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0章230贴心,王爷怎么能没有!

    第230章 230贴心,王爷怎么能没有

    心里藏着事,纪云开起得比平时都早,出门,看到落在地上的花草和摔碎的花盆,纪云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暗卫也太不靠谱了,撞倒了她的花不说,居然都不收拾一下,简直了……

    认命的蹲下去收拾,却发现摔落在地上的叶子,过了一夜不仅没有失去原有的光泽,反倒比原先更加翠绿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纪云开拾起地上的落叶,反复检查了数遍,越看越觉得这些叶子不一般,不仅叶子更翠绿,就是经络也与普通的叶子不同。

    将叶子擦干净,纪云开嚼了一片,发现这叶子嚼起来一点涩味也没有,且口感也不同于一般的叶子,水分很多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变异了?”纪云开将落在地上的那株绿植捡了起来,反复查看,不由得皱眉:“可又不对呀,只有三片叶子与众不同,其他的还是和普通的叶子一样呀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怎么会只有三片叶子不同?”纪云开反复查看,却百思不得其解,这三片不同的叶子,有两片落在地上,有一片还长在绿植上,根本没有共同性。

    “王妃,出什么事了?”抱琴端着干净的水进来,看到纪云开蹲在地上,拿着一株绿植发呆,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盆花,没事。”本能的,纪云开将剩下的两片叶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说她并没有找到这几片叶子不同的原因,但她可以肯定,十有八九和她的异能有关。

    就算与她的异能无关,这种特殊的事情,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别动手,奴婢等会来收拾就好了。”抱琴连忙把水送到屋内,好赶回来收拾。纪云开也不勉强,起身道:“重新找个盆子栽好。”

    花还没有死,还能挽救一下,也许能发现一些异常。

    “王妃放心,不会弄坏它的。”抱琴在纪云开身边伺候了这么久,很清楚王妃有多爱惜这些花草,每次这些花草枯死,王妃都会难过许久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将另两片与众不同的叶子收了起来,便折回房内,梳洗过后,纪云开照常用早膳,并没有一丝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用完早膳,纪云开这才让抱琴去找管事,帮她准备一些药草,并再三强调,要新鲜的药草。

    不怪纪云开提出这个要求,而是外面买的药材质量参差不齐,与其被人坑了,不如买来新鲜的药草,让诸葛小大夫处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出身药门,他们药门中人最是擅长处理药草,经诸葛小大夫的手,药草的效果会比市面上的好许多。

    萧九安昨天就交待了管事,让他一切听从纪云开的指挥,不管纪云开有什么要求都满足。

    管事知道事情的重要性,拿到纪云开列出来的药材单,立刻就出去采买,中午就先送了一批过来,好方便纪云开安排。

    纪云开查看了一番,确定所有的药草都没有问题,便让人抬到诸葛小大夫的院子。

    她的院子离药房远,且她的院子是用来养花草,不是用来养药草的。

    “去请诸葛大夫回来,我需要他帮忙。”纪云开一样挑了一株,亲自端进药房,用异能温养了一遍后,将需要的叶子和茎干摘下来,然后捣成药泥。

    这几味药,只需要捣成泥就可以,所以完全可以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将药捣成泥后,纪云开便取出昨天收集得有毒的鲜血,倒出一小半在白玉的瓷碗里。

    过了一天,瓶子里的血比昨天更加的鲜艳,甚至有些粘稠 ,红得似火,怎么看都不像是人血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毒?”纪云开看着白玉碗里的血,眉头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将碗里的血分成十份,纪云开将捣成泥的药滴入血中,十份血,分别滴入了十种不同的药汁,片刻后,纪云开拿笔,一一记录血液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些药草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用处,有几分血液的明显颜色淡了许多,可仍旧没有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愿其烦,又取出一份血样,再将不同的药泥按不同的比例混在一起,试图从中寻找出最佳配制。

    验药就是这么无聊,一个实验可能要做成千上万次,然后都无效!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已经习惯了,她读书那会没少泡在实验室,没有少做这些无聊的实验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,不同的药,不同的份量,纪云开做了上百次实验,诸葛小大夫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已经动手了?”诸葛小大夫抱着一大堆的药草走进来,看到纪云开在忙,连忙放下,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发现了几味清除血液毒药的药草,但效果都不明显。”她反复实验了上百次,血液的颜色也只是会稍稍变淡,并不会让这些鲜艳的血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是药效不够吗?这些药还没有处理呢,要不我把这些药草都处理了,我们再试?”诸葛小大夫对纪云开的实验并不陌生,他在药门天天就做这些,药门那些药方,就是通过反复实验出来的最佳配制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纪云开忙呼了两三个时辰,也确实累了,趁诸葛小大夫炮制药草的时间,纪云开赶回自己的院子,扒了两口饭,算是对付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要不再喝点汤吧?”抱琴见纪云开一脸疲倦,担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王妃这么忙,会不会伤到肚子里的小世子呀?

    “不喝了,吃得太急,胃里不舒服。”早就过了饭点,纪云开饿得不行,匆匆扒了两口,塞得胃都痛了。

    十个医生真得的是八个胃痛,尤其是外科的,几乎九个都有胃病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让厨房给你煮点杏仁羊奶?按王妃你先前教的法子煮。我记得王妃你说过,煮好后往羊奶里放两片新鲜的薄荷,味道会更好,我再加两片薄荷进去?”为了让纪云开多吃一点,抱琴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略一犹豫,便点头了:“多煮一点,煮好后送到药房去。”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也是一个忙起来,就不知今夕是何夕的人,给他带一点,补一补也好。

    “好的,”抱琴脆生生的应了一句,末了又巧笑俏兮的问了一句:“王妃,王爷那要送一份吗?”

    王妃可不能厚此薄彼呀,诸葛小大夫都有的东西,王爷怎么能没有呢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