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8章198安排,我不后悔!

    第198章 198安排,我不后悔

    静王这话是提醒也是警告,提醒纪云开提前想好对策,同时也是告诉纪云开,这事他不会帮忙。

    倒不是静王不想帮,实在是他帮不,天武公主今天面子丢大发了,怎么也要拿纪云开出气。

    而且这事虽是天武公主主动挑事,可最后吃亏的是天武公主,纪云开有理也变得没理。

    弱者天然就会占据优势,就算旁人会说天武公主这是自找的,但也会怪纪云开太过,有失我泱泱大国的气度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给天武公主教训可以,但不能太过了,纪云开今天做得就过了。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静王便也跟着进宫了,一路琢磨着怎么跟皇上说这事。

    虽说他不会出力帮纪云开,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他肯定会偏向纪云开,和天武公主比,纪云开怎么说也是自己人,他不帮自己人帮谁?

    静王拍拍屁股一走,他带来的官差自然也跟着走了,至于这街上的烂摊子?

    不是有燕北王府的人,他们自己惹出来的麻烦,自然要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纪云开站在路中央,看着满地狼藉,还有躺在地上痛哭哀嚎的人,隐隐有几分头痛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现在怎么办?”抱琴见纪云开站着不动,小声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走上前,走到围观的百姓面前,郑重的向他们鞠了三个躬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感恩的人,不管这些人为何帮她,今天他们都帮了她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,王妃,这万万使不得。”围观的百姓连连摇手,侧身避开,并不敢受纪云开的理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得起,今天要不是你们在,我怕是要吃大亏,我天启也要丢大脸了。”纪云开一脸凝重,开口就把今天的事,提到为国家尊严的高度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围观的百姓心中自豪不已,可自豪过后又忍不住担心:“王妃,我们,我们会有事吗?”

    此刻留在这里围观的百姓,都是刚刚动了手的有,先前一头腔热血不觉得有什么,现在冷静下来就不安了。

    对方怎么说也是天武的公主,他们这么闹事,皇上能放过他们吗?

    “放心,今天的事全都因我而起,所有的后果皆有我来承担。不过,我不敢保证天武公主会不会找你们麻烦,各位不如先出城如何?”纪云开不怕天武公主出手,她怕皇帝会为了安抚天武公主,拿普通百姓开刀。

    “请众位放心,我不是要你们贸然的出城,而是由王府的侍卫统一出城,在我的庄子上先呆个三五天,待到事情结束后再回来。”趁天武公主进宫告状之际,她必须把这些人安排好,把尾巴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“至于受伤的众位,到了庄子上也会有大夫为你们医治。”为管是为了面子还是什么,她都要把这些人安排好,不然以后还有谁敢帮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听王妃的!”想到天武公主的嚣张跋扈,有脑子的人立刻就明白,怎么做对他们才是好的,而有人应下,其他人自然不会多言。

    离开,不仅不用担心吃喝,还不用担心安全,为何不走?

    留下来,万一有什么事,那倒霉的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请各位尽快离去,把你们的家眷也带上,吃食一类的就不用带了,我会让人统一安排。”纪云开取出一张千两的银票,递给了抱琴:“抱琴,先把这些人安顿在城外的小枣庄。”

    小枣庄是纪云开的陪嫁庄子,一个占地近百亩的废庄子,除了又小又涩枣子外,那个庄子什么也不长,用来安顿这群人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请王妃放心,我一定会办好。”抱琴接过银票,一句废话也没有说,因为她很清楚事情有多严重。

    抱琴清点了一下人数:“一共一五十三人,有十五人伤势严重,我会安排人把他们抬走,其余的人半个时辰后在城门口碰面,一起出城。”

    一百来户人家真要安顿也不是什么难事,随便去军中找几个帐篷也尽够了,至于吃食就更方便了,先拿银子去军中买就是。

    他们连几十万人的兵马都能安顿好,还怕这百来人?

    “姑娘放心,我们半个时辰后必到。”这个时候敢出头,除了少数几个拖儿带口的,大部分都是家世简单的。

    热血归热血,他们也要考虑家里人不是?

    “如此,各位就散了吧,早些安顿好,早些出城。”把参与的人都送走了,纪云开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并不怕得罪天武公主,也不后悔煽动百姓打闹,但她并不想牵连无辜,不管天武公主有什么怒火,朝她来就是,左右她什么也不做,天武公主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普通老百姓还是怕事的,见纪云开愿出面保他们,他们自然不会耽搁,表达了一番感激后,众人便一一散去,准备带着家眷先行出城,至于后面的事,他们就不用担心了,燕北王妃的态度摆在这里了,他们还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也走吧,安顿这么多人并不是容易的事。”纪云开拍了拍抱琴的肩膀,示意她先去打点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出城,可不是一句话就能办到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担心的看了一眼,咬牙离去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,做好王妃交待的事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人群散去,地上的狼藉也就更明显了,纪云开看着孤零零的,立在马路中央的琉璃马车,无声的露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坑天武公主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“王府有琉璃吗?”琉璃这种东西太贵了,如果燕北王府有,她就不必花钱买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不敢保证,她花了钱就能买到。

    随行的护卫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有的,前些年天武公主送给郡主的,被王爷丢在库房,不许用。”琉璃是金贵的东西,且只有天武人才会烧制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不用花银子到处去买,就不用担心有旁人知道,老天爷果然待她不薄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破烂的琉璃马车,唇角不自觉的上扬……

    护卫在一旁看得一头雾水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完全不理解纪云开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是要准备琉璃,好上门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吗?

    可看王妃的安排,似乎没有道歉的意思呀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