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2章222征服,喜欢赢的过程!

    第222章 222征服,喜欢赢的过程

    在纪云开的强烈要求下,诸葛小大夫脱离了十庆郡主的魔掌,萧九安允他一同去燕北军大营,不过苦逼的是他没马车坐,只能骑马。

    当然,王爷大人绝对不会那么小气,不让诸葛小大夫坐马车,是诸葛小大夫自己不肯坐,强烈要求骑马,在他不会骑马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比清楚,诸葛小大夫是不敢和萧九安同坐一辆马车,虽然担心他一个不会骑马的人,要如何骑马赶到军营,可却没有勉强他。

    子非鱼,怎知鱼想要什么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或许宁可从马上摔下来,也不想与萧九安同坐一辆马车,纪云开要是勉强的话,指不定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一前一后上了马车,和萧九安同车而坐,纪云开习惯性的往角落坐,可刚一动,脑海里就闪过诸葛小大夫蜷在角落里,可怜兮兮求人关注、求人关爱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嘴角微抽,顿了顿,最终还是放弃了角落的位置,在萧九安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萧九安从来没有说过要她坐在角落,角落的位置是她自己选,所以她现在换位置,应该也不需要萧九安同意吧?

    当然,想归这么想,坐下后,纪云开还是悄悄的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萧九安并无不悦,这才悄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萧九安不是爱斤斤计较的男人,如此她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。

    其实,要是能一直这么相安无事下去,纪云开倒是不介意凑和的过一辈子,她爸爸对她的要求,从来都不是什么建功立业,她爸爸只希望她好好活着,幸福的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不需要急在短时间内赶到军营,马车不快不慢的往前走,十分平稳,颠呀颠的,纪云开就有些犯困了,正想着要不要眯一会,就听到萧九安道:“把上次未下完的棋局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棋局?”又下棋?她这会都想睡了,哪还有精力下棋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有问题?”萧九安挑眉,冷冷的看着纪云开,大有纪云开敢说有问题,他就会把她丢下马车的架势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哆嗦,瞌睡立刻没了,瞬间清醒了过来:“没有,我这就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认命的拿出棋盘,心里却暗暗鄙视自己,她明明不是欺软怕硬的主,怎么萧九安一摆冷脸,她就怕呢?

    难不成是她和她养的那些花一样,见到萧九安就本能的蔫巴,萧九安一凶就装死?

    想想物似主人形这句话,纪云开觉得颇有道理,心中那一点小纠结顿时消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那么凶残,花一见就死,她会被他吓到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略略想了想之前未下完的棋盘,纪云开动作利落的将棋局摆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纪云开,平时看着懒散,可真正做起事来,却又比谁都雷厉风行,比谁都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王爷,摆好了。”不仅摆好了,她还落好了子,只等萧九安落子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拈起白子落下,纪云开立刻补上一枚黑子,连想都不用想,萧九安又落下一白子,纪云开又跟着落子,同样是没有想。

    下了十几手后,萧九安就发现了问题:“你先前想过这盘棋局?”

    不然,纪云开落子不会这么快,毕竟纪云开那么蠢,怎么可能比他还要灵敏。

    “嗯,无聊的时候在脑子想过。”主要是怕时间久了,她就把这局棋给忘了,到时候萧九安问起,她就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她说了,她并非过目不忘的天才,她只是记忆力比一般人好,记东西比一般人快,可她也是普通人,时间久了就会忘记。

    “重新下过一局。”如此,就没有意思了,他下棋享受的是征服对手的过程,而不是被对方逼得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没有意见,她这人对胜负一向看得很淡,一时的输与赢,对整个的人生来说,都是毫无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重新下一局,纪云开的速度就慢了下去,然后一直被萧九安压制着,纪云开对此没有一丝不满,只慢慢的布自己的局,守住地盘,从容落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纪云开,不管被逼到什么境地,她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该做什么,始终保持自己节奏,不受外界干扰。

    时间刚刚好,一局结束,燕北军大营也到了,纪云开正要数自己输了几个字,就见萧九安摇头道:“不必。”他只享受战胜对方的过程,最后胜多少他并不在意,只要胜了就好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认命的收拾棋盘,跟在萧九安身后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在人前,萧九安一向给纪云开面子,下马车时仍旧是萧九安扶的,手心触碰到萧九安的胳膊,哪怕是隔着一层衣服,纪云开仍旧觉得灼得她手心生痛。

    握住萧九安胳膊的那一瞬间,纪云开不由得想起,昨晚胸部撞在萧九安胳膊上,痛的她差点掉眼泪的事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双胳膊,跟铁棍似的,痛死她了。

    快速不失优雅的下了马车,纪云开第一时间收回手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真得不想碰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……”萧少戎一得到消息,就带人出来亲迎,看到萧九安与纪云开同时出现,萧少戎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诧异。

    掩饰的很快,可纪云开看到了,由此可见她会来燕北军大营,应该是她自己主动送死,并非萧九安算计的结果。

    好吧,纪云开是不想承认,萧九安是看不起她,压根就没有想到要用她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我们进去说?”萧少戎是个聪明的,即使事先萧九安什么也没有说,可看到诸葛小大夫随纪云开一同前来,就猜到了纪云开的来意。

    到了营帐内,萧少戎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问道:“王妃是为了燕北军中毒一事而来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可以让我看看吗?”纪云开语气从容,自信,可她心里却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担心自己没能力配治解药,担心自己好心帮忙,最后惹来一身腥,可纪云开也明白,这个时候担心没有用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大营,她就没有资格娇情,且这事于情于理,她都不能坐视不管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