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67章467小人,开心的事!

    第467章 467小人,开心的事

    萧九安无意与楚家人寒暄,他与楚家也没有交情,并且日后也不想有交情,免得那位多心的皇帝想太多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萧九安随意地点了点头,便走到纪云开面前,寻问道:“本王陪你去?”

    楚家一堆男人,比他的燕北王府还像和尚庙,他不去不放心,毕竟这女人长得这么招人

    “好。”有人陪着,不对,是有人撑腰总是好的,楚家人确实还算理智,可万一得知“噩耗”失去了理智呢?

    有萧九安在,总是安全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话落,萧九安已走到纪云开身侧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没错,萧九安直接抢了纪云开的马,就在纪云开侧身让开,准备让楚家人再牵一匹马来时,萧九安突然弯下腰,伸手一捞,将纪云开抱了起来:“我们走,侍卫会把你的药箱送到楚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唔…”纪云开完全没有准备,当即吓得大叫,喊到了一半才发现,这不仅是大白天,还是大庭广众之下,只得死死地捂住嘴,免得更丢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不等纪云开坐稳,萧九安就把马前行,把一干楚家人都丢在了原地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这,这真是燕北王?不是什么人假装的吧?”楚家人愣在原地,看着策马离去的萧九安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难不成,他们先前听到的传闻都是假的?

    “传闻不是说燕北王最厌恶女子近身吗?这是他主动抱的吧?”萧九安名震天启,普通百姓也许不清楚他的事,可同为武将,哪怕是水师的楚家军,也很清楚萧九安的事迹。

    “听闻燕北王妃半张脸美貌倾城,另外半张脸丑如夜叉才会带着面具遮住,燕北王妃究竟喜欢她什么?莫不是燕北王与旁人的喜好不同,不爱美人只爱丑颜吧?”楚家人回想了一下纪云开面具外的脸,却发现他们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只顾着担心少将军,忘了看燕北王妃长什么样了,就记得她带了一块很漂亮的面具。”纪云开的面具就是她的招牌,凡是知晓她身份的人,率先认识的就是她的面具。

    京中,有名有姓的贵夫人,就只有纪云开带面具,且带得那么高调,理所当然,完全不以为自己的丑颜自卑,带着一张面具招摇于市。

    “好了,燕北王和王妃都走了,我们也得快走,少将军那里离不得人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”楚家领头的人,见手下的人还站在原地发呆,不由得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家少主生死未卜,可容不得他们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楚家其他人见状,纷纷上马离去,留下王府侍卫的继续惊在原地。

    楚家人震惊萧九安的行为,王府的侍卫更震惊。楚家人对萧九安的了解,只是道听途说,可他们却是亲眼见到,他们家王爷有多讨厌女人,有多厌恶与女人接触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王爷对王妃不一般,也曾共乘过一骑,可那是晚上赶路,王妃一个女子不方便,现在这算什么?

    明明王妃会骑马,且骑术还不错,王爷为什么还要与王妃共乘一骑呢?为了告诉旁人,他们夫妻感情很好?他们家王妃在王府地位超然?

    想到京中沸沸扬扬的传言,侍卫突然发现他们真相了,王爷一掷千金真是为博红颜一笑,绝没有别的阴谋算计。

    萧九安在大马路上,毫无顾忌的抱着纪云开共乘一骑,这消息自然瞒不住,天武公主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,气得将整屋子的摆设都砸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萧九安会喜欢纪云开,纪云开长得那么丑,萧九安眼睛瞎了吗?本宫哪里比不上纪云开那个生而克母的贱女人?”

    她的侍女芙蓉站在一旁,看着天武公主,几次张嘴欲劝说,可摸了摸额头上还未好的伤,又生生顿住。

    她额头上的伤,是前几天劝说公主时,被公主砸的。

    当时,外面到处传燕北王如何宠爱王妃,为了王妃不惜金银,公主听到大怒,把屋子砸了一通,下了许多不理智的命令,她劝说了两句,并将公主的命令拦了下来,之后就被公主给砸破了脑袋。

    她们公主,原先就算迷恋燕北王,可也算是理智,并没有做出什么有失体统,或对自己不利的事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她们公主为了萧九安,已经毫无理智,芙蓉甚至怀疑,她们家公主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喜欢燕北王。

    她们家公主越来越执着于燕北王,不过是不甘心,不甘心输给样样不如她的纪云开,同时也丢不起这个人。

    可这些,芙蓉就是心里明白也不能说,她只能默默地听着,甚至连劝说都不行,因为皇后给她发话了,让她放任公主,不管公主做什么,她只需要支持就好。

    芙蓉不是天武公主,她很清楚皇后此举,并不是对天武公主的看重,而是要毁了公主,毁了公主继承的可能,可偏偏她不能说,因为她是皇后的人。

    继天武公主后,凤宁也收到了消息。被皇上警告了一通,凤宁最近十分乖,基本上不外出,当然这并不表示他不与北辰天阙联系,两人私下的联系依旧紧密,只是无人知晓罢了。

    凤宁一向不是大度的人,被萧九安摆了一道,以至于被皇上当殿指责,颜面尽失,他简直恨不得吃了萧九安,这段日子呆在凤府不外出,他便加强了对萧九安、纪云开的监视,两人的一举一动,凤宁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听到手下的汇报,凤宁笑了:“一掷千金,同乘一骑,这是在警告我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种种举动,无不是是在告诉世人,他有多么重视纪云开,而要是谁不长眼惹上了他重视的人,他肯定会全力报复。

    一般人见状定会害怕,定会有所收敛,比如长公主,又比如欲从纪云开下手的秦相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宁偏偏不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般在乎纪云开,我就越是要毁了她。”这世间,还有什么比毁掉仇人最在乎的人,更值得开心的事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