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7章217进补,姑娘真得想太多了!

    第217章 217进补,姑娘真得想太多了

    抱琴一进来,就看到纪云开睡眼惺忪,一副还没有睡醒的迷糊样,不由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妃只是贪睡,并不是出了事,万幸万幸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还要再睡一会吗?”抱琴见纪云开抱着被子,挣扎了半晌也没有爬起来,不由得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啦,王爷说诸葛大夫今天会回来,我要去找他。”诸葛大夫突然消失,满府的人都不知他去哪,不亲眼看一眼,终归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确实要找诸葛大夫一起配药,不然她今晚还会疼得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王爷?王爷来过了?”抱琴想到外面蔫巴的花草,瞬间安心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王爷要没有来过,那些花草怎么可能死的那么快,她们家王妃养花草可是一绝,同样的花草只要经王妃的手,必然鲜艳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,没睡够的她根本无法多想,想到昨晚换下的床单,纪云开想也不想道:“抱琴,床单沾了血,你拿下去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沾,沾血?”抱琴这才发现,纪云开床上的床单是新的,而旧床单则被纪云开团成一团,放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王爷来了,床单沾了血,王妃一副没有睡饱,有气无力的样子……这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……

    抱琴连忙捂住嘴,才没有惊叫出来。

    这事,这事王爷不说,王妃不提,她绝对不能提前说出来,只能当做不知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送去洗,再来服侍我。”没有睡够,她的头有点疼,还要再挣扎一下才能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王妃你先睡,诸葛大夫回来了,我再来叫你。”抱琴面上一喜,连忙抱起脏被单往外跑。

    当然,抱琴不忘贴心的关上门,顺便通知厨房,给王妃炖只乌鸡,听说那个后女人会比较虚,需要好好补一补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,王爷和王妃总算是一家人了。”抱琴抱着脏床单,一脸欢喜的去洗衣房,也不要洗衣的妇人沾手,自己动手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,王爷和王妃不说,他当然也要瞒着。

    打开床单,闻到床单上有不属于纪云开的气味,抱琴笑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感情好就好!

    抱琴卖力的将床单洗干净,打听了一下,知道诸葛大夫刚回来,急急的跑去厨房端了乌鸡汤,才去叫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昨晚是真得累着了,抱琴一走她又睡着了,抱琴倒是有心想要她多睡会,可她知道身为下人,她没有资格替主子拿主意,哪怕是为主子好也一样。

    抱琴隔着门,敲了数声,确定纪云开醒了,这才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又补了半个时辰的觉,纪云开虽然还是觉得累,可人已经清醒了,闻到浓香的鸡汤,纪云开着实是饿了,梳洗过后,便将整碗鸡汤喝完了。

    “味道很不错,中午也要一份鸡汤吧。”熬得正正好,一点也不油腻,纪云开觉得她可以每天喝一碗。

    毕竟,她这个破身体,真得需要养呀。

    “好的,王妃还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抱琴笑得殷勤,一双眼都带着笑,纪云开感觉怪怪的,可看了几次也没有发觉什么异常,只当自己多想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诸葛大夫来了吗?”纪云开秀气了打了个哈欠,显然还有些人倦意,可她也知不能再睡了,再睡下去今天一整天都要废掉了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到了,奴婢来时他还在收拾,这会应该好了。”抱琴不知纪云开找诸葛大夫何事,可还是打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便往外走,出门,看到院子里蔫蔫的、了无生气的花草,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骂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简直烦死人了,每来一次,她的花草就要死一批,这对养花草的人来说,无疑是剜心。

    抱琴跟在身后,一看纪云开的神似不对,就知她在气什么,不由得缩了缩脖子,恨不得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好在纪云开气归气,却没有胡乱撒气,只道:“把我先前配的肥料拿出来,每株花草都洒上一勺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人起疑,纪云开特意配了一款独一无二的营养肥料,用这肥料普通人也能把花养的精神。

    这肥料没啥特别的,就是所有原材料纪云开都用异能温养过,虽比不上直接用异能,可效果也足够逆天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暗暗松了口气,忙不迭的去取肥料,就怕晚了一步纪云开不高兴。

    揉了揉生痛的额头,纪云开叹了口气,默默地去药房找诸葛大夫。

    纪云开过去时,诸葛大夫正趴在桌子上,双眼布满血丝,睁得大大的,一副了无生趣的颓废样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纪云开脸色微变,快步上前,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诸葛大夫抬了抬眼,却只看了纪云开一眼,就收了眼神,声音低低的,好似要哭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治死人啦?”不怪纪云开这么猜,诸葛小大夫的生活圈子十分窄,且除了医术外,他什么也不关心,也只有医死人才会让他心情抑郁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也快了。”诸葛小大夫眼眶一红,虽然没有哭出来,可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说说,怎么一回事?”纪云开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人没死,就会有办法,而且有时候医死人不是大夫无能,而是大夫实在救不了。

    大夫是人不是神,不可能什么病都医得好,如果大夫见到病症就能医治,那么也不会谈癌色变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燕北军不止中了南疆的毒,他们还中了北辰的尸毒,可我先前却没有诊出来。服用了解药的人,一个个尸毒发作了,他们一天睡得比一天多,到昨天他们要睡十四个时辰才能清醒,照这样下去,不出三天,他们会直接睡过去,再也醒不来。”诸葛小大夫说着说着,眼泪就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颗颗,无声落下,落在书桌上,“啪”的一声砸碎,砸碎了他的信心,砸碎了他的信念……

    一个失误,害死近三万人。他,不是一个合格的大夫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