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0章220复诊,仗势压人!

    第220章 220复诊,仗势压人

    纪云开会把脉,但还是那句话,知识丰富,实践经验少,相比把脉诊断,纪云开更擅长医治外伤,至少这个她临床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,剪掉缠在十庆郡主腹部上,被血浸透了的绷带,纪云开看到了十庆郡主的伤口。

    长长的一道,伤口很深,且不知伤十庆郡主的是什么武器,伤口不仅长且深,还被扯开了,血肉外翻不说,腹部里的血肉也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难怪庄子上的大夫,能明确的诊断出十庆郡主无法生育,十庆郡主这一道口子,不仅仅是在腹部上划开了一道,还伤到了子宫,把输卵管切断了。

    “伤口可以治,不会要命,但确定无法生育了。”如果只是输卵管断了,还能重新结起来,兴许还有一丝可能,可伤到了子宫,十庆郡主这辈子几乎没有当母亲的可能,比陶安郡主的可能还要小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,你也来看看。”纪云开不知十庆郡主犯了什么事,才会被萧九安发配到这个庄子上,但她知道这人是萧九安的妹妹,是燕北王府的郡主,所以就算她能确诊,她还是让诸葛大夫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的医术并不比庄子上的老大夫差,老大夫能看出来的,诸葛小大夫自然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只一眼,诸葛小大夫就知道纪云开的判断是对的:“无法再生育,且伤的很深,伤口要是处理不好,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虽然为十庆郡主止血、清创了,但做得还不够,十庆郡主腹内还有伤,这也得清创、上药。

    “嗯,我配合你,还是你配合我?”纪云开寻问诸葛小大夫的意见。

    她没有见过诸葛小大夫给人医治外伤,不知他擅不擅长,这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顿了一下,纠结的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这世间许多事都是多做多错,不做不错,给十庆郡主重新包扎伤口,明显是吃力不讨好的事,按说他应该应下,不给王妃添事才是,可是他并不擅长处理外伤,且十庆郡主伤在那样的位置,他也不好下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看就知诸葛小大夫在纠结什么,直接决定道:“我擅长医治外伤,我来,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诸葛小大夫,是个值得交结的朋友,现在只是更加的确定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诸葛小大夫没有再说吧,站在一旁,帮纪云开递烈酒,递缝合用的针线。

    曲针、羊肠线、金针、柳叶刀,这是天医谷大夫常用的器具,和诸葛小大夫的药门不同,天医谷的大夫更擅长医治外伤,更擅长利用各种器具为病人医治,而不是药草。

    用金针代替麻醉剂,纪云开利落的给十庆郡主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清创,缝合,除了最初有些生疏外,纪云开的手法可以称得上完美,尤其是为十庆郡主缝合输卵管的时候,诸葛小大夫直接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也能缝起来?”这么小,这么点,王妃怎么就把它们缝起来了?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用的是特制的线,它不会对人体有影响。”纪云开带着简易了口罩,解说时不免有些粗声粗气,可却不影响听。

    “那,那……那处的伤也要缝起来吗?”诸葛小大夫指的是十庆郡主子宫上的伤。

    “能,但没有必要。”主要是太麻烦了,输卵管她能稍稍扯出一点,缝好后再塞回去,子宫却不行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要是全都用缝的,还要大夫干嘛,直接用裁缝就好了。

    约十庆郡主缝合了输卵管后,纪云开再次给十庆郡主的伤口做清创,然后缝合腹部上的伤。

    十庆郡主腹部上的口子太大了,不缝合起来,没有一两个月都长不愈合,且随时都会有绷开的可能。而要缝合的话,至少要缝上百针,到时候十庆郡主的腹部,会留下一道很丑的伤口,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接下来,纪云开真的如同裁缝一般,一路穿针引线,给十庆郡主缝合伤口,不过她用的不是先前的细线,而是略粗一些的线,针也稍粗一下。

    尖锐的针扎过皮肉,线穿过肉孔,用力拉扯,将张开的伤口拉紧,将两侧的皮肉扯到一块,这是一个力气活,不多时纪云开就累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不需要纪云开提醒,诸葛小大夫就拿出干净的帕子,为她擦汗,可是纪云开额头上的汗水,越擦越多,且脸色隐隐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还好吧?”诸葛小大夫担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觉得,和十庆郡主相比,王妃更需要大夫。

    “有些累。”确实很累,外科是个力气活,她的身体弱,十庆郡主的伤口又张得太大,要把伤口拉紧得费很大的劲,刚开始还好,时间一久她就有些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外科,不是娇弱的少女能干得下来的,真是需要力气的,尤其是动手术,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没点体力还真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来?”诸葛小大夫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缝合并不是什么技巧性太强的活,纪云开也没有避着他,甚至还给他讲了不少技巧,看了这么久,诸葛小大夫早就看会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略一迟疑,就同意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让小大夫试试也好,有她在旁边看着出不了事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样不好吧?诸葛大夫似乎并不会,王爷要知道了定会不高兴的。”十庆郡主的侍女站在一旁,看纪云开缝到一半,就把郡主丢给诸葛小大夫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王妃这也太不负责任了,怎么可以医到一半就把病人丢下,而且她们郡主是普通病人吗?王妃这么做,就不怕王爷不满吗?

    纪云开听罢,冷笑:“那你来……”拿萧九安压她,十庆郡主的侍女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侍女脸一白,怯怯的解释道:“奴婢哪里会,奴婢只是担心郡主,还请王妃你看在王爷的面子上,救人救到底,我们郡主总归是女子,让诸葛大夫一个男人动手,终归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好了!”一道低沉冷冽的男声从门外传来,紧接着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响,一身血红暗衣的萧九安,逆着光走了进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