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1章231厌恶,没有人能例外!

    第231章 231厌恶,没有人能例外

    煮个羊奶还要给萧九安送一份?

    实话,纪云开压根就没有想到萧九安什么事,也没有想过给萧九安送什么东西,她和萧九安之间还没有亲密到那个地步,她也不想上赶子献殷勤,免得萧九安误会,以为她喜欢上他了。

    可是,抱琴提了,她能说不吗?

    “王爷以前喝羊奶的吗?”不能说不,但她有别的理由能拒绝吧?

    “不,不喝。”抱琴僵硬的摇了摇头,她只记得提醒王妃,在王爷面前露露脸,免得这么久了王爷都不来看王妃,却忘了最根本的。

    王爷他不喝除了水以外的任何人东西,包括茶。

    “可是,按王妃你说的方法,煮的羊奶一点膻味也没有,王爷指不定就会喝呢?”羊奶养人,原先十庆郡主每天都要喝一碗杏林养奶,用杏仁煮的味道没有那么膻,但也说不上好喝。

    可自从王妃用那些花花草草的叶子,煮了一回杏仁羊奶后,抱琴才知道养奶也可以那么好喝。

    “那就送吧。”见抱琴打定主意要送,纪云开也懒得多说,起身,走人。

    这王府的一草一木都不是她的,燕北王府的人要做什么,她能阻止吗?

    抱琴吓了一跳,忙追了上去:“王妃,你这是不高兴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高不高兴很重要吗?快去煮羊奶吧。”纪云开头也不回,更不管抱琴听到这话有多么不安,大步朝药房走去。

    抱琴问得没有错,她确实是不高兴,可她不高兴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好心办坏事了?”抱琴看着纪云开渐行渐远的身影,几次想要追上去,可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。

    王妃看着好说话,实则固执得很,她要是不想说的事,谁也无法让她开口。

    “希望王爷看在羊奶的份上,多来看看王妃。”抱琴轻叹了口气,赶紧跑去厨房,让厨娘煮羊奶。

    为了好好表现,抱琴十分用心,亲自盯着,等到煮好后,将羊奶分成三份,其中两份送到药房,另一份则送到管事手里,让他转交给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的院子,她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好好的,怎么会给王爷送羊奶?”管事看着抱琴递来的羊奶,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    作为王爷身边的第一人,他自然很清楚自家王爷的性子,王爷从来不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甚至药都很少喝。

    “这是按王妃拿的方子煮的羊奶,味道特别好,一点也不膻,奴婢想着王爷兴许会喝上一点,便给王妃提了,王妃同意了。”过程如何,抱琴果断的带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嘛,王妃好好的怎么会给王爷送羊奶,原来是你提议的,你不知道王爷不爱喝这些吗?”管事这些更不敢接了,抱琴见状,急了,上前悄悄的耳语了几句,管事一听,惊了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奴婢哪敢骗管事您,当天的被子是我洗的,我亲眼看到了上面有血,还有王爷的味道,且昨儿个夜里,王爷还让暗卫半夜跑去城外,帮王妃配药呢。”抱琴跟管事说的,自然是她认为的萧九安与纪云开已经同房了的事。

    管事听罢,小胡子微微翘起,面上却是正经的很:“如此,我便去试试,但不敢保证王爷会喝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喝不喝没事,只要王爷知道王妃惦记着他就好了,王爷多来几次,王妃才能早些怀上小世子。”府上总共就只有王爷和王妃两个主子,多少有些冷清,要是能多些孩子,该多热闹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,把王妃的院子好好收拾一番。”想到十庆郡主不能生育的事,管事越发的急了。

    王府可不能没有继承人,不然王爷再出一次事,燕北王府就要倒了。

    “我给王妃送了羊奶,就去收拾。”抱琴见状,脸上的笑容的越发的灿烂。

    管事也知道了,这下总算不是她一个人瞎忙活了,要知道这段时间,她一个人守着这个秘密,可把她憋坏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心情不好的回到药房,可看到诸葛小大夫忙得团团转,那股着坏心情就自动散了。

    她忙得很,哪有时间去想这些小事,去关心萧九安怎么想?

    上前,看到上摆满了炮制好的药草,不由得惊了一跳:“都好了?”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药门有独特的炮制手法,不仅效果好且速度快,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快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腼腆一笑:“这些药草几乎不需要怎么炮制,都是取新鲜的药效最好,所以才快。”大部分的药材都要干的,这个才费时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对于自己不懂的,纪云开轻易不发表评论,以免暴露自己的无知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继续试验吧,新鲜的血不够了,我们用白布上血。”昨天被临时召进宫,纪云开匆忙间就只装了三瓶血,她上午已经全部用完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来捣药,王妃你来配药。”纪云开已经配了上百份,哪些比例用过,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和纪云开相处久了,诸葛小大夫也发现了纪云开异于常人的记忆力,每每都忍不住称赞,说纪云开应该拜在药门,凭她这本事,验证药方时得少走多少弯路?

    两人不是第一次合作,早已形成了默契,不需要言语就知对方需要什么,下一步该做什么,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,一举一动带着独特的频率,根本容不下第三个人。

    好在药房没有人能进来,抱琴送羊奶也只在外面,并不能进来,不然让侍卫和抱琴看到两人相处和谐,举手投足皆是无言的默契,指不定会多想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会还真有人多想了,那人不是旁人,正是萧九安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羊奶,萧九安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是什么意思?感谢他在宫里对她的维护?

    可是,送碗羊奶是什么意思?纪云开当他还是没有断奶的小屁孩呢,还需要拿羊奶当奖励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所谓。”端起桌上的羊奶,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走到窗边,顺手倒下。

    除了药之外,他从来不喝水以外的其他液体,纪云开送来的东西也不会成为例外。

    他不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并不是怕中毒,纯粹是不喜欢异味,那些奇怪的味道会让他想起,那段在地狱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不想想起,并非是逃避,只是厌恶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