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9章199道歉,怎么做都能挑出错!

    第199章 199道歉,怎么做都能挑出错

    纪云开让人准备琉璃,当然不是为了上门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,倒不是她非要争这么一口傲气,宁可受委屈也不上门赔礼道歉,而是她很清楚道歉没用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看她不顺眼,并不是因为她得罪了天武公主,而是因为她的身份。只要她是燕北王妃的一天,天武公主就不可能放过她,除非她被萧九安休了,或者死了,不然她和天武公主之间的恩怨,永远不会结束。

    纪云开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所以她并不惧什么,镇定自若的指挥护卫善后,并让人从端王府借了一批仆人和匠人,以最快的速度把大街清理了干净,让人看不出这里曾发生了斗殴事件。

    当然,天武公主那辆琉璃马车,也在最快的时间内修复如初,根本看不出它被砸坏过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告状,必然要说她让人砸了琉璃马车,砸伤了她,现在她就要让天武公主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清理好一切,纪云开打发了端王府的下人,在王府侍卫的护送下,悠然的回燕北王府了。

    尽人事,听天命,她做了她能做的一切,至于皇上最终会如何判定,不是她能左右的……

    而被纪云开念叨的皇上,这会正头痛呢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早就进了宫,不过那时候皇上正在跟大臣议事,并没有召见天武公主,而是让天武公主先等着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虽然不忿,可也知自己来得突然,事先一声招呼也没有打,等一等是正常的,毕竟一国皇帝不可能成天什么事也不做,谁来找都有空见,可是……

    天武公主没有想到,皇上居然让她等了近半个时辰!

    “你们皇上到底什么时候有空见我!”为了扮可怜,她根本就没有梳洗,顶着一身脏污就进宫了,这会她浑身不仅又油又腻,还一身怪味,天启的皇帝再不见她,她保不准就要杀人泄愤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小太监一慌,就跪地上请罪了:“公主恕罪,皇上正与大臣议事,奴才也不知皇上什么时候有空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皇上早在一刻钟前就结束了议事,也知道天武公主求见的事,可皇上却没有直接召见,而是让人打听了一下,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与皇上见面是两国的大事,双方提前确定好了时间,就算要更改也不是由天武公主亲自出面,天武公主这个时候突然找上门,必然是有事。

    这一打听,皇上脸就黑了,得知静王在殿外候着,立刻把静王召来,了解了事情始末后,皇上的脸色并没有好转,反倒更加阴沉了:“纪云开就不能消停点吗?天武公主是天武的继承人,她便是下马去见一见又如何?就算不肯下马去见天武公主,也该给天武公主几分面子,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叫朕要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在皇上看来,天武公主是天武的继承人,是皇太女,身份本就在纪云开这个王妃之上,纪云开下马车去见她,也不算失了天启的面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皇上忘了,虽然所有人都说天武公主是天武的继承人,可她并没有被册封为皇太女,她现在仍旧只是一个公主,哪怕她在天武的地位再超然,也只是一个公主罢了。

    这事静王自然明白,可他并没有提醒皇上的意思,皇上是对纪云开不满,不管她做什么,皇上都能不满。

    不信你看看,要是纪云开今天下马车去见天武公主了,皇上必会斥责纪云开失了天启的颜面,给天启抹黑了。

    看一个人不顺眼,她做什么都是错的,一如天武公主看纪云开,皇上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皇上,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,当务之急是怎么安抚天武公主,又或者我们要不要先发制人?”静王默了默,还是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相比安抚,他个人自然更喜欢先发制人的法子,但看皇上的样子,似乎并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朕先见见天武公主,看看她怎么说,然后看着让纪云开给天武公主道个歉,把这事揭过吧。”不管天武公主到底为何而来,至少她带来了天武的诚意,皇上并不想与她撕破脸。

    且,在大街上,纪云开已经把天武公主的颜面踩在脚底,便是道个歉也没有什么,反倒显得他们天启有风度。

    “如此,臣便告退了。”静王暗暗叹息了一声,却终是什么也没有说,默默地退下。

    皇上了解事情始末后,这才让人召天武公主觐见,人未到就先闻到一股馊味,再看到天武公主狼狈的样子,皇上不由得愣了一下,强忍着笑意,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,关切的问道:“公主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狼狈,身上的衣服不知被什么泡了,又皱又油,全部粘在身上,头发早就乱了,发丝上隐隐还有菜丝和饭粒,真正是恶心,皇上不仅想笑,还想吐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等了大半个时辰,本就一肚子气,见皇上一副嫌弃的样子,当即更不爽了:“皇帝陛下,这就是你们天启的待客之道吗?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虽然狼狈,却仍旧强势,一双眼仿佛是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是何意?莫非你这一身与我天启有关?”皇上装作不知,一副吃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皇上莫不是以为,这是我自己弄的吧?”天武公主气得想要杀人,可知她现在还需要天启皇帝为她出气,是以再不满,也生生把那口怒火给压下了。

    她虽张狂霸道,可并不蠢,她很清楚什么人能得罪,什么人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公主你且说说,朕一定为你做主!”原本还在犹豫,让纪云开道歉,会不会失了天启的面子,可看到天武公主这样子,皇上就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就冲天武公主这狼狈的样子,纪云开就该道歉,当然,前提是道歉能让天武公主满意,不然这事还真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一身真是太惨了,换作是他,绝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