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77章477利息,只有蠢蛋看不清!

    第477章 477利息,只有蠢蛋看不清

    齐家人根本不管齐成慕的死活!

    在得知齐成慕被人绑了的消息,齐家人一点反应也没有,依旧该干嘛就干嘛,就好像齐成慕不是齐家人,不是齐家长孙一样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众暗卫都懵了,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情冷血的人。

    一般的人家,就算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,也不至于如此吧?

    这,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暗卫万分不解,奈何却无人能为他们解答,他们只能把齐成慕丢在一旁,让人看着他,然后再想别的办法,去阻止齐家的行动。

    除了齐家外,林家也是一股强硬的势力,依暗卫的见识,他们可以肯定林家派出来的死士,大多是皇家的人,甚至天地玄黄的死士都有,可见为了弄死楚昊,皇上也是废了不少心思的。

    齐、林两家是劲敌,另外还有一股势力,让暗卫忌惮,那就是萧九安特意提到的银楼。

    如萧九安所预料的那般,银楼卷入了朝堂之争,收到消息的南瑾昭匆匆赶到楼里,找银楼寻问:“银楼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惹上朝廷可不是什么好吃,尤其是对银楼这样的江湖人来说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当年欠人一个人情,现在得还。”银楼倒是很冷静,甚至还隐有一丝冷酷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的人情?我帮你还,你把人手撤回来,我安排人继续你的任务。”南瑾昭当初是借用了银楼十八学士,去试探萧九安,但却是真心拿银楼当朋友,要不是如此也不会在收到消息后,就急急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任务只有杀手能做,你不行!”银楼在南瑾昭面前,说话一向直接,不行这种词随口就用,南瑾昭的脸顿时就黑了:“不就是杀人吗?我比你行多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,怎么可以被人说不行,无论哪方面。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杀人,事情很复杂了。好了,你别管了,连萧九安我都不惧,还怕一个楚家。”楚家虽为天启三上将之一,但楚家一向忠君爱国,手中的权柄并不大,比之萧九安差远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事还是给你添麻烦了?”南瑾昭面色一沉,说道:“上次的事,我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不等南瑾昭说完,银楼就打断了他的话:“萧九安并没有找我的麻烦,再说我这就是杀人的地方,杀谁不是谁。”

    江湖与朝廷之间界限早就不明显了,江湖人、江湖势力早就插足四国之争了,只是大多数人不知晓罢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见银楼心意已决,也不再劝说,只道:“你自己知道在做什么就好了,以后杀手干不下去了,就跟我回南疆。”

    银楼一顿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说道: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说过,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南疆。”

    他是南疆人,但南疆那个地方却带给他刻骨铭心的伤害,他和南瑾昭不一样,南瑾昭可以在被人折磨后,毫无芥蒂的留在南疆,去做南疆的王,保护或者说想方设法毁灭南疆那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而他在报复后只想远离,离得远远得,从此将南疆从记忆中抹除,再也不去想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说不出他和南瑾昭是谁在逃避,总之他们两个人的心态都不对,但他却无力去改变。

    有些事,不是你知道是错的,就能不去做的,有些事你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南瑾昭看了银楼一样,没有勉强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,不是说放下了,就能放得下的。

    有些伤,不是说过去了,就能过得去的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放不下,又有什么资格与立场去说银楼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银楼的杀手出动,给暗卫增添了不少小的压力,倒不是暗卫打不过杀手,而是杀手这种生物,从来不正面与人较量,他们从来都是躲在暗处行动,隐藏的比暗卫还要深,就连暗卫要把他们找出来都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银楼,最终还是卷了进去。”萧九安收到消息,半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江湖中的势力早已卷入了朝堂之争,只有那群蠢人才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不必管银楼的死士,你们挡住其他人即可。”他今天倒要看看银楼的人,到底想要做什么,上一次……

    想到上一次,萧九安的脸色不由得一沉。

    上一次,银楼坏了他的好事,他只宰了对方一个十八学士,着实是亏了,这一次他先收一点利息回来了好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京城,看似平静无波,实则已是暗潮汹涌,各方人马齐齐出动,最终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,恐怕无人能知晓,而这一切在楚家的纪云开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纪云开查看过楚昊的情况后,确定他的伤势没有恶化,身体也没有变得更差,就让楚管家将他抬到事先准备好的、干净的、透光的小屋。

    楚家这间小屋并不是重建的,但琉璃窗却是昨天换上的,全部都是透明的琉璃窗,只一眼纪云开就能看出,这是端王世子手下的人做的。

    她给端王世子的琉璃方子,是经过数代人改良后的,制作出来的琉璃不仅透亮,还十分纯粹,上色的效果好,透明的效果也不差。

    楚家安装在房间的琉璃,全是透明的,十分明亮,一点也不会挡光。

    “这些琉璃是昨晚端王世子让人送来的,说来这事还得感谢王妃,要不王妃,我们一时半刻还真无法准备好。”琉璃有多贵,是个人都知晓,楚家世代为将,且管得还是水师,手上自然不缺银子,但……

    有些东西,不是有钱就能买到了,比如琉璃。

    天武对琉璃的数量控制的很严格,每年流到天启的琉璃不过千余件,且都是琉璃摆设,想要找整块整块完整的透明琉璃,几乎是做梦。

    “此事与我无关,这是端王世子安排的事,你要谢应该去谢端王世子。”纪云开倒不是自谦,而且真得跟她没有关系呀。

    她昨天压根就没有跟端王世子提这事,这应该是端王世子收到了消息,自己做的安排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看着端方的端王世子,天生就是生意人的料,这事做得真不是一般的漂亮,不仅能赚银子,还将他们的琉璃窗给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可以想象,经楚家的事后,透明琉璃会如何畅销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的琉璃坊毁了,短时间内无法大规模的生产琉璃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