再告诉他,他害得本王的妹妹无法生育,他也别想有子嗣!”他就是这么霸道,旁人加诸在他身上的伤,他必一一奉还,绝不让人拖欠半分。

    十庆受伤无法生育的账要算,三万燕北军中毒的账要算,当然,他当日中毒的账更是要一一算清,不管是北辰天阙还是南泽宇,都别想在惹事后,拍拍屁股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。”找不到北辰天阙的人,但要传个消息出去却不是难事,至于北辰天阙能不能收到?

    这个真不用担心,凭北辰天阙的人脉,他怎么可能收不到消息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萧九安挥了挥,颇有几分疲累。

    纪云开三天两夜没有合眼,他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不会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身上,他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,安排好退路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安排,很有可能用不上,但也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,他可不想被皇上逼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,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京城,或者被皇上永远困在京城,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“事情,总算告一段落了。”右手轻敲桌面,视线落在中指与食指,看到手指上越来越淡的痕迹,萧九安嘴唇微扬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来到药房时,诸葛小大夫并不在,听侍卫说诸葛小大夫累狠了,这会还在睡,估计不到明天醒不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表示知道,让侍卫不要去打扰诸葛小大夫,独自走进药房,见诸葛小大夫将水打好,便默默地上前,利用银管将异能导入水里,并且密封好。

    异能快要耗尽时,纪云开只感觉脑子一头,连忙收回手,不敢再用。

    那种身体和灵魂完全分开,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,真得是太糟糕了,她并不想再经历一次,所以,请允许她自私的留一丝异能。

    将异能七七八八耗的差不多后,纪云开没有立刻出去,而是趴在桌上略作休息。

    每配一次药就像是死了一回一样,旁人定会觉得奇怪,她不得不仔细一些。

    身体很疲累,不是那种四肢酸痛的累,而是一股说不出来的乏,可偏偏又睡不着,脑子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纪云开趴在桌上,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,甚至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想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