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5章225无视,皇上很憋屈!

    第225章 225无视,皇上很憋屈

    马车不紧不慢的前行,进了城才开始加速,看上去就像是一路疾行一般。

    到了皇宫,两人也不拖延,下了马车就匆匆往赶到偏殿,此时皇上正在殿内处理公务,听到二人进宫了,立刻放下公务召见二人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,皇上……”萧九安双手抱拳,正欲行礼就被皇上打断了:“不必多礼,你们来了就好,天武公主一直闹腾要见你们,朕被她闹得头都痛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皇上如此期盼这两人进宫,也是第一次对两人和颜悦色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的伤势严重吗?”萧九安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伤势并不严重,只是胳膊上划了一道,但匕首上有毒,说是会留下疤痕。”天武公主开始还算冷静,可一听到会留疤,就跟疯了似的,不停的砸东西,说要见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有毒?”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讥讽。

    看样子天武公主也落入了别人的算计,中了人家的局中局。

    人来得越来越多,天启的局势也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这天下的局势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不是什么严重的毒,但却会让伤口腐烂,太医需要把受伤的地方刮干净,才能上药。”皇上原先也以为,这是天武公主自己安排的局,可知道此事,就沉默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天武公主自己设的局,那她下的本钱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现在是什么意思?要我们去见她?怕是不方便吧?”最后一句话,萧九安稍稍加重了语气,流露出淡淡的不满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虽是天启的贵客,可还没有贵到能要他去见的地步。

    皇上转念一想,也是这么一个理,便让太监去传话,让天武公主过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去不去见天武公主,他并不介意,但他堂堂皇帝,绝不可能纡尊降贵的跑去见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伤在胳膊上,虽然刮了不少肉,但并不影响行动,虽不满皇上的安排,可想到能借机惩治纪云开,天武公主便拖着伤来了。

    一踏入殿内,天武公主的眼神就落在纪云开身上,冷冷的,就像是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天武公主虽是在跟皇上说话,可眼神却没有从纪云开身上移开,凶狠的像是要吃人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则是神色淡淡,并不受天武公主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,燕北王妃已进宫了,你有什么要问的?”见天武公主一副凶狠的样子,皇上不由得揉了揉生痛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事,怕是不能善了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派宫女行刺我,现在人进宫了,皇上是不是要下令处置她了。”显然,天武公主根本没有想过,让纪云开辩解。

    “此事尚有疑点,光凭一个宫女的口供,并不能证明什么,这事也有可能是那个宫女故意陷害燕北王妃。”皇上是绝对不会相信,纪云开会收买宫女,刺杀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至于这事是谁做的,皇上就不知道,反正纪云开不会做这么蠢的事,就算纪云开真要刺杀天耀,也不会找一个转身就会背叛她的宫女。

    这个局,做得太粗糙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口供,还有燕北王妃收买宫女的物证,人证物证俱在,皇上还要包庇她吗?”说到最后,天武公主的音量越来越高,尖锐的刺耳,可见她着实是气狠了。

    这事,她快憋屈死了。

    她原本只是做个局,让她事先安排的人划她一刀,然后嫁祸给纪云开,可不想她的人居然被旁人买通了,知道了她的计划,将计就计,划了她一刀不说,还给她留下了一道永远不可能消除的疤痕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这事不是纪云开做的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她事后可以去找幕后主使者,但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借这件事,把纪云开拖死,狠狠的打纪云开的脸,以报先前被羞辱的仇。

    皇上无奈,只得让人呈上物证,问道:“燕北王妃,你看看这支发钗,你可熟悉?”

    珠红的翡翠发钗,华丽而精致,一看就是名贵首饰,这绝不可能是宫女能用的,但纪云开并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我极少用首饰,不太清楚。”纪府给的陪嫁,全被燕北王府的收入了库房,她现在用的、穿的、戴的,全都是燕北王府的人安排的,她从来不关心这些,只要不让她无衣可穿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能不清楚,这支发钗你的妹妹纪贵妃都说是你的东西,你还要否认吗?”天武公主见纪云开否认,当即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?应该是纪家的东西吧?”纪澜没事掺和什么?她蠢了吗?这个时候跟着天武公主指证她,不怕皇上会不高兴嘛。

    “纪贵妃说这是你在纪家用的首饰,纪贵妃说你平时很喜欢佩戴这支发钗。”天武公主一脸高傲的说道,虽然一直瞪着纪云开,可眼神时不时就会落到萧九安身上。

    看萧九安右手背在身后,一脸淡然的站在纪云开身旁,看也不看她,又想到萧九安的狠绝,顿时只觉得满心委屈,越发的不肯放过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么重视纪云开,要是纪云开不死,萧九安还会看到她吗?

    不会,所以纪云开必须死。

    “公主的意思是,我拿一支我很喜欢,且很多人都看到我带过的发钗,去收买宫女刺杀你?”纪云开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公主,你是在怀疑我的智商吗?”

    她纪云开就是再蠢,也没有蠢到那个地步吧?

    “本公主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你收买宫女,是你自己说的,这支发钗也有可能是你给那宫女的信物,那宫女不是被皇上关起来了吗?咱们可以把人带上来对质。”天武公主胸有成竹的道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在背后捅了她一刀,把这事弄得更严重,那个人都不会纪云开,那个宫女的口供也只会对她有利。

    “对质?需要对质吗?”纪云开嘲讽的开口,却没有强硬的拒绝,这个时候她就是拒绝也没用,无论如何,天武公主也会让那个宫女出面指证她一回。

    “当然需要,皇上,还请你把刺杀我的宫女带上来。”进来这么久,天武公主的视线总算落在皇上身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皇上真是百感交加,不过看到从头到尾,都像是局外人的萧九安,又平衡了。

    和萧九安比,他多少还受了一点关注,他该满足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