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2章252反击,我能制琉璃!

    第252章 252反击,我能制琉璃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没有虚弱到要死的地步,但绝对称不上健康,端王世子自知自己强人所难了,可难得陶安提出想跟纪云开身边学习,他实在不想放过这个能让他妹妹学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咬咬牙道:“你只要让陶安陪在你身边就好了,不需要你做什么。”言传身教比任何的口头教育都有用,他妹妹只要学到纪云开的十分之一,他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可纪云开仍旧是摇头:“你妹妹任性、娇纵,恐怕你也不能保证,她会乖乖地跟在我身边,如果她借机暗算了我,或者被人利用了,你说结果会如何?”

    结果不是她倒霉,就是陶安郡主倒霉,而不管谁倒霉,燕北王府与端王府的愁就结下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何必要冒这个除,郡主想要学好,给她请两个严厉的嬷嬷就好了。”宫里出来的老嬷嬷虽说脾气不太好,可调教人的手段绝对不差,只要端王世子狠得下那个心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是我太想当然了。”端王世子一惊,背脊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陶安突然说要跟在纪云开边学习一段时间,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,他确实是太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万一,万一陶安还存着报复纪云开的想法呢?

    就算陶安不想报复纪云开,可她要是被人利用了呢?

    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虽说,他不怕在小处上得罪萧九安,可却不想跟萧九安结死仇,那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没看到天武公主吗?

    堂堂天武公主的准继承人,也被萧九安逼的半软禁在宫里,只能用自残的方式自保,真是想想都可怜悯。

    “世子想明白了就好。”纪云开见状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还真怕端王世子继续坚持,要知道陶安郡主和他们是不一样,不管是她还是端王世子,他们都懂得什么叫底线,什么叫承担不起的后查,知道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。

    但陶安郡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不知道什么叫后怕,更不知什么叫自己承受不起的后果,她只知自己痛快就好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说她学好了,可一个人的本性不是那么容易改的,天知道陶安郡主一任性,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会按你说的,请两个嬷嬷先教她,如果她肯学那就表示她是真心想要学好了,到那时如果她想来找你玩,你能见见她吗?”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端王世子仍旧希望陶安能与纪云开交好,从她身上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身份不上不下的人,要么一辈子懵懵懂懂,一直被家族庇护,要么就要看得明白,他的妹妹已经无法懵懂过一生,他希望他的妹妹,能像纪云开这样聪明、透彻,不会把自己困死。

    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。”未来有太多的不确定,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这就是婉拒了,端王世子有几分气馁,可也不好再逼纪云开,毕竟他那个妹妹,就是他也头痛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端王世子没有再坚持,笑了笑,说道:“世子爷,未来我不敢保证,但当下我有一笔不错的生意想找你谈,不知你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端王世子不来找她,她也想私下见一见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咄咄逼人,她要不做一点什么,怎么对得起天武公主的“厚爱”呢?

    “生意?什么生意?端王府不经商的。”端王世子一脸不解,本能的说不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端王府的兵权全部交给了皇上,且家产也损失了的近七成,端王府不需要另寻发展的机会吗?”天启重文,北辰重武,天武重商,南疆重毒,四国风土皆不一样,在天启商人地位极低,端王世子会排斥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端王府是败落了,但也不是非从商不可。”端王世子没有把话说死,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点心动。

    他这人面上一副读书的人样子,可熟知他的人都知道,他并不是什么温润如玉的君子,更不会为了所谓的读书人的骄傲,而放弃到手的利益。

    从商确实落了下乘,但从商钱多呀,他是真的心动,但想到商人的地位,又有几分不确定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状,笑了:“世子爷不想从商,那你想做什么?军政商三条路,从军?端王府的兵权交了出去,你不可以再从军,而身为端王世子,皇上是不会允许你在朝堂上蹦哒的,除非你甘愿做个富贵闲人,不然你只有从商一途。”

    高贵的身份并不全是助力,有时候反倒是一种限制,比如端王世子,他的身份注定他就是才华冲天,也不可能参加科举,更不可能得到重用,更别谈施展自己的报负了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好像除了从商,别无选择。”端王世子自嘲一笑,眉眼间是掩不住的落寞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的身份要么甘于平庸,要么就像萧九安一样不受制于人,可偏偏他不甘于平庸,又没有不受制于人的能力,不上不下,空有报负却无施展的机会,只能浑浑噩噩的活着,每一天都过得压抑无比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可以听听我说的生意,是什么再做决定。”除非端王世子就这么沉寂下去,不然她还真不知,除了在商业一途上施展自身才华外,端王世子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从医?做手工匠人?游山玩水,写诗著书?

    这些和富贵闲人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且依端王世子的天赋,他在这些行业不一定能有出色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什么生意?”端王世子被打击到了,精神恹恹地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把他一直不愿面对的事,赤祼祼的摊了出来,让他在被点醒的同时,又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介意端王世子心里痛不痛快,只道:“我会做琉璃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端王世子一惊,直接从椅子上跳了出来,一扫先前的抑郁,激动地看着纪云开,急切地追问:“纪云开,你刚刚说,你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听到的,我会做琉璃,要不要跟我合作?”制作琉璃,打压天武公主,凭她一个人做不到,可有端王世子就不同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