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6章236风头,不求回报!

    第236章 236风头,不求回报

    当然能用了!

    纪云开一看满意得不行,诸葛小大夫手上的银管,制作的十分精制,并不比她的金针粗多少,真要找匠人打,一时半刻还真得打不出这么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好!”纪云开接过银管,将异能灌入,不过眨眼间,白玉碗里的血液就恢复如常了。

    可见,这东西真得有效果。

    “效果极好,这么做能节省很多异能。”用银管就不用担心植物会把异能吸收走了,也不用担心异能会消散,可问题来了,她把异能导出来后,要怎么让中毒的将士服下呢?

    通过药草不行,熬过的药草几乎没有异能,那点异能都让它们成长了,无法保留下来,而直接注入药内,效果也不是顶好,异能会被里面的药材吸收,可以放大药材的药效,却无法将异能保留太多,无法完美的发挥异能解毒的效果。

    找到了导出异能的方法,可服用还是关键,纪云开与诸葛小大夫商量一番,最后决定拿清水来试试。清水什么也没有,自然不会压制异能的效果,就是不知异能能不能注入清水中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如何,先试试再说,没有效果就再想别的办法,活人还能给尿憋死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用小水壶装满清水,纪云开借助银管,将异能注入,然后取一滴水珠,滴入血液样本里,结果……

    血的颜色确实变淡了,但却不知是被水冲淡了,还是因为异能的原因。

    好虐!

    纪云开猛地发现,自己这是做实验做傻了,居然会往血液里加水。

    “这水,拿去给那些中毒将士们喝,直接喂进他们嘴里,别再倒出来。”倒出来,异能就有消散的可能,具体消散多少纪云开也不知道,她无法检测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你再把这几片叶子带上,看看哪种效果更好,最后我们就用什么。”很有可能,他们折腾半天,想出来的法子一点用处也没有,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她的异能有限,她必须寻找最省异能的办法,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配出足够三万将士需要的解药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不跟我一起去吗?”诸葛小大夫一惊,不满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王妃怎么可以这样,每次出风头的事就交给他,上次也是一样,明明配出南疆解药的是王妃,可却让他顶了功,这回也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,他压力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把异能耗空,你多带一点有异能的水和叶子去,看看哪个效果好,看看一次咱们能救多少人。”她才不要出这种风头呢,她会出手,原就是为了帮小大夫,为了拿回凤佩,她并不想出风头,也不想争功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不去,我一个人恐怕不行,你留着一点力气不行吗?”诸葛小大夫觉得压力很大,他原先是想帮王妃站住脚的,可结果却是他又沾了王妃的光。

    “我都三天没有合眼了,你忍心让我再跑?你看看我这个样子,出门被太阳一照,就跟鬼似的,要多渗人就多渗人,我才不要出门去丢人。”为了抹黑自己,纪云开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抬头认真地看了纪云开两眼:王妃虽然憔悴了不少,可看着仍旧很美呀,哪里丑了?

    不过王妃觉得丑,不想见人,那就不去吧。

    “王妃放心,我一定会完成你交待的工作。”他一定会让军中的将士们知道,这些药是王妃配的,王妃为了给大家配药,不仅三天没有合眼,人都瘦得不成形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诸葛小大夫完全忘了,他也全程三天没怎么合眼,且现在纪云开放完异能就可以去休息,他却还要苦逼地去做临床实验。

    不过,吃亏是福,这世间之事就是这般诡异,有时候你汲汲营营,拼了命的去抢、去争,到头来却极有可能是一场空,反之你要是放下心中的执念,指不定天大的机缘就落到你手上了。

    一如诸葛小大夫,他从来没有想过从纪云开身上得到回报,纪云开却愿意为他,放弃好不容易手换来的平静生活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说到做到,把自己的异能全部耗空,全部灌入水中,并提醒诸葛小大夫:“你最好一滴一滴的喂,如果人没有醒,就每隔一刻钟再喂一滴,最后看看多少滴能让人清醒,叶子则一片一片的喂,不要扯开,撕碎了效果会差很多。”

    耗费了所有的异能,纪云开的脸色白得吓人,脸庞好像瞬间消瘦了许多,衬得一双眼睛更大,眼下的黑眼圈也越发得明显,当然右脸上的面具,也越发的醒目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看到这样的纪云开,哪里还舍得劝说她一起去,只让她赶紧去休息,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好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再说,她这会真得没有力气了,脚步虚浮,几乎是飘着出去的,看上去还真是跟鬼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,燕北王府的人却没人敢拿她当鬼看,他们刚刚可是听诸葛小大夫说,王妃把尸毒的解药配了出来,现在只需要去军营试一试,看效果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王妃这是神人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走了出来,侍卫忙上前寻问:“王妃,你还好吧?小的让人抬软轿过来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没有勉强,她从来没有试过异能被抽空是什么滋味,这是第一次,她整个人都不太好了,就好像身体和灵魂分开了,脑子十分清醒,身体却不受控制,双脚像是踩在棉花堆里,整个人都是飘的。

    健壮的嬷嬷很快抬来软轿,纪云开一坐下,眼睛就眯了起来,可是她睡不着,精神不亢奋但却异常的清醒,只是身体疲累的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回到小院,立刻有侍女打水给纪云开沐浴,纪云开没有拒绝,任由侍女折腾,一向不爱让人服侍洗澡的她,第一次让人帮忙了。

    好在她让人服侍了,不然洗到一半突然在浴桶里睡着了,指不定就把自己淹死了。

    当然,累成狗的她,自然没有发现,抱琴不在院子里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