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2章212小看,要不了他的命!

    第212章 212小看,要不了他的命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敢置信的看着皇上,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,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……

    “九安他,他说我派人暗杀他?”萧九安他怎么说得出口?

    她宁可自己死,也不会让人暗杀他呀,她就算找他麻烦,也舍不得要他的命呀!

    皇上虽同情天武公主,但却不会因此心软,继续道:“燕北军中毒一事,公主可知?”

    “皇上不是要说,毒是我下的吧?我承认,我前天晚上的确派人潜入了燕北军大营,但并非为了下毒,我只是为了杀在街上冲撞我的刁民。”天武公主一颗心被萧九安伤得七零八落,可理智却没有失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才是天启皇帝找她的重头戏,她必须打起精神应对,不然她辛苦跑一趟天启,最后可能什么做不了,就得灰溜溜的回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三万燕北军中的是北辰的尸毒。”他当然知道天武公主没有派人下毒,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,她根本无法脱罪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?”她终于知道,她这是为谁背黑锅了。

    好,好一个北辰天阙,这笔账她记下了!

    “朕手上有证据,可以证明公主在进城前,与北辰天阙在南山寺见过。”无视天武公主脸上的泪,皇上让太监再次奉上证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没有见北辰天阙。”天武公主想也不想就否认,可看到太监奉上的纸条,天武公主已说不出话,呆呆的张大嘴,踉跄数步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九安不会这样对我!”如果说看到那枚短箭,她还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萧九安是不得已的,是纪云开栽赃陷害她,萧九安只是为了配合,可看到这张纸条,她已经无法再欺骗自己了。

    这张纸条,如果不是萧九安给皇上的,皇上根本拿不到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,你好狠!”坚韧如天武公主,这个时候也是泪流满面,只是她并不像一般的女子那般,遇事就嚎啕大哭,她只是任眼泪滑落。

    她的心,真得伤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天武对不起所有人,唯独没有对不起你,你,你怎么能!”

    “萧九安,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就为一个纪云开吗?她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的一声,后面的话天武公主没有说出来,她张嘴吐出一口血,咚的一声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晕了?”皇上不曾想天武公主这么不经刺激,有片刻的傻眼,随后才反应过来,让人宣太医,抬天武公主下去医治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只是怒极攻心,并无大碍,太医很快就诊断出来了,且扎针不久后,天武公主就醒了过来,只是身体虚,暂时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皇上也不可能再审问她,当然也不会把她放回驿站,只能把她软禁在宫中。

    对此,天武公主没有异议,她沉默的接受了皇上的安排,自醒来后就双手抱腿,把自己蜷成一团,一言不发,整个人看上去黯然、落寞至极,完全没有先前的骄傲与张扬。

    对此,皇上不发表意见,天武公主如何凄惨,如何可怜都与他无关,他只想解决天武公主这个麻烦,然后从天武手中多捞一些好处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就这么在宫中住下了,可要以为她自此什么也做不了,那你就太低估天武公主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一小宫女悄悄潜入天武公主的寝宫,奉上一枚药丸:“公主,我家主子送给你的药,看上去严重,但绝不会要人命。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依旧保持着环抱着自己的姿势,听到声音,缓缓抬头,看着眼前陌生平凡的宫女,冷讽:“北辰天阙吗?我为什么要信他?”

    “主子说药给了你,随你信不信。”宫女也不多言,将药丸放在床上,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没有动,看着床上的药丸,眼神冰冷:“北辰天阙,你做的事,却要本公主使苦肉计,你做梦!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站起身,高高的站在床上,赤着双足落地,完全不顾秋日的寒气:“出来!”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一黑衣人从角落走了出来,悄无声息,从他的气息可辨,绝对是高手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天武公主怎么可能傻得独自一个人进宫,要知道这可是天启的皇宫,她再自信也不会独自冒险。

    “去,杀了萧十庆。”萧九安不是说她派人伏杀他吗?现在,她就让萧九安看到,她是怎么伏杀人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黑衣人得令,悄无声息的溜出皇宫,朝城外的庄子跑去。

    萧十庆就住在那里,一个守位森严的庄子,但比起燕北王府的守卫又差一点,相比呆在燕北王府里的萧王爷与纪云开,她是最好暗杀的一位。

    而今夜,注定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在天武公主把人派出去没有多久,皇上的人马发现了天武公主,带来的死士的落脚地,不需要迟疑,皇家暗卫举刀就冲了过去,严格执行皇上的命令,格杀勿论!

    而在皇家暗卫对天武死士下杀手时,燕北王府的人也发现了北辰天阙的下落,并将北辰天阙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我家王爷要见你!”燕北王府的人对北辰天阙还算客气,当然并不是他们这么知礼,而是他们不敢保证能打得过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凭北辰天阙的本事,杀死他们所有人做不到,可要跑出去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是以,即使被燕北王府的兵马团团围住,北辰天阙也半点不惧。

    这点人,他还不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要本殿下说一声便是,何必劳师动众。”月光下,一身银衣的北辰天阙身体修长,气度不凡,月华洒在他身上,周身浮起看不见的光尘,衬得他越发的出众。

    可惜,燕北王府的人很清楚,这个男人绝不如他们看到的那般高洁无害,十步杀一人并非浪得虚名,他们不会被他的外表欺骗。

    “大皇子,请……”燕北王府的人不敢掉以轻心,且拿出十足的诚意,所有人马皆离他三步远,给足了他空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北辰天阙有何道理不赏脸?

    左右,萧九安要不了他的命,一如他要不了萧九安的命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,就是这么的可悲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