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4章214我疼,萧九安我疼!

    第214章 214我疼,萧九安我疼

    成功摆了北辰天阙一道的萧九安,并没有在城外多呆,确定黎远与北辰天阙遇上了,萧九安便折回了。

    有黎远在,收拾北辰天阙足够了,要是黎远收拾不了北辰天阙,那也是北辰天阙命大,他留下只会逼得北辰天阙狗急跳墙,不划算。

    许是动了怒,萧九安察觉自己的情绪有几分紊乱,想到纪云开院中的花草有平定心神的作用,萧九安略一迟疑,就抬腿朝纪云开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直有一股暴戾的因子,恨不得毁掉一切,包括他自己,但是他一直控制的极好,隐藏的极好,除了他自己再无第二人知晓。

    但隐藏的好、控制的好并不表示消失了,他偶尔亦会狂躁,以前只能生生忍着,只是越忍心中越是狂躁,更是想要毁灭一切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扶持十庆接掌燕北军。

    只是,十庆是个心急的,竟是连多等几年都不愿意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一向偏执,他愿意给的,哪怕是整个天下你都可以收,他不愿意给的,哪怕是一针一线也不能取。

    今晚,那股暴戾的因子又次蹿出,可他不需要忍了,纪云开养的花草有安定他心神的作用,虽不知为什么,但他可以肯定那些花草对他有利无害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院子一如既往的安静,微弱的月光洒入院中,隐隐可以视物,对普通人来说也许不够清晰,但对萧九安来说却足够了。

    还未走近,萧九安就闻到了那股让他安定的青草与花草混杂的气息,不是特别好闻,但也不让人讨厌,只是轻轻吸一口气,萧九安便觉得心中的杀戮与暴戾消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如此,本王越发不可能放过你。”萧九安走进院内,微风吹过,花草的香味扑面而来,让萧九安不由自主的放松了紧绷的身体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纪云开的院子比较舒服,他是不是要考虑,让纪云开搬到他的院子住呢?

    他们是夫妻,就是住在一起也不会有人说什么。可问题来了,他和纪云开各自分开住,纪云开养的花草隔三差五都会蔫巴,他要来得勤了,就会直接死掉,要是住一起,纪云开养的药草,还能存活吗?

    “估计不……”萧九安颇为遗憾的感慨了一句,可话还未说完,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痛闷声,很低,很轻,像是在极力压抑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怔,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门窗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脸上的毒,又发作了?

    这是第几次了?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?

    “唔!”低低的痛闷声再次传来,光听声音,就知主人十分痛苦,萧九安不由得皱眉,有些庆幸暗卫没有追到信,不然等到他再次给天医谷传信,指不定纪云开就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痛闷声一声接一声,像是压抑不住一般,声音越来越大,可却不见纪云开有动作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你不是有药吗?”迟迟不见纪云开起来服药,萧九安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知道诸葛小大夫给纪云开配了药,那药虽不能治本,可却能让她少受一点苦,先前纪云开一痛就会起来服药,今晚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莫不是痛狠了?”萧九安忍不住皱眉,可却没有进去帮忙的意思,直到屋内发出一声闷响,萧九安这才身形一动,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蠢女人,痛成这样也不见找人帮忙,她这是要自虐吗?

    “嘭!”门打开,月光倾泄而入,洒在倒在地上的纪云开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痛得倒地,双手捂着脸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死死咬牙才没有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纪云开抬头,就看到一身黑衣,清冷如霜,沐浴在朋光下的萧九安。一瞬间,纪云开的忘了呼痛,眼睛呆怔的看着萧九安,不可置信的轻呼:“萧九安!”他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,痛不会叫人吗?”萧九安往前一步,却没有去扶纪云开的意思,而是站在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问道:“药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药?没用了。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才回道。

    “没用?先前配的药无效?”萧九安看着桌上敞开的药盒,还有喝了一半的水,就知纪云开已经服过药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纪云开无心去问,萧九安怎么知道她一直在服药的事,在燕北王府,有什么事是萧九安不知道的?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萧九安仍旧没有去扶纪云开的意思,只是寻问她。

    “忍,忍过去就好了。”火辣辣的痛一拨接一拨,纪云开痛白了脸,额头上满是细细的汗珠,几次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却痛得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“无药可医?”萧九安不由得再次皱眉,心中的狂躁似有失控的迹象,而这一次外面的花草,也无法平复他的心中的暴戾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不在,我配不出合适的药。”原主虽学医十五载,可只有知识无经验,她则更生疏,是以,她空有想法也无法实施。

    很多药材她炮制不了,药效控制不好,配出来的药自然无效。

    “没用!”连自己要用的药都配不出来,这个女人还能再无能一点吗?

    纪云开一默,乖觉的没有说话,只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觉得趴在地上,就低人一等,而是秋日凉寒,在地上趴久了会着凉。

    死死咬紧牙关,纪云开忍着脸上灼心般的痛,扶着桌脚强自站了起来,萧九安离她有一步远,冷眼旁观,并非帮忙的意思,纪云开自然也没有期待过。

    她宁可忍着痛也不呼救,就是知道呼救也没有用,别说燕北王府的会不会救她,就是想救也没有那个能力,呼救只是白白浪费力气。

    可不想,纪云开刚一站稳,又一波剧烈的痛袭来,纪云开控制不住,痛叫一声,右手不自觉的捂脸,而失去了支撑力的她,腿一软再次栽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惊叫一声,眼一闭,认命的等着与冰冷的地面接触,可不想却在栽落的瞬间,落入了一个强劲却温暖的臂弯里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