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74章474静静,猥琐的暗卫!

    第474章 474静静,猥琐的暗卫

    王爷他,流鼻血了!

    纪云开什么都没有做,就是在萧九安身上蹭了两下,萧九安就流鼻血了,且不止一点,而是两股鼻血汩汩的往下流……

    这下别说萧九安,就是纪云开也吓到了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都说年轻人火气重,王爷这也算是……好吧,平时看萧九安一副老持成重的样子,纪云开都以为他七老八十了,今天才恍然发现,萧九安也就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平日看着再老持成重,深沉稳重,也是一个热血方刚的少年人,经不起挑逗呀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不怪我哦。”纪云开立刻坐了起来,举起双手,一脸无辜,要是她没有跨坐在萧九安的腰间,也许会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说怪你吗?”萧九安伸手抹掉鼻血,可是刚一抹掉,又流了下来,再看看跨坐在自己腰间,一脸无辜的小女人,萧九安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道:“手帕呢?”

    这女人还要坐到什么时候?没发现他身体的变化吗?就不怕他把她就地正法了吗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没有那种东西。”纪云开察觉到萧九安胯下的变化,想到某一次给萧九安上药,萧九安立起的某物,顿时脸一红,想也不想就翻身而下,往床里滚了一圈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她还是小心一些的好,免得玩火自焚,毕竟萧九安不是什么好惹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身上的重量骤失,让萧九安有那么一点不自在,虽然纪云开坐在他身上,他同样不自在,可他宁可纪云开坐着让他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王爷还是去洗一洗,再流下去,我们今晚都不要睡了。”萧九安满手都是血,鼻子还在流,要不是他平躺着,这会早就滴床上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说话间,将被子往里拉了拉,厚厚的被子擦过萧九安的身上,萧九安只觉得异常烦躁,而这一燥,鼻血流得更急了。

    热流再次从鼻子里涌出,这一次不需要纪云开开口,萧九安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,不敢多呆,主要是怕纪云开在身边,自己会更加狼狈,萧九安翻身下床,连鞋都没有床,就直接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没有忘记捂住鼻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曾想,萧九安会突然跑了,先前看他明明在流鼻血,却不当一回事的样子,她还以为这个男人会硬撑,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了,结果还是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看着萧九安迅速消失在的身影,纪云开忍了半天,终于没有忍住,失声大笑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在外面还能听到纪云开得瑟的笑声,当即又恼又怒,可偏偏纪云开一笑,他的鼻血流得更急,他就是想要回去找纪云开麻烦也不行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萧九安忍不住低咒了一声,捂着鼻子朝浴间走去。

    暗卫远远看到萧九安飞快地从房间跑出来,吓了一大跳,一个个提高戒备却没有发现一丝异常,暗卫们略一犹豫,没有动而是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片刻后,有眼神好的暗卫发现地上有血:“不好,王爷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流血?王爷受伤了?王妃居然能把王爷打出血,王爷什么时候这么弱了?”某个天真无知的暗卫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几个老人,想到王爷刚刚捂鼻子的动作,心下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事,心里明白就好,别多想。”老人也不多说,只是伸手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:“这种事你现在还不懂,不过没有关系,等过几天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天真无知的暗卫,见前辈说得神神秘秘,更是一头雾水,傻愣愣地看着三个前辈,可那三人哪里会说,一个个猥琐地笑了笑,就不说话了,留下天真无知的暗卫更加的懵懂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飞快地跑出室内,来到浴间,此间鼻血已经止住了,但身体的燥热却没有止住,萧九安无比烦躁,想也不想就脱下衣服,直接跳进冷水里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将身上的燥热冲散了,可心底的燥热却没有消下,萧九安一闭上眼,就想到纪云开趴在他身上,一点一点往上挪的画面,甚至他还能清晰的描绘出,两人的肌肤隔着被子相触的感觉。

    越想越烦躁,冰冷的池水似乎一点用处也派不上,鼻血似乎又有流出来的迹象,萧九安气地一拍水面,大骂了一声:“纪云开,你好样的!”

    从来都是他把纪云开逗的面红耳热,没想到今天他却栽在了纪云开手里。

    女人挑逗男人的伎俩他不知见了多少,纪云开的动作青涩到让人不耻,可就是这么青涩的动作,却叫他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肯定是生来克我的。”萧九安闭上眼,将自己沉入水底,放空脑袋,放不空就去想别的事,总之……

    绝不想纪云开,更不能去想纪云开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事。

    泡了片刻,萧九安的心情稍稍平静了几许,可他却不敢立刻出来,而是在池子里来回游泳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太闲了,精力太旺盛了,所以才会轻易被纪云开诱惑,甚至流出鼻血,他绝不承认是纪云开对他的影响太大。

    萧九安来来回回不停地游着,直到累了也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今晚,他得把自己的精力耗空,只有这样他才能静下心来,才能不受纪云开的影响。

    萧九安走得匆忙,虽然什么也没有说,可纪云开仍旧能猜到他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下床关上门,纪云开就安心的睡觉了。

    欲火焚身的男人,可不是那么容易能静下心来的,萧九安今晚有的折腾了。

    “男人,真是可怜。”纪云开默默地为被欲望主宰了理智的萧九安默哀三秒,然后安心理得地睡觉,没有一丝不安与担忧。

    挑逗萧九安叫以牙还牙,没啥好不安的?

    至于担忧?

    担忧什么?

    担忧自己的清白还是担忧萧九安去找别的女人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那他就没啥好担心的,萧九安真要办了她,刚刚就动手了,既然刚刚没动,那就表明萧九安不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萧九安会不会找别的女人?

    这事就不是她能担忧的,萧九安是燕北王,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手握重兵的异姓王,他要找女人谁能拦得住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