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12章 1112 落泪,不怪他!

    <h3 class="read_tit">第1112章 1112 落泪,不怪他</h3>

    王爷很高兴,纪云开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她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,尤其是获得自由后的后半年,她更时无时无刻都绷得紧紧的,一刻也不敢放松……

    她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,她身边全是苍南秘地的人,她怕,她怕她一松懈,就会被苍南秘地的人再次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她怕,她不小心睡沉了,一觉醒来,她就在山洞里,被苍南秘地的人抽取异能,每天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这半年来,夏行衍无数次想要把她绑起来,想要趁她睡着了,把她关起来,让她和以前一样,不见天日,只能任由她摆布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警醒,要不是她从来不敢让自己真正的睡着,她怕是会被夏行衍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她知道,要是她再次被关了起来,她就再也没有获得自由的可能,王爷也不可能找到她。

    那样的一个山洞里,除非在里面呆过得人,不然没有人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她再次被关进去,吃过一次亏的夏行衍,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一年来,没有睡一个好觉,每天都绷着一根弦,纪云开真的是累了。

    身体疲累,心更累。

    现在,王爷来了,身边有了熟悉的人,有了安全感,纪云开瞬间放松了,她依偎在王爷的怀里,闻着王爷身上熟悉的气息,瞬间就放下了所有的戒备,然后……

    靠在王爷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很累,很累。虽然,她有很多很多话要跟王爷说,但现在请让她睡一觉,好好的睡一觉,待养足精神,她就可以跟王爷一起,离开这个鬼地方了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极度缺乏安全感,就是睡着了也紧紧地抱着王爷,不肯松手。同样,王爷也紧紧地抱着她,舍不得松手。

    怀中的人,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呀,他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,怎么舍得松手。

    怀中的人,是他恨不得抱在怀里,抱一辈子的珍宝,他怎么舍得松手……

    看着纪云开安详的睡容,王爷冷硬的五观瞬间柔和了,他低下头,下额抵在纪云开的头顶,闭着眼,一脸满足……

    王爷就这么抱着纪云开,用这个别扭的姿势,一抱就是一个下午。后来,还是纪云开睡得不舒服,翻了个身,王爷这才换了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换后的姿势,王爷就一直盯着纪云开的睡颜……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苍白没有血色的脸,看到她眼角的皱眉,看到她粗糙不似原先那般细腻的肌肤,王爷只觉得心脏疼得难受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,他的云开却老了数岁。这一年,他的云开过得有多苦。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”王爷的指腹,轻轻划过纪云开眼角的皱纹,声音哽咽带着泪意。

    他没有负兄弟,却负了他的的云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执意要云开跟他到十方世界来,如果不是他没有能力保护云开,如果不是他……他的云开根本不会受这样的苦。

    那半年被关在山洞里,被抽取异能的日子,云开只寥寥说了数句。她大部分都是在说,她机智的挑中夏行衍,说服夏行衍,挑起苍南秘地的叛乱,趁机获得自由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从那寥寥数语中,从纪云开睡着了也抱着他不放的姿态中,王爷明白,那半年带给云开的伤害,是一辈子也抚不平的。

    “云开,我突然恨自己了。”他不知道异能被抽空的痛,但他知道痛到睡不着,睡到求死不能有多么痛苦。

    整整半年,他的云开都过着那样的日子,而他却不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他想要将那些伤害了,他的云开的人凌迟处死,但那些人却已经死了,剩下的人除了那个叫夏行衍的外,全都是不知情的,他就是杀光了他们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泪,从王爷的眼眶一滴一滴滑落,他失态的抱紧纪云开,无声的落泪:“云开,我都恨我自己,你怎么还能喜欢我?你怎么还能不怪我?”

    纪云开睡得正香,突然被人抱紧,还以为又被人抓了走了,她猛地惊醒,但还来不及害怕,就听到王爷低泣的哽咽声:“云开,怎么办……我恨我自己,我恨不能陪在你身边的自己,我恨不得杀了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手伸开想要去安慰王爷,可伸到一半就僵住了……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萧九安会哭,没有想到萧九安会趴在她怀里,为她落泪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就是刀扎在他的心尖上,他都不会落泪的,这一刻却为她落泪了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突然觉得不委屈,也不怪萧九安没有提前找到她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,她煎熬,她痛苦,萧九安也不比,她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她至少还有一个盼头,觉得自己能自由,能出去,萧九安呢?

    他漫无目地寻找,像是没头苍蝇一样,不知在哪里才能找到她,不知何时才能找到她……

    这一年,她苦,萧九安也苦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”纪云开抱住萧九安,反手轻拍他的背,安慰他:“我不怪你,真的……我知道你找我找得很苦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,云开,你知道吗?我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,我没有办法原谅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,却没有出现的我。”看到纪云开眼角的皱纹,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脏,被人狠狠捏在手中,不痛,却叫他无法呼吸……

    “别这样,你别这样。都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现在……不是好好的吗?萧九安,你别这样,我没事了,我真得没事了。”纪云开紧紧抱着萧九安,红肿的眼睛已经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我无法原谅我自己。”抱着纪云开削瘦的身体,王爷心里越发的难受。

    他的云开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善良?

    他宁可云开打他,骂他,怪他……宁可云开无理取闹,也不想云开这般体贴。

    云开的体贴和不责怪,叫他更难受。

    是他的无能,才让云开受到这么大的伤害,他的云开,为什么不怪他?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王爷所想,她紧紧抱着王爷,没有一丝责怪和不满:“没关系,我原谅你了,我原谅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哭了一场,把心中的害怕、不安和委屈全部哭出了来,她现在真的不怪萧九安了,尤其是看到萧九安为她落泪以后,她更是无法怪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