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9章229异常,放在了心上!

    第229章 229异常,放在了心上

    纪云开奔波了一天,又累又饿,晚上吃的比平时还要多,等到她吃完,突然想起萧九安的话,不由得仔细反省,她是不是吃太多了?真得胖了?

    纪云开皱了皱眉,见抱琴一脸欢喜的收拾盘碗,不由得问了一句:“抱琴,我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了?长胖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抱琴一顿,看了一眼纪云开红润的脸色,连连摇头:“王妃吃得不多啊,你这样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先前,王妃的气色多难看,脸色煞白煞白的,看着随时都会倒下一样,最近总算看着健康了。

    抱琴不知纪云开为何有此一问,小声的问了一句:“王妃,是不是衣服不合身了?”

    王妃的衣服都是最近做的,按说不应该不合适呀?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在想我最近是不是胖了。”纪云开捏了捏胳膊,又看了看纤细修长的手指,怎么看也不觉得自己胖。

    她就想不明白了,萧九安怎么就突然说她肥了?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王妃你这样正正好呢,千万不要节食,我听大夫说,吃太少对身体不好,且,且……”抱琴说着说着,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且什么?”纪云开不解的看着抱琴,好好的脸红个什么劲?

    抱琴的脸更红了,可看纪云开一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,只得强忍着害羞道:“我听大夫说,吃太少会不利于怀孕,王妃,王妃你还是多吃一点的好。”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都同床了,指不定王妃肚子里都有小世子了,要是吃太少了,岂不是对孩子不好?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得太远了。”纪云开满头黑线,突然想到她很早前看到的一篇杂志,说是女性太瘦会降低性欲,且男人喜欢的也不是骨干美女,在床上男人更喜欢有肉的,因为做起来更……

    停!停!停!

    一不小心想远了,脑子里突然蹿出各种少儿不宜的画面,纪云开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抱琴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。

    王妃肯定是想到了她和王爷的孩子,想想王爷和王妃的长相,两人生下来的孩子,那得漂亮成什么样?

    不能想,不能想,一想就没有办法做事了。

    抱琴努力压下上扬的嘴角,笑容满面的道:“王妃,要不要让厨房给你炖个汤,晚上喝?”她记得大夫说过,汤汤水水的最补孕妇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摸了摸自己还算平坦的小腹,点了点头:“少放点盐,不要太油腻。”她觉得,她还能再吃一点,才符合萧九安说的胖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一脸欢喜的端着碗盘出去了,走到院子,看到明显精神了的花花草草,心情更好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回到王府,继续用左手用膳,至于右手?

    他把绷带拆了,一直很淡定的将右手背在身后,是以一整天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右手受了伤,包括萧少戎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任谁也不会想到,威名赫赫的萧九安会伤到手指,这种蠢事按说是怎么也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。

    仍旧是用左手处理公务,这一次萧九安没有半点不适,很快就将回函写完了,略略停下来休息片刻,抬头就看到桌上是一盆他没有见过的花草,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几许。

    这盆花应该是今天新换的,看样子纪云开是真的把他的话记住了,隔一天就给他换一盆新鲜的花草,这段时间还一直没有重样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心了。”萧九安习惯性的摩挲右手拇指上的扳指,这一碰才想起,他第二个扳指碎了后,就再也没有换新的。

    “有些习惯得改了。”先前一直带着扳指,是因为那个扳指是十庆亲手做的,带久了习惯,才会在碎后再换一个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应该不会再带扳指了,毕竟他并不常用弓箭,扳指对他而言用处并不大。

    垂眸,看着右手拇指因为常年带扳指,而留下来的一圈印迹,萧九安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。

    对十庆,他真的是失望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她是聪明的,结果却一再挑战他的忍耐极限,甚至把自己唯一的价值也作没了。

    淡漠的收回视线,却看到中指和食指上的牙印,萧九安不由得眉头一皱,猛地想起纪云开好像还没有找诸葛大夫配药。

    “那个蠢女人,真是不让人省心!”萧九安忍不住骂了一声,冷着脸唤来暗卫: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暗卫立刻出现,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“去找诸葛大夫,让他给王妃配药。”不然半夜痛醒,还有谁会蠢的拿手给她咬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应声退下,连夜赶往燕北军大营,把睡得正香的诸葛大夫挖了出来,让他配好药后,又连夜弄回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,就算暗卫一路快加鞭,等到他拿着药回来也是半夜了,纪云开早已痛醒了,这会把药拿来,半点用处也没有,不过纪云开还是记了萧九安的好。

    “帮我谢谢王爷。”她自己都把这事给忘了,没想到萧九安却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是不是亲自道谢比较好?”暗卫愣了一下,小心翼翼地劝说道。

    他要跑到王爷面前,跟王爷说:“王爷,王妃让属下给你道谢。”

    王爷再说一句:“告诉她,没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又得跑来找王妃说一遍?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住得这么近,就不要麻烦他这个可怜的孩子,来回传话了,万一中途出了什么差错,他哪里背得起哦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默,犹豫片刻点了点头:“我会自己跟王爷说。”好像自己亲自道谢,是比较有诚意。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。”把烫手的活交了出来,暗卫暗暗松了口气,生怕纪云开又反悔,片刻也不敢多留,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,因为跑得太急,甚至不小心带倒了一盆花。

    花盆“啪”的一声落地,抱琴白天洒的肥料全部摔了出来,落在地上,有几粒落在叶子上,瞬间就化成了,融入了叶子里,那几片叶子瞬间变得鲜绿。

    可惜,夜色太暗,纪云开的院子又一向无人,是以根本没有人发现那几片叶子的异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