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1章251上门,还有救!

    第251章 251上门,还有救

    纪云开重病于阳寿有碍的消息,经由太医之口第一时间传了出去,天武公主自然是不信的,一个能徒手抓毒蛇的女人,能有多虚弱?

    天武公主死活咬着,要纪云开进宫,当着她的面解释毒蛇咬伤她的侍女一事。

    可是,太医言辞凿凿,再加上见过s纪云开的宫女,皆道纪云开面色惨白如同鬼魅,一看就知活不长久,天武公主就是再不相信,也找不到理由辩驳,只能憋着气,任由皇上拖延纪云开进宫的时间。

    纪云开病重,免不了有人要上门探病,而纪家仍旧和上次一样,没有一点动静,宫里的纪贵妃倒是赏了一些药材,可燕北王府的人连看都没有看,就丢了。

    他们王妃的身子精贵着呢,纪贵妃赏的东西谁敢给王妃用?万一越吃病情越严重怎么办?

    纪家不上门,其他人家燕北王府的皆拦在外面,并不让他们见纪云开,唯有端王世子,他们怎么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说了几百遍他们王妃病重无法见人,端王世子就是不听,执意要他们去请示王妃。

    按说端王世子一个大男人上门探病,怎么说不合礼数,可端王府那个情况,连个女主子都没有,燕北王府的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王爷要是在,一句话就能把端王世子打发走,可偏偏王爷今天出了门,府上除了病重的纪云开,连个能做主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不禁在想,端王世子是不是故意挑这个时间来的?

    咳咳,还别说,燕北王府的人还真猜对了,端王世子就是故意挑萧九安不在的日子,这才上门的。

    他又不傻,要是萧九安在王府,他还能见到纪云开吗?

    见不到纪云开,他跑来探什么病?

    看萧九安那张脸?

    那张脸就算长得再好看,他也不会看,那个男人的心眼和针眼一样大,他可不会忘记端王府现在进退两难的境地,是谁造成的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也不敢糊弄端王世子,虽说府中上下皆不愿意让王妃见他,可还是老实的去给纪云开禀报了此事:“王妃,端王世子前来探病,不知王妃可要见他?”

    王妃看着脾气好,可也不是一个软性子的人,抱琴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知晓,她无意间的一个处罚,会换来这么好的效果,估计她早就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事是要看时机的,她要早动手,燕北王府的人根本不会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?请他去外院的花厅。”纪云开并没有像太医所说的那样,虚弱的见不得人,她只是异能透支,吃好、睡好、休息好,就能慢慢恢复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得知纪云开要见他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就说嘛,纪云开那么厉害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突然病得要死了,萧九安那个护短的男人,怎么可能让他的王妃,在他的眼皮底下出事,他真是白担心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纪云开出现,气色不是很好,人消瘦了许多,看着确实是病了的样子,端王世子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,等到下人都退到门外后,端王世子就算不客气地道:“你莫不是真病了吧?怎么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隔三差五的不是病就是伤,纪云开也太虚弱了,真不明白萧九安是怎么养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太医为何会那么说?我还能买动宫中的太医?”跟端王世子越熟悉,纪云开就越无法客气。

    遇上这么一个毒舌的人,你要跟他客气,肯定会被他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病得快要死了,干嘛还起床?不怕死的更快吗?”明明是关心的话,可从端王世子嘴里说出来,却让人无法感动,甚至让人想要胖揍他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着急着要见我吗?我要不来见你,你会放弃?你会离开?”端王世子这人没啥纪云开能看得上的优点,除了他的不放弃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那件事,要不是端王世子死活不肯放弃,她说什么也不会去端王府,更不会出手调教陶安郡主。

    “不见到你,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病得快要死了,燕北王府这些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从他们嘴里听不到一句真话。”坐在燕北王府,端王世子也是这么说的,根本不惧燕北王府的人记恨。

    反正端王府都已经这样了,再差也不会比现在差到哪里去,左右他姓赵,只要他不造反,他就安稳的继承爵位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你是真病,我就不多说了,你回去休息吧,你这个样子我真是多看一眼都懒得,伤眼睛。”端王世子就是有本事,把一句安慰的话说的气得人跳脚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一句好话,纪云开懒得跟他计较,问道:“你真的就是来探病的?有事你就说事,我没有那么虚弱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刻死不了?”端王世子不确定的问了一遍,纪云开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道:“早晚会死,但没有这么快。”她虽然怕死,并不避讳提死的事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就好就好……”端王世子长松了口气:“我还真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说吧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端王世子真要探病派个嬷嬷来,会比他本人来更方便,毕竟嬷嬷是女人,可以直接去内院。

    “陶安她……想来陪你一段时间,你看行吗?”饶是端王世子脸皮再厚,说这话也挺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“陪我?你这是要我帮你调教妹妹?”就陶安郡主那鸡嫌狗跳的性子,会来陪她?

    端王世子这话说得还真是好听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摸了摸鼻子,尴尬地道:“陶安最近听话了许多,她前不久又去了一趟弃婴收容所,我保证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就是因为学乖了,让他觉得陶安还有救,所以才想请纪云开出手调教一番,好让她聪明一点,免得日后跟人结亲不成,反倒结了仇家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这副样子,能做什么?”她现在除了制解药就是躺床上休息,她哪来的精力管教陶安郡主,且陶安郡主那样,也不像是会服管教的。

    不对,就算陶安郡主服管教又如何?她为什么要费这个精力,她又不是以教化中二少年为职业的人民教师,陶安如何与她何干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