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2章202请罪,敢说本王的坏话!

    第202章 202请罪,敢说本王的坏话

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,萧九安自然要回府,左右军中的事情他已经了解了,呆在这里也无用,简单的交待了一句,萧九安便走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匆匆赶来,想要表示一下关切,就只看到萧九安的马屁,和马蹄踏起的尘土。

    吃了一肚子灰的萧少戎,没好气的呸两声:“还说不在乎纪云开,骗鬼呢,一听到纪云开有事跑得比兔子还快,这真是不在乎?”

    默默的吐槽完,萧少戎怕萧九安只顾着纪云开的事,而忘了正事,特意找来暗卫提醒了一句:“你回去后记得提醒王爷,别忘了正事,不然三万大军的小命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。”看着渐渐朝管事奶妈方向发展的萧少主,暗卫小兵感觉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堂堂世家公子都这么拼了,他们最近是不是太懒散了?

    暗卫小兵默默地在心中反省一番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王府,还来及汇报此事,就听到一起的小伙伴道:“老大追了一天,也没有追到送去给天医谷的信,这下怕是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一天之内要是追不到,后面就更不要想了,老大这次的差事铁定是办砸了。

    暗卫小兵听罢,再次反省,他们果然是太懒散了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回到王府内,不需要他寻问,了解了事情经过的管事,一见萧九安入府,就上前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末了,管事还不忘补一句:“所有参与的人王妃都安排了,王府众人的口供也都统一了,王妃说这事我们就是打死也不承认,琉璃宝车完好无损,我们只要一口咬定是天武公主栽赃陷害就可。”

    想到王妃的交待的话,管事心中暗暗佩服,脸皮厚成王妃那样,也是少有了。

    “嗯,命王妃着正装,随本王进宫。”不管纪云开做了什么安排,他们天启人没有尽到待客之道这一点不容推卸,进宫请个罪很有必要,且也需要进宫说明一下,不能由着天武公主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王妃已经准备好了,只等王爷您回来。”果然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进门,王妃和王爷真是想到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一刻钟后,让王妃去门口等我。”萧九安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遇事不慌张,行事有章法,不怪这怪那,倒是进步了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是去安排。”管事停下脚步,没有继续跟着萧九安,转身去找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回府就做好了进宫的准备,之所以一直没有动身,是怕独自进宫会吃亏。

    皇上那人不要脸得很,她又不是第一次在皇上手上吃亏。是以,不管如何焦急,纪云开也没有选择独自进宫,而是耐心的在府上等萧九安。

    好在,在天黑前等到了萧九安,他们还能在宫门落钥前赶到皇宫,当着皇上的面陈情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萧九安出现在王府门口,看到盛装打扮的纪云开,萧九安的脸色十分冷,冷冷的扫了她一眼,便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很明显,王爷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苦笑一声,默默地爬上马车,然后在角落里坐下。

    看看,这就是她的生活,不管在外面多么风光,在萧九安面前,她始终还是那个小受气包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不高兴了?”萧九安见纪云开一副小媳妇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胆子肥了,居然敢阴奉阳违,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什么叫他知道她要出府的事?

    他是知道,可他同意了吗?

    他没同意的事,这女人就敢说的跟真的似的,他要同意了,还不得翻天?

    出府就算了,还给他惹这么一个麻烦,好在没有在天武公主手上吃亏,不然……他堂前都得教妻了!

    “王爷看错了,我没有不高兴,我这是担忧。”纪云开努力摆正自己的表情,即不敢笑又不敢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这男人正看她不顺眼呢,她这会怎么做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“担忧?你确实该担忧,你可知你给本王惹了多大的麻烦?”天武公主那个疯女人,他都不愿意惹,纪云开倒是好了,不仅惹上了,还把人惹毛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事真不怨我,这事……”明明是你惹的祸呀!

    后面的话纪云开没有说,只是默默地看着萧九安,她相信萧九安很清楚,到底是谁给谁惹祸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怪本王?”萧九安冷笑,纪云开背脊一寒,连连摇头:“当然不是,王爷误会了。”这事本来就怨萧九安嘛,没事长得那么好干嘛,引得一群疯女人找上门。

    没成亲前,就有一个陶安郡主拦着她打,现在好了,她都成亲了,天武公主还不死心。

    她这个王妃当得真是憋屈!

    “不是最好!”纪云开敢说是,他就敢把纪云开丢出去。

    这话萧九安没有说,但眼中的威胁却不减半分,纪云开默默的闭嘴,小声的嘀咕了一句:暴君!

    声音很小,除了纪云开谁也没有听到,可她刚吐槽完,萧九安就朝纪云开招了招手,语气颇为温柔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,那姿势绝对是在逗小狗小猫,但是纪云开莫名的心虚,虽然心中不爽,但还是乖乖的上前一步,故作淡定的问:“王爷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再上前一步。”萧九安语气又温柔了几分,低低的,带着一丝沙哑,让人耳尖不由得发痒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的语气虽温柔,气场却十分强大,在这个小小的空间,纪云开根本不敢拒绝,只得默默的往前挪一步。

    抬头,正欲问萧九安可以了吗?萧九安的铁钳就伸了过来,捏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怔住了,不是被吓的,是被惊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不要这么幼稚!

    萧九安却不管纪云开怎么想,用力扯了扯她的嘴角,靠近纪云开说道,咬牙切齿的道:“说本王的坏话,你胆子不小呀!”

    当他和她一样耳背呢,那么大的声音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暴君?

    好,他就做一回暴君给纪云开看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纪云开的嘴角被扯得生痛,疑似有口水物要流出来,为了不丢脸,纪云开无声求饶。

    她真的怕了这个不按理出牌的王爷,真的,真的太可怕了……

    推荐好书:醉月弦歌《狂妃来袭:太子相公别急嘛》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