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68章468识趣,看不到的伤!

    第468章 468识趣,看不到的伤

    和凤宁有一样想法的人还不少,不说北辰天阙、纪馨如何,单是皇上听到这个消息,也觉得纪云开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萧九安这人几乎没有缺点,冷情冷血,独善其身,亲生妹妹的生死也不在乎,把燕北军守得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前不久更是借十庆郡主一事,将他安在燕北军中的人拔得差不多,害他数年的计划毁于一旦,气得他差点杀人,可偏偏萧九安武功高强,就是黎远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果然有本事,朕以前还真是小瞧你了,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,你居然就让萧九安为你一再破例。萧九安把这么大一人破绽露了出来,朕要是不做一点什么,怎么对得起他的辛苦?”

    皇上笑得阴狠,可仔细看会发现,他的笑容下隐有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纪云开,甚至讨厌纪云开,纪云开嫁给谁他并不在意,可看到萧九安这么重视纪云开,看到纪云开过得这么幸福,他就忍不住想要破坏它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旁的男人对纪云开这么好,他还不会当回事,只当旁人捡了他不要的女人,可偏偏那个男人是萧九安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与萧九安为敌数年,他很了解萧九安,萧九安看上的人绝对不会差。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那么在乎纪云开,他有一种错失了明珠的失落感,总觉得背地里,大家都会说他蠢,把到手的珍宝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当然,,这只是皇上的想像,别说现在还没有人这么说,就算真有人这么说,也不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那些人怎么想,萧九安一点也不在意,在做出选择的刹那,他就知道会有什么结果,而这个结果正是他需要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骑,却是一马当先,楚家人在后面追了半天,也没有追到人,等到楚家人赶到上将军府时,萧九安与纪云开已提着药箱登堂入室了。

    合着,楚家人不仅没有跑过萧九安与纪云开,连王府的侍卫也没有跑过。

    “燕北手下的人,果然不能小觑。”败在燕北军手下,楚家人心服口服,但他们并不气馁,一次的输赢并不代表什么,他们相信他们会赢回来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和纪云开一到楚府,说明来意后,就被楚家的管家领进了楚少将的寝室。

    路上楚管家不断地给萧九安和纪云开道歉,并一再表明他们只是请大夫,不管结果如何,楚家都感激燕北王府,感激纪云开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虽说,因皇上一插手,纪云开不得不来给楚少将军医治,可看到楚家人态度这么好,又这么明理,她心里自然是高兴。

    她最怕那种把你的付出,当成理所当然的人,更讨厌以权迫人的,动不动就是你要医不好他,我就杀了你。

    她曾经就在船上遇到过这种人,那次真正是把她气得吐血,虽然迫于权势,她把人医好了,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她也让那人吃足了苦头。

    反正,只要人没事就行了,不是吗?

    楚家不算大,但看着很空当,四四方方的院子只有几块光秃秃的石头,看着和原来的燕北王府差不多。

    要不是情况紧张,纪云开都会忍不住问一句:“是不是武将家都这样?”

    很快,纪云开和萧九安就来到主院,管事推门而入,指了指躺在床上,不醒人事的楚少将军道:“王爷,王妃。自受伤后,我们少将军他一直昏迷不醒,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,这才冒昧上门。”

    屋内的温度适宜,空气流通顺畅,只有一股淡淡的药味,可见楚家虽是一群糙汉子,可却将他们的少将军照顾得极好。

    萧九安进来后,直接在一旁坐下,并不干涉纪云开的行动,也没有关切楚昊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云开进来后,并没有急着去给楚少将军楚昊检查,而是将衣袖卷了起来,然后又将双手细细洗干净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纪云开才上前为楚昊检查。

    楚昊长得很不错,五观立体,如同刀削,鼻梁高挺,眼眶微凹,好像有异域血统,可惜因为失血过多,以至于脸色惨白得像鬼一样,要不是还有浅浅的呼吸声,纪云开怕是要认为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细细检查了一番,又撩开了楚昊的上衣,结果却发现楚昊身上几乎没有伤口。

    说几乎没有,是因为伤口完全看不到,要不是心脏微微红肿,纪云开真要以为楚昊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手指轻动,摸了摸楚昊心脏处的凸起,纪云开大至明白楚昊的伤了。

    望、闻、问、切,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纪云开向楚家的管家,寻问了楚昊受伤的经过。

    结果果然如她所料,楚昊是被细长的暗器击中,现在那枚暗器就卡在楚昊的心脏外侧,取不出来,也没有大夫敢取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暗器造成的伤口?

    早就愈合了,且愈合的速度超乎他们的想像,先前有大夫试着将刀口再度划口,可一碰就大量出血,吓得大夫连忙停手,生怕伤没有医好,楚昊先失血过多而死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楚昊命大,那枚暗器几乎是擦着他的心脏射进去的,哪怕只偏了一丝,也能正中他的心脏了。

    而伤及了心脏,楚昊根本等不到送来京城。

    纪云开问完后,又为楚昊诊完,约末一分钟左右才收回手,只是纪云开并没有动,而是坐在床边,看着楚昊眉头紧锁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?

    萧九安挑眉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眼神。

    他不会干涉纪云开的决定,不管她是选择冒险相救,还是选择不救,他都会站在纪云开那边。

    至于楚家人?

    楚家人要是一直识趣还好,要是不识趣,他并不介意和楚家人杠上。

    楚家的管家很清楚燕北王府,并不会把他们楚家放在眼里,虽心急可仍旧耐心的等着,可等了近一柱香的时间,也不见纪云开有动作,楚家的管家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,满含期待的问了一句:“王妃,我们家少将军的伤,可有医?”

    纪云开是唯一一个,没有一看到他们少将军的伤,就说没得治得人,他隐约觉得有那么一点希望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纪云开准备回答时,屋外响起一阵喧闹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