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00章200太过,休了纪云开!

    第200章 200太过,休了纪云开

    天武公主本就是来告状的,皇上问起她自然不会客气,当即像是倒豆子一般,在皇上面前狠狠告了纪云开一状。

    当然,天武公主并没有扭曲事实,她只是掐头去尾,把对自己不利的淡化了,重点强调纪云开的嚣张,还有她此时的狼狈。

    当然,被砸的琉璃马车她自然不会放过,还有她受伤的脸,这些都是证据。

    “琉璃宝车是我天武的国宝,纪云开命人砸了我的琉璃宝车,伤了我的脸,这事皇帝陛下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,我天武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琉璃在天武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随便烧就是,但为了抬高琉璃的身价,天武一向极少卖与他国。

    是以,在各国琉璃的价格都极贵,且极为稀少,天武公主这么说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皇上虽不信那什么琉璃宝车是天武的国宝,也相信那车必然价格不菲。

    “公主你想如何?”皇上皱眉,先试探天武公主的底线。

    显然,天武公主早就想好了,脱口就道:“很简单,冲撞本公主的人全部杀了;本公主的琉璃宝车砸坏了,纪云开按价赔便是,本公主也不多要,给个几万万两黄金即可;至于我的脸?本公主一向恩怨分明,让我在纪云开脸上划一道就好;纪云开命人泼本公主一身污秽的事,只要纪云开站在那里,让我泼一次,然后当众跪下来,给我道歉这事就算揭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皇上想也不想就否了。

    他虽不介意纪云开去道歉,也不介意斩了闹事的百姓,但他却介意丢天启的脸,天武公主这明显就是不想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万万两黄金?

    真亏天武公主开得了口,别说纪云开,就是整个天启也拿不出万万两黄金,当然天武更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脸上划一道?

    这个皇上不在意,就纪云开那张脸,划不划一道都一样丑,但是要纪云开当众下跪道歉,那是绝对不行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可以不要面子,但天启的面子不能丢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是要包庇燕北王妃?”天武公主并没有生气,谈判哪有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,是公主你的要求太过了。”赔钱道歉都行,但不能按天武公主的要求走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等的就是皇上这句话,笑了一声道:“既然皇帝陛下嫌我的要求太过,那我就提一个简单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”只要不失了天启的颜面,皇上不介意满意天武公主的要求,反正受气的人又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让、燕、北、王、休、了、纪、云、开!”一字一字,天武公主咬得极重,可见她有多认真。

    “休妻?”皇上没有立刻应下,默了片刻,才道:“这是燕北王的私事,朕做不好插手,你得去问燕北王。”休了纪云开确实不伤天启颜面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根本无法命令萧九安,可他又不能说,他这个皇帝心里苦呀!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是君,燕北王只是臣,皇上怎么可能做不了他的主。”天武公主心里明白,可却仍旧装傻,不断的给皇上带高帽:“燕北王一向忠君爱国,只要皇上你发话,燕北王肯定会听,只要皇上能让燕北王休了纪云开,我不仅不计较今天的事,在我们两国的合作上,天武还可以让出一部分利益。”

    没有萧九安,纪云开什么都不是,到时候她想怎么拿捏纪云开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皇上很心动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萧九安的事他说了不算,可他还不能说!

    皇上为了保住自己的颜面,只能装出深明大义的明君气度:“朕一向不插手臣子的家事,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一样,朕可以寻问燕北王的意见,但却不会逼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,这件事我等皇上的消息,不过冲撞本公主的人,还请皇上顺手处理一下。”天武公主见好就收,事实上她就是不收也无用,萧九安的事,她就是再逼皇上,皇上做不了主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放心,冲撞公主的人,朕绝不轻饶。公主你先去下去收拾一下,朕会派御医去为你医治,公主不必担心脸上的伤。”那么一点伤口,想必不会在脸上留疤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帝陛下,我先告辞了。”天武公主转身就走,片刻也不愿多留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让天启的皇帝陛下看到她有多惨,她怎么也不可能,让人看到她这么丢脸的一面,现在目的达成,她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在宫中匆匆收拾了一下,便急切的冲宫。

    她要去泡澡,她要去把身上的怪味洗掉,她真的一刻也忍不了!

    天武公主走得匆忙,以至于和抬着琉璃宝车进宫的侍卫擦肩而过,也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并不怪天武公主,燕北王府的侍卫抬着琉璃宝车一路吹吹打打,且在上面盖了一块红布,弄得就像是皇后进宫一般,一群人簇拥在琉璃宝车旁,不走近根本看不到他们抬得是什么。

    侍卫一路极度高调,将天武公主的琉璃马车抬到宫门外,请人进去通报,说是天武公主把她的马车落在大街上了,他们燕北王府的人看到了,怕马车露天放在街上会被人弄坏了,便送进宫来了,请皇上转还给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皇上刚从静王和天武公主嘴里,得到天武公主带来的琉璃宝车被砸了,这会听到太监传来的消息,不由得顿住了:“你确实他们抬来的是琉璃宝车?”

    不是说被砸了吗?哪里还有什么琉璃宝车?

    天启可没有那么大的琉璃,可以用来做马车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奴才没有见过琉璃宝车,但看燕北王府抬进来的马车,确实全部是由琉璃做成的,看上去真正是好看极了。”太监自然在宫里,没少见识好看了东西,可看到琉璃宝车刹那,显险被它的光芒眩晕了眼。

    “抬进来!”如果真是琉璃宝车,难不成静王和天武公主都撞了鬼不成?

    他不认为静王和天武公主会骗他,可他们要是没有骗他,燕北王府抬来的琉璃宝车又是什么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