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39章 1139废墟上能否开出新芽!

    第1139章1139废墟上能否开出新芽

    四大世家的人不想做任何牺牲,却想灭了寂无君王,这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屋内,一群年轻一辈的人,个个面面相觑,说不出来的无力。

    对四大世家年轻一辈的人来说,这么和躲着藏着,实在不是他们的作风。

    他们打从出生,就是天子骄子,鲜衣怒马,纵横十方世界,从来只有别人怕他们,躲他们,他们打从出生,就没有怕过谁,也没有躲过谁,这么躲着对他们来说,实在是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止一次表示,宁可与寂无君王一战,哪怕是战死也不想这么憋屈的躲着,但是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家族老一辈的人,没有一个人同意,甚至为了不让他们出去与寂无君王一战,把他们全部关在秘地深处,要不是他们最近表现得好,长老们根本不会把他们被派到赤珠沙漠来。

    只是,来到赤珠沙漠后,他们仍旧像见不得人的缩头乌龟一样,只能躲着角落里,根本不敢正面站出来挑衅寂无君王,只能暗戳戳的等寂无君王来,然后暗中借助外力与寂无君王斗。

    自打收到寂无君王,要来赤珠沙漠的消息,他们就开始守在赤珠沙漠。

    一连守了大半个月,好不容易等到人来,但看几位长老的意思,他们仍旧不能动,一时间几个年轻人颇为无力。

    几位长老正在商讨,要如何利用赤珠沙漠天然的优势,以及赤蛛的天然战斗力,来对付寂无君王,还没有商讨出结果,就看到年轻一辈不耐烦的样子,不由得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亲眼见过寂无君王的力量,没有亲眼见识过毁灭的力量,就不会明白寂无君王的多么可怕,就不会相信寂无君王,有多么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最终还是要交到年轻一辈手中的,他们这些老头子,就算这次不死在寂无君王手里,也活不长久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年轻一辈的人,想要跟寂无君王正面交手,想要用命去消耗寂无君王的力量,那他们这群老东西,就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不愿意坐以待毙,不愿再躲藏,那么我给你们一个机会。我给你们五十套赤蛛铠甲,你们召集五十个异能高手,先让他们去会一会寂无君王,你们在暗处见识一下寂无君王力量。”年轻人,不知天高地厚,他们只能用鲜血,来让他们学乖。

    但,总归舍不得牺牲家族中的年轻人,只能让旁的人牺牲了。

    在赤珠沙漠,他们四大世家的人,要召集五十个高手,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群原本还不忿的年轻人,听到长老的话,顿时狂喜,惊喜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交换了一个视线,叹息一声,重重地点头:“今日寂无君王动用了毁灭的力量,抵抗赤蛛潮,你们明天动手,亲眼见见寂无君王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好!长老们放心,寂无君王就交给我们,我们就算杀不死寂无君王,也能将他的异能耗尽。”几个年轻人,纷纷拍胸脯保证,一副自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没有说话

    反正,明天他们就会明白,他们与寂无君王的差距!

    明天,四大世家这几个年轻人,才明白他们与王爷的差距,而今天居住在小村外层的异能者,就明白了他们与四大世家的差距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的人,皆住在村子最中心,赤蛛潮来势汹汹,他们这些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,四处逃跑,四大世家的人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照常吃喝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多人惨死在城墙下,惨死在赤蛛的手里,住在里层的人,却只是站在城墙上看戏,时不时还动用异能,将即将飞上城墙的人打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苍天不公,苍天不公呀!我等拼死拼活,才能在赤珠沙漠苟延残喘,偷得一条活路,四大世家的人却只需要坐在家中,就能享尽锦衣玉食,这世道不公,苍天不公!”

    “明明城墙能阻挡赤蛛潮,明明可以救我们,明明只要开一开城门即可,四大世家的人却任我们自生自灭。今日,我不是死在赤蛛潮之下,我是死在四大世家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世家占据村中心,占了最好的位置,享受最好的一切,遇到赤蛛潮却不肯出半分力,却要我等拿命去填,何其可笑,何其荒唐。”

    “好处他们占尽,丧命的却是我们,这是何等不公”

    赤蛛潮已将村子外围全部毁灭,来到位于第二层的城墙外。

    城墙外,无数人挤在一起,他们或奋力抵抗赤蛛潮,或想尽方法进城,但最终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第二层的人,死死守住城墙,不许外面的人进,任由他们落入赤蛛的口中,任由他们让赤蛛变得更强大。

    而埋在沙砾下的赤蛛,看到“美味的食物”,也纷纷从沙砾下跳了出来,将这群“弱小”的人类吸干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赤蛛惨死在人类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生活在赤珠沙漠,平日也是靠猎取赤蛛为生,几个人联合起来,总能斩杀一两只赤蛛,只是

    赤蛛的数量太多了,多到斩杀不尽,不管他们斩杀了多少赤蛛,最终还是落入后面赤蛛的口中。

    在赤蛛潮下,很快

    城墙下的人全部惨死,被沙砾掩坦,但是赤蛛潮却没有退,这群赤蛛们奋力往前,将城墙摧毁,用沙砾将城墙掩埋,然后冲入第二层,开始第二拨进食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快跑,快跑。”生活在村子里第二层的人,似早有准备,纷纷往第三层的城墙跑去,但和他们先前对待外面的人一样,第三层的人死死守住城墙,不让他们进去,他们只能沦为赤蛛的食物。

    赤蛛潮所到之处,所有的一切都化为沙漠,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灭,就如同王爷的寂灭力量。

    纪云开与王爷站在小楼上,看着这座小村庄,在赤蛛潮下一点点化为废墟,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一切化为废墟,这片废墟上能否开出新芽?”

    这个小村庄不止一次经历赤蛛潮,但似乎这个小村庄的人,从来没有学乖,从来没有想过联手应对赤蛛。

    赤蛛潮将一切化为废墟,废墟上长出来的,仍旧是废墟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