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1章211领情,也是一个可怜人!

    第211章 211领情,也是一个可怜人

    禁军出动就表明了皇上的态度,除非天武公主要与禁军动手,不然她只有乖乖随禁军进宫。

    可真要动手,她那点人够看吗?

    百来侍卫用来堵纪云开还可以,可要用来对付皇上的上千、上万禁军,却一点也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百来死士用来潜入燕北军营,悄悄的暗杀两个人还行,用来跟天启的大军比,那就更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任凭天武公主再怎么嚣张,在天武身份多么高贵,到了天启都必须低头,都必须妥协,除非她想死。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憋屈与愤恨,天武公主一个人也没有带,独身随禁军进宫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带上奴婢吧,这样在宫里也有个召应。”侍妇芙蓉听天武公主的决定,哭成了泪人。

    她们家公主,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,天启欺人太甚,燕北王太过分!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要我的命!”这一点天武公主百分百肯定。

    别说她是天武的继承人,就算她只是天武的公主,天启的皇帝也不敢要她的命,除非天启的皇帝,想要同时对三国开战。

    这些年,南疆与北辰一直蠢蠢欲动,要不是有天武在,他们两国早就联手,不惜一切代价踏平天启了。

    四国之间自有平衡,天启的皇帝要是执意打破,倒霉的只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驿站什么都不要做,记住!”多做多错,萧九安盯上了她,为了保全实力,她必须要忍。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芙蓉哭红了眼,郑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进宫,皇上就召见了她。不同于先前的友好,皇上看她的眼神十分冷漠,甚至第一句话就是责问:“天武公主,你虽不是我天启的臣民,可欺骗朕也是欺君。”

    “欺君?我欺骗了皇上什么?”皇上的态度在天武公主的意料之中,皇上要是会对她客气,就不会让禁军去请她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皇上这话,她却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公主,看那是什么?”皇上指上角落,太监立刻上前,将遮在琉璃宝车上的黑布取下,露出流光溢彩的琉璃宝车。

    “这,琉璃宝车,这怎么可能?”和静王一样,看到琉璃宝车的刹那,天武公主震惊了,不管皇上还在,直接走上前,仔细检查一番,发现真是她的琉璃宝车。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我的琉璃宝车明明被纪云开派人砸了,我亲眼看到的,当时静王也在场。”虽然和琉璃宝车一模一样,可天武公主却可以肯定,这不是她的琉璃宝车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不是我的琉璃宝车,这定是有人仿造的。”她亲眼看到砸坏的东西,怎么可能无事。

    皇上当然知道,这不是天武公主的琉璃宝车,可那又怎样?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,琉璃只有天武才有,我天启可做不出琉璃宝车。且这辆车是公主你被冲撞的当天送进来的,只比你晚一个时辰到皇宫,我天启可做不到在一个时辰内,仿制一辆琉璃宝车。”皇上不管纪云开是怎么仿出琉璃宝车的,现在有了琉璃宝车,他就能化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亲眼看到琉璃宝车被砸,我还能骗你不成!”天武公主憋屈的要死,可她仔细查看了,发现每一处细节都和她的琉璃宝车一样,她根本挑不出错。

    “证据呢?燕北王妃告状朕,她没有让人砸你的琉璃宝车,你的琉璃宝车完好无损。而你面前这辆琉璃宝车足已证明你在撒谎!”最后两个字,皇上咬得很重,明显已经是定了性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没有撒谎,两年前,本公主打造琉璃宝车时,将同样的材料送了一份给十庆郡主,定是燕北王妃借当年的材实仿造的。”天武公主心里真得不是一般的憋屈,她没有想到,她当初讨好萧九安和萧十庆的东西,最后会变成对她不利的证明。

    “可有礼单?”皇上相信,依纪云开和萧九安的不要脸,他们绝不会编一个漏洞百出的理由,让天武公主找到破绽。

    这个哑巴亏,天武公主吃定了!

    天武公主咬牙切齿的摇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她当年一得到什么好东西,就往萧九安手上送,她都怕萧九安不收,怎么可能会列礼单。

    “你要朕怎么信你?天武公主,事实摆在面前,就是去天武说,也是燕北王妃占理。”即使十分讨厌纪云开,皇上也不得不说纪云开这招漂亮。

    就算大家都知道天武公主说的是真的又如何,有本事叫天武公主拿出证据来?

    这事怪不得旁人,要怪就怪天武公主做事不谨慎,太过傲气,如果她当时把被砸碎的琉璃宝车带走,纪云开也钻不了空子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我理亏,琉璃宝车完好无损,不需要她赔,那煽动刁民冲撞本公主,往本公主身上倒泔水的事呢?”为了洗掉身上的怪味,她足足洗了十桶水,这可是铁一般的证据,她就不信纪云开还能找理由开脱。

    “这是燕北王妃说要与公主你当面对质,还原当时的现场。”至于纪云开会出什么招,皇上也不知,但皇上相信,纪云开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好,叫她进宫,本宫现在就跟她对质。”天武公主就不信,纪云开能把死的说成活的。

    琉璃宝车的事是她想得不周,可在大街上发生的事,却容不得纪云开狡辩。

    “这事晚一步再说,公主先看看这把短箭,你可认得。”皇上今天是找天武公主麻烦的,不是让天武公主出气的。

    皇上抬手,示意太监把短箭呈到天武公主面前,天武公主倒是一个干脆的人,只看一眼就道:“这是本公主的箭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公主的箭就好办,燕北王告你派人暗杀他,这是证据。”皇上同情的看了一眼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世人皆知天武公主爱慕萧九安成痴,为了萧九安连皇位都愿意奉上,可偏偏萧九安不领情。不领情就算了,这会还为了他的王妃,不断的往天武公主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想来,天武公主也是一个可怜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