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25章 1125寂无君王也办不到!

    <h3 class="read_tit">第1125章 1125寂无君王也办不到</h3>

    放下仇恨,虽说很难,但也不是做不到的事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,有人为爱放下仇恨,自然也有人为利益放下仇恨。

    被王爷和纪云开揪出来的这个人,姓明,名纠,他就是为了利益才放下仇恨。

    明纠的父亲是明家庶子,在明家主坐稳继承人的位置后,就设计陷害他祖母与人通奸,然后将他祖母所生的孩子,全部残忍处死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命大,在亲姐姐拿命相博下,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父亲逃出来后,虽然心怀仇恨,但自己却是没有能力的,只能期待后代为他报仇。

    他父亲隐匿在一个小山庄,娶妻生子……

    明纠是他父亲唯一的儿子,天赋极佳,一出生就背负着报仇的使命。

    明纠一出生就在乡野,他父亲为了教导他,付出了极大的心血,打小不缺吃,不缺穿,更有名师教导。

    在他父亲的教导下,他自然是恨明家的,但他对明家的恨太单薄了,他打小没有受过苦,也因为躲得深,没有被明家人发现过,根本没有受过明家的迫害。

    他对明家的恨,源自他父亲对他一遍一遍的灌输,那种恨太单薄了。

    乡野生长的小子,哪怕有名师教导,离世家名门也远得很,明纠根本接触不到明家,他对明家唯一的印象,全部来自父亲的言语中……

    明家乃是四大世家之一,权倾天下,富可敌国,皇上、皇子有的,明家子孙都有,皇上、皇子见不到的好东西,明家子孙也都有。

    明家,不仅仅是富贵之家,更是权势之家,明家的子孙走在外面,便是皇子也要为其让道……

    明纠的父亲痛恨明家主的赶尽杀绝,也对明家的生活恋恋不忘,他把这些全部灌输给了明纠,不断的告诉明纠,要为他、为死去的祖母,为死去的姑姑、叔叔们报仇,要重回明家,做堂堂正正的明家子孙。

    明纠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他对明家说是仇恨,不如说是一种执着,一种想要回去的执着。

    是以,当明家人找上他,以重回明家、为他祖母一脉正名为诱饵,让他潜入王爷身边,明纠答应了。

    父亲要报仇,也是为了洗涮祖母的冤屈,而且明家主已经废了,明家主已经换人了,他们的仇也算报了。

    如果,只要潜在寂无君王身边,给明家做探子,就让达成一切,有何不可?

    明不认为这是难事,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,不过第一次见寂无君王,他就被拆穿了。

    被第二莫俟押到王爷面前,明纠的双腿仍旧在打抖,他被迫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跪下,整个人看上去怯弱又猥琐……

    面对浑身散发着寒冷的寂无君王,他自是害怕的,但他更想知道,他到底输在哪里。

    明纠颤抖的抬头,看着王爷:“你,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作贼的人总会心虚”发现?他需要发现什么?

    不过是觉得起疑,多看了一眼,这人便自己做贼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面对王爷冰冷的眼神,明纠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,他……好像是不敢看寂无君王,和其他人的狂热不同,他害怕看到寂无君王,更害怕被寂无君王看到。

    这难道真的是做贼心虚了?

    “本王不想听你的解释,拖下去,问清楚,而后……”王爷淡淡的扫了第二莫俟一眼,“把你身边的人排查干净,本王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再发生。”

    第二莫俟虽有失误,但他也不能一竿子打翻,否认第二莫俟所有的成绩。

    “多谢寂无君王。”第二莫俟听到王爷的话,顿时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发生了这样的事,寂无君王会不相信他,不相信在场所有的人,没想到寂无君王,比他预想的还要大气。

    把这事交给他自己查,那就是给他留颜面了。

    王爷见第二莫俟懂了自己的意思,也就不再多言,随手指向站在角落里的一人:“唐海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小人。”唐海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面寂无君王,他还是有点小害怕的,但是……他还是挺直了背脊,抬起了头,任由寂无君王打量。

    他想要报仇,迫切的想要报仇。

    和明纠那人不同,他与唐家是血海深仇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他的妻子,他未出事的孩子,都死在唐家大少的手里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皆因为他的妻子长得太美的原故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唐家秘地的消息?”这个人一直沉默不语,沉默的像座山,话不多,但他手中的消息,却是王爷最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早些年在唐家,我曾听过一耳朵,唐家的秘地好似处在一处极危险的地方,那地温度应该很高,每次有人从秘地回来,就算不晒伤,也会黑一圈。且我听那些人吹虚,那地方前面有一道天然的屏障,就算有人查到唐家秘地所在,也不可能横跨那片危险区,走入唐家秘地。”

    “在十方世界,有哪些地方符合你说的情况?”王爷相信,唐海必然着手查过。

    这人对唐家的怨恨不似做假,但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,王爷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他,只能去试!

    “赤、珠、沙、漠。”唐海沉着脸道,一说完,满室的人都发出惊呼声:“什么?赤珠沙漠?怎么会是那个地方?那也……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,根本就不是人能过去的,难怪,难怪唐家那么有恃无恐,不惧任何人,原来唐家的秘地在赤珠沙漠那个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地方太可怕了,不仅风沙能吃人,那些赤蛛更是可怕,它们喜食人肉、内血,每年不知多少人死在赤蛛,死在赤珠沙漠。”

    “赤蛛全身都是宝,每年都有无数人前往赤珠沙漠,捕杀赤蛛,但成功者了了无几。赤蛛外面有一层十分厚重的巨壳,就是毁灭的力量,也无法杀死它们。”

    历任寂无君王都曾想,灭了赤珠,为人类除害,但无人一位寂无君王能成功。

    寂无君王要穿过赤珠沙漠,去找唐家的秘地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