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24章 1124奸细,水平太低了!

    ,

    第1124章 1124奸细,水平太低了

    四大世家在十方世界发展了这么多年,不说嫡支,便是旁支也有不少,这一人多起来,权利一大,就避免不了会有内斗……

    在十方世界,四大家族的掌权人和皇帝差不多。想想历朝历代,皇子们为了皇位,争得你死我活,就能明白四大世家的内斗,都有多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在四大世家里面,除去嫡支的权利之争。嫡支与旁支也存在权利之争。

    谁也不甘落后,谁也不甘给人打下手,任人驱使。嫡支要争掌权人的位置,旁支要争话语权。旁支权势大了,就会压倒嫡支,反之嫡支权利大了,也不会放过打压旁支。

    近百年来,四大世家内部,不知清洗了多少次,但清了一批,又有新的一批人涌出来,继续争,继续抢。

    没办法,在十方世界,四大世家已经处在金字塔顶端,几乎没有人敢与他们争锋,他们也就不存什么外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没有外来的压力,只能自己人斗了。

    权利斗争最是凶残不过,胜利者能站在高位,失败者却只能如同第二莫俟一样,被扫地出门都是轻的,四大世家对待失败者的态度,一向都是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王座,是由无数人的尸骨打造的,踏上王座的人,必将踩着无数尸骨,才能走到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的权利之争,就如同王座之争,虽然隐蔽,但同样凶残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权利斗争下的失败者,不知凡几。四大世家人虽然秉持赶尽杀绝的原则,不让失败者有起复的可能,但这里面总有那么一两个幸存者……

    第二莫俟他不是第一个,也不是最后一个,但他是所有失败者中,权利最大的一个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人,很容易就能把其他人也招到他身边。只是,他先前权小势微,无法和四大世家抗衡,不敢吱声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,有寂无君王做后盾,他还要怕什么?

    君不见,在寂无君王的锋芒下,四大世家都只能选择隐匿吗?

    第二莫俟没有一丝犹豫,在墨七惜走后,他便以最快的速度,将寂无君王要联合他们,对付四大世家的消息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被四大世家驱逐出来的人,哪个不是跟四大世家,有杀父杀母杀全家的仇的?

    就算他们骨子里,还认为自己是四大世家的人,不忍四大世家毁灭,但他们当中谁没有野心,谁不想成为家族的掌权人?

    寂无君王要毁的,是现在的四大世家,只要他们不死,家族血脉就永在,就能继续传承下去,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们对寂无君王要毁了四大世家,并没有一丝伤怀。

    不破不立。

    四大世家内里早已腐朽不堪,是时候重新洗牌了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三天,第二莫俟就召集了被唐家、宋家、明家驱逐出来,并与他们有仇的人,这些人有一部分是后人,他们背负着父辈的遗命,对报仇更执着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竟有几个知晓四大世家,隐藏的秘地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对王爷来说,无疑是个巨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走,本王去会会他们,也让他们有点信心。”王爷得知这个消息,没有怠慢,当即就决定与那些人见面。

    想要借助人家手上的消息报仇,总要给对方一点信心,叫对方看到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毕竟,合作是双方的选择。他虽是寂无君王,虽拥有毁灭一切的能力,但也不能勉强人,不是吗?

    当然,他也要去看一看,这里面有没有四大世家的人混迹其中,借机挖坑给他跳。

    第二莫俟收到王爷要见他们的消息,顿时大喜,当即就保证道:“寂无君王这么看重我们,我们也不会叫寂无君王失望。七惜兄你放心,这些人都是我认识了十几年的人,每个人……都有说不出来的苦。”

    第二莫俟也担心四大世家的人混迹其中,是以,他叫来的人,都是与他有着数十年交情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四大世家的人想要混进来,就难了。

    但是,四大世家的人混不进来,并不表示这里面,就没有被四大世家买通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点第二莫俟想不到,他心怀仇恨,仇视随家,痛恨随家,根来就没有想过,会被随家买通的事。

    随家人想要买通他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他认识的这些老朋友,哪个不是仇恨自己家族,仇视自己家族的人,他不可能被买通,旁人又怎么可以?

    但这世间之事,哪有那么多原由。

    人心亦变,你以诚待人,并不表示旁人也会以诚待你。

    王爷、纪云开与这些人见面时,王爷就发现有一个人,表现得特别亢奋,一副恨不得现在就杀进明主的气怒样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却在他愤怒、仇恨的嘴脸下,发现了他隐藏的放松以及轻松。

    一个心怀仇恨的人,是永远不可能放松,永远不可能轻松的。

    仇恨就如同一座山,压在他们的头顶,他要没有能力顶开这座山,就会被这座山活活压死,但没有报仇前,他们怎么敢放松自己?

    “这人,有问题。”几乎是同一时刻,王爷与纪云开视线相交,两人头碰头,交换了一个视线。

    “拿下他!”既然有问题,那就没有必要客气,王爷淡淡的指了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证据?

    不着急,等把人拿下,再查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瞬间,满场皆静,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王爷,不知王爷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被王爷指着的那人也愣在当场,面露惊慌……

    第二莫俟也愣住了,但好歹他还是经历了风浪的,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:“寂无君王,这是,这是……他冲撞了您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问他。”王爷没有说,只是眼神瞬间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都把人指出来的,第二莫俟还没有想明白,难怪这人轻易就被他继母踢出了局。

    这人哪怕因仇恨而变得扭曲,骨子里一些东西也不会变。

    比如,轻易相信人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”有问题三个字,第二莫俟还没有说出来,就见那人腿一软,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下,不用寻问,全场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却是傻了眼……

    这么简单就暴露出来,四大世家收买的人,就这么一点水平?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