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1章201后手,容不得旁人欺负!

    第201章 201后手,容不得旁人欺负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侍卫抬进宫的,确确实实是琉璃宝车,如假包换!

    皇上看到完好无损的琉璃宝车,脸色的表情有片刻的不自在,可却没有说什么,只让燕北王府的人把车留下,然后就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人一走,皇上就让人把静王找来。

    静王刚到王府门口,正欲跨过门槛进府,就听到皇上的召唤,当即只得转身,随宣旨的侍卫一同进宫。

    路上,静王也问了,皇上这么急切的召见他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可是侍卫一问三不知,只说燕北王府的人不知送了什么进宫,然后皇上就让人来召见他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?”静王猜测应该是纪云开出了什么招,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纪云开出的招居然是天武公主的琉璃宝车!

    “咦,这辆马车不是被砸了吗?怎么又恢复了?”静王看到琉璃宝车,震惊的忘了给皇上行礼,瞪大眼睛看着那辆马车,真恨得看出一朵花来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天武公主的琉璃宝车?”皇上并未见过天武公主的琉璃宝车,但他很清楚,不是所有琉璃做的马车,都叫琉璃宝车。

    “是,臣先前看了一眼,一模一样。”静王上前查看了一番,再三确定上面的牡丹花、芙蓉花图案都一模一样,甚至琉璃的凹凸面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说琉璃宝车被砸了吗?那这是什么?”确定了是琉璃宝车,皇上也没有兴趣再看了。

    琉璃宝车虽然珍贵,可还不至于让他这个皇帝失态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静王怔了一下,才道:“应该是燕北王妃的后手。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将琉璃宝车恢复原样,可见纪云开还是有些手段与本事的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能被先皇看中的女子,怎么可能太差,偏偏皇上不懂的珍惜。

    “后手?”皇上玩味的琢磨着这个词,似笑非笑的道:“她把天武公主的颜面踩在了脚底,逼的天武公主不顾颜面进宫告状,确实要准备后手。”

    想到天武公主的狼狈样,皇上就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这事,可以笑好一阵子了,等到天武公主登基后,这也算是她人生中的污点,且抹也抹去,因为知情的人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这么做,着实是有失身份,臣弟原先还以为她和男子无异,没想到吃了亏却仍和小女儿一样,只知道找人告状,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讨回公道。”相比天武公主的无理取闹,静王更欣赏纪云开的果断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进宫哭诉,把自己定在弱者的地位,要皇上给她一个交待的行为,看似霸道占了便宜,可实则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如果天武公主只是一国公主还无妨,对女儿家世人总是有优待的,可别忘了天武公主还是天武的继承人,这样的继承人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日后两国交战,天武要打输了,天武公主还要跑到天启来哭,说天启欺负人?

    “这是在天启,天武公主要闹得太过分,她自己也下不了台,能借力打力何必费力,再说,你可知天武公主的要求是什么?”皇上倒不觉得有什么,只要能达到目的,过程如何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这事,明面上天武公主是吃了亏,可事后纪云开也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的要求是什么?”静王虽然顺着皇上的话问了,可事实上他并不好奇,天武公主的要求他多少能查到一些。

    皇上看静王不以为然的样子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当即笑了笑,说道:“三弟,你把天武公主想得太简单了,她那么狼狈的跑进宫,怎么可能只要求赔礼道歉,天武公主她要的是萧九安休妻!”

    “要萧九安休妻?”静王一听也愣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招还真得够狠的,是人都知道纪家根本不管纪云开,要是没有燕北王这个靠山,就凭纪云开先前得罪大公主的事,大公主就能把纪云开给整死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事只有我们天启的人能办,她想要促成此事,只能示弱装可怜。”见静王一脸错愕,皇上份外满意。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果然不简单,是我小瞧她了,今天的事她进可攻,退可守,不管最后她是输是赢,她都是最后的赢家。”难怪一吃亏就跑了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赢家不好说,这事要看萧九安的态度,萧九安要是不肯休妻,谁也逼不了他。”在静王面前,皇上说话就直接许多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在天启如日中天,皇上也要给他三分面子,这事并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就算萧九安不休妻,该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,还是要给她赔礼道歉。”谁叫天武公主吃了那么大的亏,落得那么惨呢,而且看到她惨状的人不止一两个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还真不好说。”皇上看了一眼立在殿中的琉璃宝车,若有所思……

    静王一愣,想到萧九安护短的性子,亦是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诚如皇上所言,这事还真不好说,萧九安对纪云开有没有感情不知,但萧九安那人极护短,他的人,就算他再不喜,也容不得旁人欺负。

    诚如静王所想的那般,萧九安就是这么一个人,被他划到羽翼下的人,他可以欺负但旁人却不能。

    在城外大营的萧九安,得知纪云开与天武公主起冲突,问得第一句便是:“谁吃亏了?”

    得知最后吃亏的人是天武公主,萧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很好!”

    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哪里,他萧九安都不喜欢输。

    暗卫嘴角微抽,可仍旧认命的汇报:“天武公主当众丢脸,现已进宫哭诉,此事怕是不会善了。”

    打赢了虽好,可王妃也把天武公主得罪狠了,事后指不定会有多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神色有几分凝重,可并无不满。

    有麻烦解决就是,虽然麻烦了一点,可终归能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回府。”发生这么大的事,他总得回去善后。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?

    萧九安是不指望她能做什么,一个女人,没权没势,再厉害也就那样,她还能飞天不成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