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5章255游戏,现在开始!

    第255章 255游戏,现在开始

    萧九安说不干涉,但端王世子却不能真不管萧九安的意见,趁萧九安还没有开口说送客,端王世子急忙将利益分配说出来:“王爷,琉璃的配方由王妃出,我个人建议单独给王妃三成利润,我负责所有的事物,我拿四成,燕北王府拿三成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三三四,纪云开也是燕北王府的人,明显燕北王府拿了大头,从利益分配就可以看出端王世子的诚意,但是让萧九安更感兴趣的是端王世子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赵辰禾,跟燕北王府走这么近,你不怕皇上吗?”萧九安直呼名字,可见其态度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听罢,笑了笑:“我不能从政,也不能从军,我就做个小生意,皇上还要管吗?”

    真要管,他也不怕,皇上是九五至尊不错,可他们这些宗室亲王,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同为赵家子孙,皇上虽与他们不同,可有些事也不能做得太过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好气魄。”萧九安赞一句,至于端王世子提的合作,萧九安即没有应下,也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合作,不是一句话就能谈成的,这事不着急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也没想过,一次就能跟萧九安把事情定下来,今天能谈到这一步,他已经很满意了:“王爷,时间早了,我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送客。”萧九安半句也不挽留,这样是换作以前的端王世子,就算面上不显,心里也会万分不满,可现在?

    在端王府被皇上怀疑,收回兵权后,他已经历经了世间冷暖,萧九安的轻待并不算什么,且萧九安对谁都如此,他要说萧九安故意轻待他,都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萧九安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,端王世子走后,萧九安继续处理未完成的公务,直到傍晚时分,才将积压的政务处理完,让人立刻送回燕北。

    他人虽不在燕北,但燕北的事务却仍旧要他拿主意,他虽不介意放权给手下,但该控制的还是要控制,不然再出一个十庆,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亲卫接过萧九安处理完公文,犹豫片刻,还是开口问了一句:“王爷,南疆三皇子一直闹腾不休,要见郡主,您看?”

    南泽宇身份不一般,闹腾起来他们也不好下狠手,实在是头痛。

    “南泽宇吗?”萧九安前倾的身子微微一顿,又坐了回去:“郡主现今如何了?”

    这话,自然是问暗卫,不需要萧九安点名,暗卫就现身了:“回王爷的话,郡主现在的状态很不好,一直闹着要王爷。”已经好多天了,他们一直不敢上报。

    “让南泽宇见她一面,随后把人送回燕北。”十庆身上有伤,皇后的位置就别想了,其余的事,待他解决完了京中的人和事再说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领命,立刻退下。

    事情暂且解决,萧九安起身往外走:“通知诸葛大夫,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亲卫抱着公文,弓身退下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早就忙完了,一直坐在营帐里等萧九安,听到侍卫通知,提着药壶就往外走,沿途有不少人士兵主动向他问好,或者道歉,诸葛小大夫却只当没有看到,一律无视,完全不像先前那般和善。

    有些士兵心有不满,可更多的却是羞愧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们存着坏心,诸葛小大夫也不会把他们拒之于千里之外,王爷说得对,他们丢了燕北王军的脸,他们合该受罚。

    是的,发生逼迫诸葛小大夫的事后,萧九安不仅处罚了萧少戎和闹事的军医、将领、士兵,其他没有参与的将士也受罚了,全军上下没有一个人能幸免。

    燕北军是一个整体,其他的人虽然没有参与,可他们也没有劝阻,一个个冷眼旁观,纵容同伴犯错,与参与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就算不是纵容,那么在你的同伴与旁人对上时,你在做什么?冷眼旁观?

    军中讲律纪,但更讲团结,一致对外时没有对错,只有共进退,你们既做不到劝诅,又做不到团结一致共进退,不受罚还要受到嘉奖吗?

    萧九安治军一向严格,他手下的兵也一向团结,可这次确让萧九安十分失望,也让他不得不出手严惩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萧九安并没有跟纪云开说,更不会告诉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一路目不斜视,冷漠的走出军营,要说不难受那是骗人,可是诸葛小大夫却不后悔。

    这些人伤了他的心,毁了王妃的药,他讨厌他们每一个人,要不是王妃说大夫医治病人是工作,不能带情绪到工作中,不能因为讨厌一个人,就不医治他,他肯定不会管燕北军的死活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小大夫,燕北军的死活,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清秀的脸绷得紧紧的,一副严肃的样子,可偏偏一点气势也没有,就像小孩在装大人,萧九安见罢,不由得摇头。

    也亏得他入了纪云开的眼,不然依诸葛小大夫的心计,真得是分分钟被人玩死。

    萧九安虽是与诸葛小大夫一同离开,可路上并没有等诸葛小大夫,留下侍卫保护诸葛小大夫,萧九安单人一骑先一步进城。

    一匹黑马,一身赤血锦衣,萧九安一出现在城门口,守城的将士就看到了,立刻开了旁边的小门,并将行人驱散,好方便萧九安进城。

    到了城门口,萧九安略略减缓了速度,可却没有停下来,穿过城门,继续纵马往城内走去。

    在城内,是严禁纵马的,也不能骑马在街上行走,可萧九安并不受这些规矩限制,他拥有在京中纵马的特权。

    这个特权是他用军功换来,整个天启只有他有此殊荣,百姓和那些文人学子,对此没有任何异议,可见萧九安在天启的地位。

    街边茶楼顶楼的雅间里,北辰天阙倚窗而立,看着萧九安由远极近的走来,浅色的眸子慢慢转为深沉,眼中是杀气如有实质:“萧九安,我们的游戏现在开始!”

    算计他对上黎远,这笔账他会好好跟萧九安算。

    萧九安路过茶楼,似有所觉,抬头看了一眼北辰天阙所站的方向,可是那里已经没有人……

    北辰天阙,他又一次消失在萧九安的眼皮底下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