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6章206误诊,事情控制不住!

    第206章 206误诊,事情控制不住

    三万燕北军中毒,诸葛小大夫虽配出了解药,但他手中的南疆药草有限,配出来的解药数量极少,只勉强为将领解了毒,大部分士兵仍受毒素影响,完全没有战斗力。

    因萧少戎私下调了萧家的家兵来充数,从外面看不出燕北军有什么异常,可一旦有人潜入军中,就会发现萧九安的三万燕北军,根本没有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事我们是不是给王爷添麻烦了?”抱琴心中忐忑,一脸不安,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,把人从军中带走。

    她宁可让那些人死在皇上或者天武公主手上,也不要他们给王爷惹麻烦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罢,默默地看了看天,才道:“王爷既然把人安排在军中,想必有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她先前也吓了一跳,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,萧九安这么做必然是有用意的,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伟大到损己利人。

    损己利人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对哦,王爷下的令,王爷肯定有所准备,我们这是白担心了。”抱琴一拍脑门,双恢复先前的欢喜。

    在抱琴心中萧九安就是神,他做什么事都是对的,纪云开懒得多言,示意抱琴为她宽衣。

    她并不习惯穿王妃正装,太重了,也太累赘,好看归好看,可真的一点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脱下衣服,纪云开看抱琴奔波了大半天,想必是累了,便让她下去休息,不想这姑娘精神亢奋的很,完全不觉得累,不等纪云开说话,便指挥人备水给纪云开沐浴,水还未送来,又勤快的整理院子,一副停不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状也不说话,沐浴过后,坐在摇椅上,一面晾干头发,一面琢磨萧九安的用意。

    她不认为萧九安把那群闹事的人,安排到军营纯粹是为了帮她保护人,萧九安此举必有深意,只是到底是什么用意,她却想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躺在摇椅上,享受秋风徐徐拂面的惬意,萧九安却在书房里试探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,你可知燕北军所中的毒,并非只有南疆的毒。”解药都做出来了,却还有一味毒没有发现,这个小大夫真是药门出来的,而不是骗他的?

    他相信诸葛大夫,但这件事确实有疑点。

    “啊?不止南疆的毒?王爷,解药,解药不是已经配出来了吗?”诸葛小大夫一头雾水,完全不明白萧九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配的几百幅解药,已经给军中的将领用了,不是已经解了毒,没事吗?

    “服用了解药的人,一天睡得比一天多,且睡着后怎么叫也叫不醒,你告诉本王,他们的毒真的解了吗?”今天他之所以会匆匆赶去军营,就是军中已解毒的将领出事了。

    先前已有百余人解了毒,可这百余人不知怎么一回事,这两天一个比一个能睡,原本每天睡三个时辰就够了的人,现在每天睡十个时辰还醒不来。

    现在第三天,已解毒的百余人,要睡十二个时辰才会醒,且睡着后怎么也叫不醒,醒来后精力充沛,红光满面,军中的大夫诊断后,并没有查出原因,且再三确定对方脉博强劲,身体无碍,只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惊觉不对劲,本想找诸葛小大夫去诊,却不想审讯南泽宇的人,突然从南泽宇嘴里挖出一个大消息,但南泽宇要见到萧九安才肯说。

    萧少戎没有办法,顾不得找诸葛小大夫,直接通知萧九安去军中,先把这事查清楚再说。

    “越睡越多?怎么可能呢?解药没有问题呀?”他和王妃试了很多次,他们配出来的解药,绝对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解药确实没有问题,但是有人告诉本王,他们除了中了南疆的毒外,还中了北辰的尸毒,可你却完全没有诊出来!”要不是南泽宇一心想见十庆,把这事拿出来当筹码,指不定等到人全死了,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北辰的尸毒?这,这怎么可能?我,我完全没发现。”诸葛小大夫懵在当场,一脸羞愧。

    作为医者,他很失职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诸葛小大夫神情不似作伪,他是真的没有诊出来,而不是故意隐瞒,当下收起怒意,冷声道:“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,查不出原因,配不出解药,你就永远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不养无用的人,更不养怀有二心的人,诸葛大夫没有二心,他不介意再信他一回,再用他一回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诸葛大夫送去军营。”他再给这个小大夫一次机会,希望这个小大夫别让他失望才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门外的侍卫进来,客气的把诸葛小大夫押了出去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在燕北王府的地位一向超然,侍卫向来对他礼遇有佳,从来没有遇到这个阵状的小大夫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,稀里糊涂的就被侍卫带走了,直到上了马车才记起,他好像忘了跟王妃说一声。

    可看着一脸凶悍的侍卫,诸葛大夫又不敢开口了,他这次犯了这么大的错,险些害死了三万人,王爷没有杀他就是好的,他哪里还敢提别的要求,他现在只希望王爷不要牵怒王妃才好。

    送走了诸葛小大夫,萧九安独坐在书房内,片刻后招来暗卫,下令道:“想办法联系北辰天阙,告诉他,本王要见他!”

    诸葛大夫虽然医术不错,可事关三万将士的性命,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诸葛大夫身上。

    且,北辰天阙一到天启,就给他送了一个这么大的礼,于情于理他都要回一份厚礼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得令,立刻通过特殊渠道,将消息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猫有猫路,鼠有鼠道,他们这群活在黑暗世界的人,也有自己渠道与路子,要递个消息找个人并不是特别难的事,难的是收到了消息的人会不会露面?

    当天夜里,北辰天阙就收到了萧九安传出来的消息,只是他并没有见人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南泽宇还真是没用,这才几天,就把老底给漏了,难怪会被个女人迷得团团转。”北辰天阙不用想也知,萧九安这时找他,必是为了中毒的三万燕北军。

    三万人马齐齐中毒,无药可解,萧九安想必很着急,可是,他就偏偏不出现,他急死萧九安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