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0章210失望,祸水往东引!

    第210章 210失望,祸水往东引

    萧九安认错认得太爽快,爽快到皇上认为其中有诈,本着谨慎为上的原则,皇上问了一个不会出错的问题:“既然知道错了,为何不早说?你当真以为朕什么也查不到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不满也是敲打,萧九安太高看自己,也太小看他这个皇帝了,真当他这个皇帝手上无人嘛,居然一而再,再而三的在他的眼皮底下耍花招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此事不是臣不说,而是臣不敢说。”萧九安一脸淡漠,语气也是冰冷冷的,可皇上就觉得他这是在委屈,当即冷笑了一声:“哦?连告诉朕也不行?”

    欺君罔上还委屈了,萧九安娶了纪云开后,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无视皇上的冷讽,萧九安叹了口气,说道:“皇上,三万燕北军中的是南疆的毒,还有北辰的尸毒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皇上脸色大变,猛地站了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萧九安,很想萧九安告诉他,这是假的,可萧九安却重重的点头:“臣不敢欺瞒圣上,太医诊不出他们中了什么毒,是因为他们对南疆的毒不够了解。要不是臣手下有一个出自药门,擅长毒草的大夫,也不知他们中了什么毒。”

    他就说了他是不敢说吧,连皇上都吓到了,要是让其他人知道,天启皇城还不得大乱。

    “南疆的毒草,怎么能同时给三万人下毒?”南疆的毒药不是稀少吗?要是南疆的毒草随处可见,那南疆还跟他们天启打什么,直接成把成把的散毒药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从南疆三皇子南泽宇口中得到的消息,是北辰大皇子北辰天阙,用特殊手法将毒药稀世了,又保留了毒性,也正因为此,三万人中毒后没有立刻毙命,可是拖到了现在。”这是他从南泽宇口中问出来的。

    南泽宇为了见十庆一面,还真是什么都说,就是不知几分真,几分假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?南泽于?他们来天启了?”果然,皇上这会已经没有功夫去追究萧九安的责任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的到来,让皇上心生警觉,还有南疆的南泽宇,这些人一个个悄悄潜入天启,他们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据臣所知,天武公主在进城前,与北辰天阙在南山寺见了一面,这是证据。”萧九安将天武公主传给他的消息,递给了皇上。

    要栽赃陷害,当然要把证据准备足。

    天武的死士怎么会给燕北军下北辰的尸毒?

    当然是天武公主进京前,与北辰的大皇子见过面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恐怕做梦也想不到,她传给萧九安的消息,会成为萧九安栽赃陷害她的铁证。

    皇上看到上面的字迹,脸色十分难看:“好,好,好一个天武公主,好一个北辰天阙,这是欺我天启无人吗?”

    悄悄潜入他天启就算了,居然还给萧九安送信,这是挑衅吗?

    “皇上,这事我们不能善了。”成功的将祸水东引,萧九安没有忘记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这事绝不能善了,不给天武公主、北辰天阙和南泽宇一个教训,他们还真当我北辰无人了。”皇上猛拍桌子,脸色铁青的道:“来人,带兵围了驿站,把天武公主带进宫!”

    北辰天阙和南泽宇不知哪个角落,他先把天武公主拿下再说。

    “是!”禁军统领一进来,听到皇上的命令,顿了一下才应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微微扬起嘴角,勾起一抹极轻浅的话,体贴的道:“如此,臣便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都出动了禁军拿天武公主,想必也不会放过北辰天阙和南泽宇,不过对付北辰天阙和南泽宇这种事,不能放到明面上,他得给皇上空间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果然,皇上没有为难萧九安。

    和萧九安相比,秘密潜入天启的北辰天阙、南泽宇比萧九安危险多了,萧九安就算再狂妄、嚣张,短时间内也不会造反,也没能力要他这个皇帝的命,可南泽宇与北辰天阙不同。

    这两人潜入天启,要说他们无所图他都不信,不把这两人揪出来,他如何能安心?

    萧九安一走,皇上就招来玄字号暗卫,皇家玄字号暗卫主刺杀,由他们去找北辰天阙、南泽宇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“记住,朕不需要留他们的命!”敢在他天启闹事,他只要他们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玄字号暗卫如同冰冷的机械,应下后,悄声退下……

    禁军和萧九安几乎同时出宫,一方往燕北王府走,一方则去了驿站,有心人看到这一幕,顿时一个个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跟皇上说了什么?皇上怎么会下令围了天武公主的住处?”来者是客,不管客人犯了什么事,也不至于出动禁军呀?

    一旦出动禁军,可就是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“莫不给三万燕北军下毒的人,是天武公主?”

    有人大胆猜测,可很快就否定了:“不可能,天武公主没有那个能耐。”

    给三万兵马下毒可不是小事,先不说谁有那个本事,能在燕北王眼皮底下,给他的人下毒,单说三万人要用的毒药数量,就不是一般人备得齐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在朝堂上爆出三万燕北军中毒,满朝大臣有七成人第一反应是:皇上!

    是的,皇上,除了皇上还有谁能拿出那么多毒药,除了皇上还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,可现在看来,好像不是皇上。

    “这事真是诡异了,局势变得太快,真是看也看不清呀。”

    明明前两天还是天武公主占了上风,仗着在大街上受辱一下,对天启指手画脚,怎么这才一天的功夫,画风就完全变了?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是栽了?

    远在城外的北辰天阙,很快就收到了京中的消息,浅色的眸子盈满冷笑,俊美的容颜满是嘲讽:“天武公主,你还真是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白白被纪云开奚落一通不说,现在更是中了萧九安的计,被逼的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不过,看在天武公主为他背了黑锅的份上,他不介意再帮天武公主一次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再不用得,也比南泽于强上几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