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5章215眼瞎,姿势舒不舒服!

    第215章 215眼瞎,姿势舒不舒服

    “萧九安!”

    纪云开抬头,看着萧九安隐在黑暗中,看不清楚情绪的脸,呆了片刻才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居然会伸手扶她?

    是她眼睛瞎了,还是这个男人不正常了?

    “蠢女人,连站也不会了吗?”萧九安一脸嫌弃,却没有甩开纪云开,但也没有其他的动作,僵硬的保持着前倾、半抱住纪云开姿势。

    这个姿势萧九安舒不舒服,纪云开不知道,但她知道她是不舒服的,半趴在萧九安的怀里,要倒不倒,要立不立,胸部正好抵在他的胳膊上,真得……硌得她生痛!

    也不知萧九安是怎么练的,胳膊跟铁棍似的,这么一撞她真得胸痛了。

    幸亏是晚上,不然要是大白天的话,让萧九安知道她撞疼了哪,指不定要笑死她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能扶我站好吗?”强忍着不适,纪云开低声开口。

    她这会痛得有气无力的,声音自然强硬不起来,软糯的像是在撒娇,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萧九安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,可这会还真得说不出拒绝的话,当然并不是因为纪云开软糯的撒娇声,而是他没耐心一直扶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手腕一抬,萧九安尽乎粗鲁的把纪云开推开,纪云开一时不察,踉跄两步直接摔到身后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纪云开重重摔在床上,痛得眼睛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和脸上火辣辣的痛不一样,这一摔她尾椎都撞疼了,眼泪不受控制的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真的,痛死她了,可偏偏她又不能抱怨。

    “啪!”屋内突然亮了起来,纪云开反射性的抬手挡了挡光,待适应了屋内的光亮后,这才放下手,却不想一睁眼,就看到萧九安那张放大的俊颜,当即吓得话都不会说了:“你,你,你要干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什么时候倒在她身侧了?

    两人隔得这么近,吸口气,都能闻到他身上的煞气了,这样会吓坏她的。

    且,萧九安的眼神这么专注、凝重,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萧九安不可能喜欢她,纪云开都要以为,萧九安这是深情凝视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……它在动。”萧九安身子前倾,从外面看就像是压在纪云开身上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萧九安眼神专注的看着纪云开,指腹扫过纪云开的右脸上的黑斑,不轻不重,来回摩挲,姿势暧昧,举止充满挑逗的意味,引得纪云开一阵轻颤。

    这种尾椎酥麻的感触,简直是要人命,更不用提不断在耳边萦绕的低沉的、认真的、带着一丝不满的男低音。

    气氛过于暧昧,动作过于亲密,哪怕两人都没有挑情的意思,可架不住他们一起躺在床上,纪云开艰难的开口:“你,你先起来!”

    靠得这么近,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,且萧九安眼神太专注,气息太灼热,她的脑子也无法好好思考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却不为所动,他的手指仍旧在纪云开脸上来回摩挲,低声问道:“还有多久会毒发?”

    这女人要死了,谁给他养花草?

    且,她要死了,他找谁来锻炼自己的自制力?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这么有用,还不能死,至少现在他并不想她死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萧九安这人不达目的,绝不会罢休的性格,只得认命的先回答他的问题:“十天半个月肯定死不了,之后就不知道了,最近发作越来越频繁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的药可有用?”萧九安停止摩挲,而是按住了纪云开脸上的黑斑,闭上眼,静静的感受黑斑下缓缓流动的毒素。

    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,凤祁要是再不来,纪云开恐怕真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看样子,他得再给天医谷送几封信,催凤祁快一点才行。

    “能,能暂时抑制。”萧九安靠得太近,声音太低,纪云开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了。

    “嗯,明天让诸葛大夫回来给你配药。”萧九安听罢,终于收回了手,微微后仰,拉开了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纪云开长长的松了口气,萧九安长得太好看了,个人魅力强得让人无法抵抗,要是再挑逗她两下,哪怕是无心的,她也会忍不住沦陷。

    当然,与情爱无关,只是人的原始本性,心里最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呼……暗暗吐了口气,纪云开准备起身,离开床,离开这片暧昧之地,可就在她起身的刹那,右脸传来一阵剧痛,痛到她根本忍不住。

    “啊!”纪云开猛地捂住脸,死死咬住唇,瞬间唇便咬破了,甚至舌头也伤了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正欲再次咬下,却发现她不疼了,垂眸,看到塞到她嘴里的手指,纪云开顿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她,她咬到萧九安了?

    “蠢女人,你想死。”萧九安冷着一张脸,眼神冰寒的像是要杀人一样:“还不快松口!”

    他怕纪云开咬到自己的舌头,情急之下把手指伸进她的嘴里,却不想这个女人咬起来,就像不是在咬自己的肉一样。

    确实,她不是在咬自己的肉,她咬的是他萧九安的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含糊了一声,连忙张嘴。

    嘴里一股血腥味,不用想也知这一咬不轻。

    看着血淋淋的手指,萧九安的脸色更不好看了:“你属狗的吗?”差不多都咬到骨头了,这女人咬自己也这么狠?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含着一口血,纪云开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想咬自己的,哪里想到会咬到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故意的,本王掐死你。”萧九安一甩手,将血珠甩在她床上,转身坐在椅子上,冷着脸催促道:“还坐着干什么?还不快过来给本王包扎!”

    他觉得他疯了,被纪云开咬的见了骨,他居然不觉得痛,甚至不后悔,甚至有些怀念手指被纪云开含住的滋味。

    软软的舌尖紧紧贴在指尖上,包裹着指腹,让人不由得心驰神往,恨不得再被她咬一下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没有自虐的倾向,所以被咬一次就好,再来一次,他还要见人吗?

    “王爷稍候。”纪云开猛地从床上跳起来,顾不得漱口,含着一嘴血就去给萧九安包扎。

    没办法,萧九安手指上的伤是她咬的,她不包扎谁包扎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