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20章 1120内情,狠狠给了他一巴掌!

    <h3 class="read_tit">第1120章 1120内情,狠狠给了他一巴掌</h3>

    这个男人经历的事,在墨七惜看来,简直不值得一提……

    小孩怎么了,小孩狠毒起来,比大人还要可怕,他和九安打小就活在死亡的边缘,每天都要杀无数人,才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敌人皆是一群孩子,难不成因为对方是孩子,他们就得手软,让对方宰了他?

    而且,小孩怎么了?

    小孩就不会杀人?就不会争权?

    错!

    小孩天生就会争宠,小孩残忍起来,比大人还要可怕,因为他们眼中没有对错,没有道德,只有自我。

    这男人的弟弟,不过是将争宠放大了。

    看,那个孩子用一盘果子,一道伤口,就把会跟他争父亲宠爱的哥哥赶了出去,就把会跟他争随家的哥哥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后,那个家就是他们一家三口的,这男人和他母亲的存在,全都被抹杀了。

    以后,那个孩子和他的母亲,再也不用膈应男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真得很蠢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死了,他能接受继母和继弟弟,却忘了人家能不能接受他?

    他把人家当成一家人,却忘了在那一家三口眼中,他这个嫡子是多余的,是破坏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恶人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悲伤的男人,墨七惜不由得摇头……

    对这个男人的下场,墨七惜只想说两个字——活该!

    是的,活该!

    这人,早年在随家的时候,就被他那个所谓的亲爹给养歪了,才会蠢得相信人性本善,才会蠢得把继母的孩子,当成亲弟弟,对那个孩子不设防。

    这人自己蠢的看不清,也怪不得他那个弟弟,轻易就把他赶出了随家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同情你。”看着泪流满面的男人,墨七惜一脸淡然,丝毫不因他的悲伤而动容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……我需要你的同情吗?”男人确实很悲愤,但一瞬间他就收起了所有的悲伤。

    就像他说的,他只聊一个异果的时间,时间到了,他的悲伤自然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,你很可怜……你蠢得把自己大好的人生毁了。明明握了一把好牌,却打成这个样子,我真为你母亲悲哀。”墨七惜这人刻薄起来,那是真刻薄,一字一句,都往人心尖上扎。

    “叫杀母仇人为父,叫杀母仇人为继母,把害死你母亲的罪魁祸首当成亲弟弟,那种感觉如何?”他那个三岁的弟弟,就是这男人母亲横死导火线,可恨这个男人却没有看明白,把仇人当亲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要想着激怒我,没有用的。二十年过去了,我已经完全想明白,也想清楚了。”男人豁达的开口,好似刚刚笑着笑着,就泪流满面的人,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想明白、想清楚又如何?随家对于而言,就是庞然大物,你根本动不了随家分毫,甚至连接近你的仇人都做不到,不是吗?”墨七惜一针见血的道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个男人也算是有本事,被随家逐出,被那对母子打压,还能混到如今的地步,要说他没有手腕,没有心机,墨七惜是不信的……

    “以前不能,但现在可以,不是吗?有寂无君王在,在十方世界就没有什么是办不到的事情。”要不是如此,他也不会揭开自己的伤疤,把这件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可是做好了,一辈子不说出来,一辈子不让人知晓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仇,他自是要报的,但报仇是他自己的事,他不会把旁人牵扯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随家有多么庞大。

    但,寂无君王出手不一样。

    随家那些老家伙再厉害,他们造的武器再强,也经不起寂无君王一击。

    如果能报仇,他不介意与寂无君王联手,甚至不怕死在寂无君王手里,只要能报仇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想要随家,还是要毁了随家?”在男人开口的那一瞬间,墨七惜就知道,这是一个天然的盟友。

    不过,只限于对付随家,要是对上其他三家,这男人不一定会出力。

    “毁了随家。”男人毫不犹豫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喜欢权利,喜欢高高在上,喜欢执掌他人生死的感觉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想要随家。

    他宁可花一辈子的时间往上爬,也不想要那个随家。

    他要,当着他那个父亲,他那个弟弟的面,把他们最在乎的随家毁了,让他们看看,他们费尽心机抢来的随家,最后不过是灰烬。

    “够狠。”这个答案也让墨七惜很满意,但是他给不了男人任何答复:“这事,我还要告诉我们爷,毕竟你是随家嫡系,是我们爷必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的时候,能不能再告诉他一句,我姓第二,第二莫矣。我的母亲和他父亲曾经……差点成了一对。”男人说着说着就笑了……

    他那个时候,没有怀疑他母亲的事,是因为他很清楚,他母亲心里没有他父亲,他母亲那时候一心求死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是怨他母亲的,因为他母亲不喜欢他父亲,也不喜欢他。他小时候,无数次看到他父亲求他母亲,苦苦哀求,哀求那个女人对他好一点,能亲近亲近他这个儿子,可惜……

    不管他那个父亲怎么哀求,怎么讨好,那个女人都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他那时候,那么渴望那个女人抱抱他,亲亲他,跟他说说话,可是没有……

    那个女人,一年都不会跟他说一句话,说也就是一两个字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把他和父亲都推得远远的,那几年他看到了父亲的求而不得,也看到了自己一次次被伤害。

    他们父子二人,被那个女人一次次伤害,他父亲一次次落寞离去,还要抱着他安慰他,说他母亲是爱他的,没有不喜欢他,只是他母亲生病了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后来,他渐渐长大,看到母亲一次次作践父亲,看到母亲不拿正眼看他,他是伤心的,也是恨母亲的,是以……

    当父亲带着那个寡妇进门,当他看到父亲脸上的笑容,他打从心底为母亲高兴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,终于拥有了幸福。

    为了父亲的幸福,他不介意接纳那对母子,把他们的孩子当成他的亲弟弟,可惜……

    老天爷,狠狠给了他一巴掌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