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3章253私心,心肠没有黑透!

    第253章 253私心,心肠没有黑透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端王府再败落也是一品亲王府,端王世子想做个生意,皇上不会阻拦,毕竟这生意坑的是天武,且对天启有利。

    纪云开相信,端王世子一定会心动。

    事实上,端王世子确实很心动,他急切地追问道:“纪云开,你,你真得会做琉璃?跟天武一样的琉璃?”

    琉璃十来年前就从天武流进了天启,不过数量一直很少,价高奇高无比,如果他能做出来,哪怕售价不如天武高,也能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且做琉璃的生意,不比其他,他有百分百的把握,他不会因经商而被人嘲讽,端王府也不会因此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对,跟天武一样的琉璃,我出做琉璃的方子你出钱出力,利润我占三成。”交情归交情,生意归生意,纪云开很冷静的提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她不仅仅是要打击天武公主,还要攒钱,不管在哪个世界,钱、权都有相通的,受制于身份,她有权利也无法用,只能先攒钱。

    “你只出个方子,就要占三成?”端王世子不满的皱眉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无父子,这话一点也不假,不管端王世子多欣赏纪云开,又欠了她多大的人情,一涉及到利益,同样是半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纪云开没好气的呵了一声:“世子爷是不是觉得三成很多?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聪明的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我可以出钱买你的方子,一口价,我绝不还价。”哪怕是天价,也只要出这一次,可要是参与分红,日后长长久久他都为纪云开赚钱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下更没好气了:“世子爷,你觉得我缺银子吗?”她缺,但她要是不说,就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缺!”天启首富云家的外孙女,每年的收的生辰贺礼都是成船成船的,纪云开怎么可能会缺银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缺身份地位吗?”她缺,但她要是不说,就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缺!”燕北王妃,天启最有权势的女人之一,就连长公主也不敢得罪她,她怎么可能缺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,又不缺身份地位,手上又有配方,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,并拿出七成的利润给你?世子你应该明白,我要自己做的话,也不是做不起来。”能做起来,但效果会差很多,且前期发展必然不会太顺利,但是她不说,端王世子能知道吗?

    要知道,在此之前端王世子可没有经过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自己能做,为什么还要跟我合作?还要给我七成的利润。”端王世子也不是省油的灯,并不会被纪云开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手上的人脉不够,而我又不想跟云家合作,也不想把这笔生意跟燕北王府混在一起。”她要是跟云家合作,就是要七成的利润,云家也会给她,但萧九安绝对会把她当成,皇帝安插进来的奸细给处理了。

    而她要是把配方给了燕北王府,那她极有可能只能得到萧九安的一个“奖励”,就像她提供吃蛇的法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选择了我?”端王世子承认,他被纪云开说服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轻易会被人说服的人,可纪云开几句话却让他认同了,可见纪云开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熟,你这人虽然不怎么样,可心肠还没有黑透,跟你合作会吃一点亏,但却不用担心会被你坑。”这就是纪云开选择跟端王世子合作的原因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当即脸黑:“什么叫心肠没有黑透?纪云开,把话说清楚,我可从来没有害过你。”

    不仅没有害过,他还帮了纪云开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你觉得你是个好人?”纪云开上下打量了端王世子一眼,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端王世子气竭,他还真不敢说自己是好人,可他也没有多坏呀?

    “这不就对了。”纪云开截住端王世子的话,不给他说话机会:“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,三天过后,你不同意,我就把配方给萧九安。”

    配方给了萧九安,她会损失一大笔钱,但凭萧九安的本事,却能狠狠打击天武公主,她怎么都不会亏。

    “不用三天,我现在就答复你,我同意!”诚如纪云开所言,纪云开完全可以撇掉他自己做,就算不好跟云家合作,也可以跟南方的杨、伍、胡家合作。

    凭纪云开的身份,那些个商家就是胆大包天,也不敢坑纪云开,可纪云开却选择了并不是最佳合作对象的他,可见纪云开是个重情的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重情,他也不能忘恩负义:“利润我们分成三份,三三四,你占三成,燕北王府占三成,我出力我拿四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进水了?”纪云开一怔,不可置信的看着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刚刚连三成都不肯给她,这会却直接给燕北王府三成,端王世子可知这三成的利润代表什么?

    “我脑子没有进水,是你太蠢,你真以为我们合作的事,能瞒得过萧九安?”这次轮到端王世子给纪云开白眼了:“纪云开,你要记住,你是燕北王妃,有好事不想着燕北王府,却想着我这个外人,你想萧九安会怎么想?”尤其他这个外人,还是跟纪云开没有血缘关系,且传过暧昧谣言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过瞒他,而且他有好事也不会想着我呀,我为什么要事事想着他?”在她心底,她并没有把自己当成燕北王府的人,在她看来,她的就是她的,萧九安的就是萧九安的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能怪纪云开,因为燕北王府的人,从来没有拿她这个王妃当自己人,她嫁入燕北王府,却一直被燕北王府排除在外,她真没有办法把燕北王府利益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蠢死了,不管萧九安怎么想,你都不能这么想。你和萧九安都是夫妻,你们夫妻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撇下燕北王府,但要是燕北王府不掺和那就另当别论了。”端王世子简直是要被纪云开气死了。

    女人初嫁入夫家,从熟悉的家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刚开始肯定会觉得生疏,觉得自己被排斥了,可这并不是你破罐子破摔,傲娇使性子的理由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外来者,你要是不试着融入进去,反倒竖起全身的刺把自己隔绝在外,你和这个家就会越离越远,以后也会越呆越不开心。

    当然,端王世子也不是要纪云开一味的付出,拿热脸贴人家的将冷屁股,端王世子理智的告诉纪云开:“你就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个试探,你先付诚意,要是燕北王府的人仍然对你冷淡如初,你以后也就不用管燕北王府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谁应该为谁无偿付出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为什么要她先低头?

    明明她才是被欺负的差点死掉的那个!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这事你听我的,准没有错!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不容拒绝的说道!

    纪云开有好事想着他,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纪云开走错路……

    九爷有话说:推荐墨子归暖心婚恋文《婚色缠绵:枕上娇妻太撩人》,森森萌宠总裁文《爹地盛宠》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