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8章218召见,本王妃夫唱妇随!

    第218章 218召见,本王妃夫唱妇随

    纪云开惊呆了!

    三万燕北军不仅中了南疆的毒,还中了北辰的毒?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纪云开愣愣的看着诸葛小大夫,她希望是她听错了,可看诸葛小大夫的样子,就知道这事是真的,千真万确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沉重的点了点头:“是真的,我这两天就在燕北军大营,他们确实是中了北辰的尸毒,而我没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误诊一两例还能原谅,可三万人呀!

    他无法原谅自己,他想……经此一事,他终生都不可能再为人治病,他害怕,害怕再次误诊害死人!

    “你当时诊了几例病人?”当时给燕北军诊断时,纪云开并没有出现,她只是按病症帮诸葛小大夫配药,即使后来萧九安提出交易,她也没有掺和太多,只是从旁协助,源源不断的为小大夫提供南疆的药草。

    “一百例,全都没有诊出来。”他也算是认真的,并没有草草下定论,而是诊断了一百位士兵,确定他们中的是一样的毒,这才开始配药。

    “那没道理会误诊呀!”这个概率不低了,且诸葛小大夫的医术她是知道的,仅次于凤祁,且对药理研究在凤祁之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,我这两天一直在为其他人诊断,可除了南疆的毒,别的毒根本诊不出来,我诊不出他们中了尸毒,一点也诊不出来,我……我很没用!”他这两天不眠不休,为五百余士兵诊断过,可怎么也诊不出他们中了两种毒。

    是以,他开始自我怀疑,怀疑自己的医术不够,怀疑自己无能,怀疑自己没有资格出师。

    当初,当初他就是误诊了,害死了病人,才会愤怒的村民烧死,现在他又害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这次害死了好多好多人。”巨大的责任与愧疚压得小大夫喘不过气来,他的良心每时每刻都在受到谴责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纪云开叹了口气,却不知如何安慰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三万人马的生死,不是一句“做不到”“学不精”就可以推卸的。

    看着几尽崩溃的诸葛小大夫,纪云开说不出你帮我配点药的话,只能道:“收拾收拾,我们一起燕北军大营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诸葛小大夫,还是为了完成与萧九安的交易,她都不能躲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是个医术与医德俱佳的好大夫,不应该被权谋算计而毁掉。

    “王,王,王妃?你要去燕北军大营?不行,不行,你不能去,你绝对不能去。”现在,三万燕北军的生死就是一个烂摊子,谁接谁死,他宁可把所有的责任都背在自己身上,也不要王妃接手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去,我是燕北王妃,燕北军死了,对我没有好处。”诸葛小大夫心思单纯,即使不说她也猜到了对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么单纯善良的孩子,世间少有了,至少她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他们说北辰的尸毒无解,是用得了瘟疫的死尸炼出来的毒药,根本解不了。”诸葛小大夫仍旧想要劝说纪云开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有些事不是你想做,就能做好的,有些责任也不是你想扛,就能扛得起的,三万大军的死总要找一个大夫背黑锅,他宁可自己背也不要王妃沾手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毒,总会有办法解,至于我解不了?不亲自看看又怎么知道解不了,有些事总要亲自试过,才知道自己行不行。”纪云开不是一个爱揽事的人,可她知道她无法逃避,不管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诸葛小大夫,又或者是为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那三万人马是萧九安在京中的势力,虽说没有那三万人,皇上也奈何不了他,可终归会不便。

    且不说天武公主还在京中,没有了那三万人马,天武公主就更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会很麻烦的。”诸葛小大夫坐在原地不肯起身,执拗的希望纪云开能打消念头,可纪云开却不多言,果断的起身,转身就往外走:“我先去让人准备马车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啊?去,去,我去……”王妃执意要去,他劝阻不了,但他可以帮王妃挡在前面,不把王妃暴露出来,这样就算最后解不了毒,那些人也只会怪他,不会怪王妃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出药房,就对门口的侍卫道:“去,安排马车,我要去军营。”她相信萧九安不会阻止,虽然她不知道萧九安为什么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军营?”侍卫愣了一下,想要再次确定,可纪云开人已经走了,侍卫相视一眼,无法,只得去请示管事,而管事也做不了主,只能去请示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去军营?她胆子倒大。”萧九安也颇为诧异,他知道纪云开有点本事,可在得知三万燕北军中了尸毒,他却没有想过让纪云开去解决,或者说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他眼中,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女人,他先前也只是让纪云开协助诸葛大夫罢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要阻止吗?”管事当然知道军中的情况,也知纪云开这个时候过去,怕是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“不必,让她去,派人保护她。”他倒要看看,纪云开有几斤几两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敢出头,总得要有点本事吧?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事应声退下,立刻命人安排马车和随行的人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随纪云开坐上了马车,可仍旧忍不住劝说道:“王妃,要不我们还是不去吧?”

    见纪云开不回答,诸葛小大夫耷拉着脑袋,窝在角落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纪云开抬眼,看诸葛小大夫像是被人遗弃的小狗一般,委屈的缩在角落里,不由得轻笑,可随即想到她每次和萧九安一起坐马车,也是这样缩在角落里不说话,她就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萧九安眼里,她缩在角落里的样子,是不是也像被人遗弃的小狗?渴望得到他的观注?

    肯定不是!

    她和诸葛小大夫不一样,诸葛小大夫是耷拉着脑袋,蜷在角落里,她是坐,笔直的坐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对的,她不是蜷缩在角落里,是坐在角落里。所以她绝不是什么被人遗弃的小可怜,也没有想过得到萧九安的关注!

    纪云开愤愤的咬牙,别过头不再去看诸葛小大夫,她一看到诸葛小大夫,脑海里就会浮现出,她可怜兮兮坐在角落里,等萧九安关注的画面,真是太虐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