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9章209不错,偏执的男人很可怕!

    第209章 209不错,偏执的男人很可怕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住在王府的西北角,而他人不见了!

    今儿个一大早,纪云开如常去药房找人,却扑了空,等了许久也不见诸葛小大夫,问过府中的侍卫,都说不知道诸葛小大夫去哪了,只知昨晚王爷找了他,然后人就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当然知道,诸葛小大夫在燕北王府不会有危险,可就怕萧九安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去找王爷问一问呢?”纪云开很愁,她下午去找了一趟,也没有找到诸葛小大夫,她还真怕萧九安把他怎么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医术不凡,药理知识更是登峰造极,为人又极单纯,萧九安没道理会弄死他呀?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别去了。”萧九安那人偏执、占有欲强,也许原本没事,她跑去问一句指不定就有事了,为了诸葛小大夫安全着想,她还是少说两句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纪云开看着手中的盆栽,小心的将异能输入根部,等到手中的金钱叶看着有那么点精气了,这才将它递给抱琴:“送去给王爷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每隔一天的盆栽她都记着,就算她忘了,抱琴也绝不会忘。

    “好的,王妃。”抱琴脆生生的应了一句,一脸欢喜。

    小姑娘没有别的爱好,就喜欢看她们家王妃和王爷恩恩爱爱的,看她们家王妃把王爷放在心上,要是王妃和王爷能早日同房,生几个小世子、小郡主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抱琴欢喜的把盆栽端到管事面前,管事检查过后,这才亲自捧到书房,将萧九安书桌上,那盆蔫里巴叽的盆栽换出来。

    “希望王妃能救活你。”看着手中只一天就生了活力的绿植,管事不由得叹气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的杀伤力越来越强了,原先放一天根本不会受影响,现在一天就蔫巴了,甚至还有几片叶子已经枯死了。

    看着书桌上新换的盆栽,萧九安的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纪云开养的花草有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,具体是什么萧九安也不知,他只知道每每闻到纪云开送来的花草,他的心情都会平静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,也只有一天,隔一天就无效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是好是坏。”萧九安随手拨弄了一下树叶,眼中闪过的一抹深思。

    从那个人吃人的地方出来后,他就再也不知安定是什么,可偏偏纪云开身上有他想要的安定,纪云开养的花草也有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命中注定是本王的人。”随手扯下一片叶子,握紧,汁液从指缝流出。

    张开手,手心除了一片青绿,什么也没有,烛光照在萧九安的脸上,忽明忽暗,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暗卫头子跑了两天两夜,差点把马跑死,忽忽赶回来,就看到自家王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,当即吓得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萧九安淡漠的收回视线,看向一身尘土,跪在地上的暗卫。

    暗卫悄悄吸了口气,低落的道:“属下办事不力,没有追回信。”也不知手底下的小子怎么了,送个信那么拼命,他跑了一天一夜,也没有看到人影。

    而一天一夜过后,基本上就不用再追了,追不到,他也没有力气追。

    暗卫已经做好被王爷骂的准备,可不想却听到王爷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暗卫愣住了,有些呆愣的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是他听错了,还是王爷说错了?

    他明明没有办好差事,王爷怎么会夸他?

    暗卫头子一头雾水,萧九安却没有为他解答的意思,只道:“看样子加强训练的效果不错,继续加强!”

    还要加强?

    暗卫头子听到这话,差点给趴下去了,可看萧九安一脸认真的样子,就知此事不容商量,只得咬牙点头: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谁叫他失职,没有把信收回来,加强训练就加强训练吧。

    暗卫头子一脸颓废的退下,回去后想了许久,才想明白王爷那句“不错”是在夸他,可想明白了也没有用,该加强训练的还是要加强训练。

    第二日,萧九安再次换上朝臣去上早朝,这次当然不是去告状的,他没那么多状可告,他今天上早朝,是去催皇上办事的,让皇上尽快查出他三万燕北军中毒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三万兵马中毒,就算是装,也要装出着急的样子,每天一问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今天主要的目的不是催问,而是给皇上机会,让他出出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很清楚,有一天的时间,足够皇家暗卫队把事情查清楚,但是查清楚的并不表示能公布,至少皇上不会如实公布,甚至会帮他抹掉痕迹。

    不管皇上和他怎么不对付,那都是天启内部的矛盾,在对待天武的问题,他们必然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皇上看着站在殿中,不断催促他查清下毒一事的萧九安,心里气得不行,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,他真得很想不管不顾,把燕北军早就中毒的事爆出去,可是……不行!

    他是天启的皇帝,不管他如何厌恶萧九安,他都不会在天武人面前坑萧九安,更不会因个人私心,而罔顾国家利益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多么不忿,皇上面上都得和萧九安一样同仇敌忾,讨伐下毒的人,并当朝下令,要刑部三天内查清此事。

    估且不说刑部尚书听到这个命令有多憋屈,皇上看到萧九安那张平静的,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脸,就憋屈的坐不住了,一宣布下朝,就让人把萧九安留下。

    “啪”萧九安一走进御书房,一本厚厚的折子就迎面砸来,幸亏他及时侧身,才避免了被折子砸破脑袋的惨状。

    “皇上。”无视落在脚边的折子,无视怒火滔天的皇上,萧九安双手作揖,从容的行礼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可知罪!”皇上一脸铁青,冷冷的看着萧九安,整个御书房只有他们君臣二人,气氛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臣知罪,请皇上责罚。”萧九安认罪十分爽快,可却没有跪下来请罪。

    显然,萧九安就是典型的,我知道错,但不改。

    “哦?你可知你犯了何罪?”皇上见状,倒是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居然会认罪,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臣不该隐瞒燕北军中毒一事不报,请皇上责罚。”除了这事,还有什么是皇上知晓,又能惹得皇上不满的?

    皇上要找他麻烦,也只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不过,他相信皇上很快就会没有心思管他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