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5章235生机,本王妃要逆天了!

    第235章 235生机,本王妃要逆天了

    异能是纪云开与生俱来的东西,这些年她的异能一直是这样的用的,她能催生花草,但并不会让花草变异,只会缩短花草的成长期,长得比一般的稍好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固定了思维,诸葛小大夫没有呀!

    整株整株的植物,会直接催生、成熟、结子,可如果只有一两片叶子呢?叶子最后的成熟状态是枯黄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,那是什么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大胆的提出自己的猜测,纪云开怔了一下,沉思道:“这我还真没有试过。”莫非,那几片特殊的绿萝叶子,就是受了她的异能影响?

    她记得,抱琴当时给每株药草都洒了肥药,那些肥药都含有异能,是不是肥药直接落到掉下来的叶子上,被叶子吸收了?

    可也不对呀,其中有一片叶子,明显还长在上面,没有掉下来呀。

    不对,不应该说没有掉上来,那片叶子处在要掉不掉的状态,最后是她扯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,要不试试?”诸葛小大夫动作极快的摘下了五片叶子,狗腿的递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长得唇红齿白的,虽说熬了三天,看着憔悴了不少,可看着仍旧可爱的急,由他做出这个动作只有搞笑,没有一丝谄媚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接过叶子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闭目,纪云开运转异能,温养手中的叶子,片刻后张开手,手中的五片叶子,变得晶莹剔透,比先前那两片叶子还要透亮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……真的,真的有用。”诸葛小大夫虽然早有准备,可看到普通的样子,在纪云开手中变得与众不同,还是惊了一跳,当然是惊喜大于惊吓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试试。”有用自然是好事,他们已经熬了三天,说实话,她现在已经熬不住了,再也寻不到药方,她就得倒下了。

    经过异能温养的叶子,水分饱满,诸葛小大夫将其对折,就有汁液流出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汁液落在白玉碗里,红艳带着些许粘稠的血液,瞬间变成了普通血液,看着顺眼极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成了!”叶子里的汁液,真的可以清除血液里的尸毒。

    纪云开亦是面上一喜: “我们可以开始制药了!”只要有用,他们就不愁没有解药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得对,我们这就开始。王妃,我帮你摘叶子。”诸葛小大夫一扫先前的疲累,活力十足,可他刚动就被纪云开拦住了:“先等一下,让我想想是不是非要叶子不可,如果能不用叶子的话,我可以节省一些异能。”

    能解北辰尸毒的不是绿萝叶子,而是她的异能,如果她先用异能温养叶子,再取里面的汁液,明显那些叶子要分走了一些异能,如果能直接把异能注入解药里,是不是可以节省一些呢?

    毕竟,她的异能有限,她必须最大限度的控制,不能浪费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得是,用叶子还要白白浪费一成,王妃你试试你能不能直接解毒。”诸葛小大夫又倒出一份血样,递到纪云开面前,可纪云开却傻住了:“我只有握住东西,才能将异能输出,凭空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握碗行吗?”诸葛小大夫将装血液样本的碗递上,纪云开摇头:“不行,浪费太大了。”异能输出的过程会有消耗。

    “筷子?”

    “异能在输出的过程,浮在外面,会直接散掉,不一定能落到药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怎么办?要不……要不,还是用叶子吧?”虽然浪费了一些,可最后也可以用叶子熬药,这样浪费就不大了。

    不对,先前他们给将士们用的药,所有的药材都是王妃用异能温养过的,可对尸毒一点用处也没有,可见王妃的异能不能熬成药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太浪费了。”三万人还等着解药,她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纪云开低头沉思,眼神无意间扫到桌上的毛笔,当下大喜:“笔……你把笔拆开,把笔筒给我。”

    笔筒是空心的,异能可以有走里面,这样浪费就小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连忙转身,用力的将笔筒拆开,递给纪云开。

    笔筒是由竹子制成,纪云开握着它,稍稍用了一点异能,就见干枯的笔筒瞬间变得翠绿,就像是获得新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连忙揉了揉眼睛,这才相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行。”植物就直接吸走异能,根本导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新生,这是新生!王妃,我终于明白了,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异能能当解药了。”诸葛小大夫十分激动,紧紧地握住纪云开的手,用尽全力才能将声音压低:“王妃,北辰的尸毒是由死尸炼就的,尸毒会断人生机,而你能催生百草,代表生机,所以你完全能克制尸毒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,我只能解尸毒。”纪云开可不认为,她有那么逆天。

    克制尸毒?代表生机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怎么不说她能起生回生呢?

    “对,对对,是解尸毒。王妃,咱们不用将异能倒入药里,你直接用金针,用空心的金针,在扎针的时候你直接用异能,这样的话,我们也知道用多少异能,能将睡死的将士唤醒,而不会白白浪费。”最主要的是,这么做所有的功劳都是王妃的,任何人抢不走。

    王妃在王府的处境,他看在眼里,只是他人轻言微,帮不上忙,现在有这么一个好机会,他当然要帮王妃争取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用金针,金针很容易暴露,会让人发现我的不寻常。”不然,凭什么同样是扎针,旁人无效,她扎下的针却有效呢?

    这世间谁都不是傻子,太过与众不同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诸葛小大夫一愣,想要劝说,却找不到词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,用空心的金针当导体,就不用担心异能被植物吸收,也不用担心浪费,所有的异能都从针孔里流入药液里,来来来,我们这就去找人打根针来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转身就要去找人的打空心的针,却被诸葛小大夫叫住了:“王妃,我有空心的银管,很细的,你看看能用吗?”

    空心银管,是他们药门用来藏药用的,说是银管,其实和针差不多粗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