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1章221无力,王爷没法相信!

    第221章 221无力,王爷没法相信

    萧九安的突然到来,把屋内的人都惊了一跳,纪云开和诸葛大夫是惊吓,而萧十庆的侍女则惊喜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王爷还是关心她们家郡主的,这不一听到郡主受了伤,就立刻来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参见王爷,王爷千岁。”侍女强压下心中的喜悦,给萧九安请安,却不想萧九安看也不看她,指着床上十庆郡主问道:“她真的无法生育了吗?”

    显然,和十庆郡主的伤相比,萧九安更关心她能不能生育,屋内其他的人有没有听出萧九安话中的意思,纪云开不知道,但她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此,她就更不惧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郡主伤及了子宫,无法生育。”纪云开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得到确定的答案,萧九安的面色更难看了,可却没有发怒,只继续问道:“无药可医?”

    “非人能医治的。”不仅仅是药石,而是根本无法医治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晓了。”萧九安闭上眼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纪云开觉得有一股精气神从萧九安身上消失了,可很快萧九安又恢复了正常:“把她交给诸葛大夫,你随本王来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话,萧九安转身往外走,片刻也不停留,看也不看床上的十庆郡主一眼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爷……”十庆郡主的侍女呆住了,跪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    王爷对郡主,怎么可以这么冷淡?

    王爷不是因为关心郡主,才赶过来的吗?

    纪云开二话不说,将收尾的工作交给了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医术并不差,只是不擅长医治外伤罢了,上手学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医术这东西虽不至于一通百通,但缝个伤口对学医的人来说,真的不是什么难事,诸葛小大夫很快就上手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两眼,确定没有问题,脱下外衣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院内并没有萧九安的身影,纪云开走出院子,又走了两步,才看到萧九安站在一棵梧桐树下。

    修长的身形、高贵的气质、淡漠的神情,只是随意的往那里一站,却生生将一棵普通的梧桐树,衬得高大无比。

    那一刻,纪云开的脑海里,无端的冒出一句话:“栽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。”

    当然,萧九安不是凤凰,但他却比凤凰更惹眼,纪云开相信,不管多少人站在他身旁,她的视线第一眼看到的,就只会是他。

    无他,这个男人的太出色了,站在他身旁,就得要有被他衬得黯淡无光的准备。

    欣赏归欣赏,纪云开并不敢忘记正事,见到萧九安站在梧桐树下,加快了步子走过去,福了福身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叫起,只是看着纪云开,再次问道:“十庆的伤,一点办法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要萧九安叫,自己就站好了,听到萧九安的问话,纪云开坚定的摇头:“没有一点办法,我办不到,凤祁师兄也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别说是这个时候,就是放在现代,十庆郡主的伤也医不好,只能做试管婴儿,借别人的子宫生育,但依现在的医术明显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如果本王不惜一切代价呢?”不到最后一刻,他绝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他答应过养父,一定会帮他留住燕北王府的血脉,他不想失言了,哪怕有一丝可能,他也要去做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想做的,要做的事,一定要做到。

    纪云开皱了皱眉,犹豫片刻,说道:“理论上讲,有一个办法可以,但实际操作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果然,纪云开是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“借腹生子,让旁人代十庆郡主怀孕,但却是十庆郡主的血脉。”纪云开有些头痛,不知该了怎么解精子与卵子的问题,看萧九安一副说详细点的表情,纪云开又不得硬着头皮解说:“简单点说,人类之所以能繁衍后代,是因为女子和男子的身体里各有一颗种子,当这两颗种子结合,就会落在女人的身体里,然后慢慢的,一点点长大。十庆郡主伤的就是能孕育种子的地方,所以她没有办法怀孕。”

    原本十庆郡主的输卵管也断了,幸亏她缝好了,只是效果如何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的种子没有问题,从理论上讲,我们可以取她的种子与人配对,然后放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体内,由她代孕。”纪云开觉得,她有点对不起她看过的医书,好好一个代孕,被她说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“你能确保最后生下来的,一定是十庆的骨血?”萧九安承认纪云开这个说法可行,但执行起来颇有难代。

    “一般是的,但也不排除意外的可能,毕竟要寻代孕,必然是成熟的女子,她自己也有种子。”这不是在现代,没有那么精密的仪器,她拿什么保证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理论全是空的?”萧九安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,我所说的一切,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,是可以实行的。”纪云开不知自己要不要庆幸,庆幸她不是学妇产科的,不然专业知识被人鄙视,她真得会郁闷得想哭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条件成熟?”萧九安再次展现了他执拗的一面,纪云开有点无力,可还是认命的解释:“就是有工具能将十庆郡主的种子取出来,能将结合好的种子放入女子体内,最后孩子出生后,有工具能检测孩子与父母是不是血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本王知道你的意思。”萧九安冷冷的打断了纪云开的话。

    无他,纪云开完全是是空想,与其指望纪云开能想到法子,他不如给十庆多塞几个男人,也许还能成功。

    纪云开默了,无语的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萧九安不会相信她的话。好吧,要换作是她,她也不相信,太离奇了。

    “十庆的事你不用管了,随本王去军营。”既然纪云开无法医治十庆的不育,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萧九安转身往外走,纪云开快步跟上,问道:“诸葛大夫他不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吗?”萧九安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对燕北军中毒的情况并不了解,有诸葛大夫在,我就不用从头开始了。”十庆郡主醒来,得知自己失去了生育的功能,必然会发疯,把诸葛小大夫留在这里,就等于是送羊入虎口,太危险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