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7章197砸了,女人误国!

    第197章 197砸了,女人误国

    不经砸!

    琉璃烧得再厚实它还是琉璃,别说笨重的桌椅,就是碗盘丢下来,力道、方位对了,也能把琉璃砸破。

    哐哐当当一阵响,就见天武公主的琉璃马车,被砸了个稀巴烂,而站在马车里的天武公主,不可避免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快,快,保护公主,保护公主。”天武公主身旁的侍女和侍卫吓得不行,连忙扑上前护住天武公主,把她从马车里带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,拦住他们,别让他们再砸了。”侍女芙蓉被盘子砸中了头,血流如柱。

    “混帐东西!”天武公主也被琉璃划破了脸,整个人狼狈不堪,心里又恨又气,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马车上,威风不减的纪云开,天武公主吃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千百种可能,独独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按她的计划,被羞辱、颜面尽失、狼狈离开的应该是纪云开,怎么就变成她了?

    “给本公主杀了这群人。”天武公主这个时候,已顾不得天启的皇帝会不会高兴,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,今天这个场子不找回来,传出去她还要做人吗?

    “公主,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。”纪云开终于看了天武公主一眼,同时握拳指向天武公主,并将绑在手腕上的小袖箭露了出来:“见血封喉的毒,公主要不要试一试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侍卫一听,当即顿住,不敢再动手,可没有天武公主的命令,他们也不敢退下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天武公主看着纪云开手腕上,泛着蓝光的箭矢,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怕死,她也不例外,更甚至她比一般人还要怕死,因为她拥有一般人拥有不到的东西,一旦死了,她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    “叫你的人退下。”纪云开见天武公主惧了,不客气的要求道。

    是人都不怕死,她不相信天武公主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们住手了,你不会对我下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刚说完话,一桶泔水从天而降,泼了天武公主一身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天武公主尖叫一声,整个人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侍女、侍卫吓了一跳,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跟天启人打了,一个个围着天武公主,不断的将她身上的烂菜味、鱼刺、骨头拍掉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天武公主狼狈不堪,抬手抹掉脸上的脏东西,强忍着恶心,指着楼上道:“把楼上的暴民全给我杀了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这次是真的怒了,双眼泛着红,明艳的脸庞狰狞扭曲,静王在一旁暗叫不好,可纪云开却是半点不惧,手中的袖箭仍旧指着天武公主,不慌不忙的道:“我要是公主,我就不会做了,公主要是死在天启,就算天武为你报仇了,你又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死人,她就算能得到女皇的殊荣,可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“我得不到什么,也能拖死你!”天武公主虽然狼狈,可背脊却没有弯一下。

    “拖死我?公主太高看你自己了,不过区区百余人,你觉得我天启没有杀人灭口的本事?”纪云开这话威肋意味十足,明摆着告诉天武公主,真要动手她会把天武随行的所有人全杀了。

    “这街上这么多人,你都能灭口?”天武公主已见识到了天启这群刁民的力量,话锋一转,把纪云开推了出去,却不想纪云开不仅不担心,反倒笑了起来:“公主,我是说你蠢还是说你天真呢?你莫不是忘了,这里是天启,我天启的百姓再怎么样,也不会为天武所用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后面这一句话,明显是问在场的百姓,这些人先是听得一愣一愣的,见纪云开问他们,想也不想就道:“王妃说的是,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,什么也没有做!”他们可没有忘记,在天武公主下令杀人时,是燕北王妃站出来叫停的!

    当着天武公主的面,当着静王的面,满街的人光明正大的做伪证,睁着眼睛说瞎话,天武公主没有被气得吐血,已经是有风度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们天启的人合着伙来欺负我,我不跟你们这群贱民谈,我要进宫,我倒要问问你们天启的皇帝陛下,是怎么待客的!”天武公主自知大势已失,这个时候强行开打她也讨不到好,索性趁自己这会狼狈不堪,进宫告状。

    虽然会很丢脸,可她弱她就占了理,她不仅天启的人淋了一身泔水,脸还受了伤,不管最后谁对谁错,这事是谁挑起来的,天启皇上都要给她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公主请便,恕我不送。”纪云开完全不将天武公主的威胁放在眼里,天武公主又是憋屈又是愤恨,一把衣袖,挥刀斩断套在马上的绳索,跳上马背,下令:“我们走,进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天武的侍卫也憋屈的要死,一个个也不收拾,就这么进宫了。

    虽说打架打输了去告状很丢人,可已经输了,他们不介意装可怜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天武公主一身令下,带着上百侍卫气势汹汹的朝皇宫跑去,完全不理身后的静王。

    静王也没有追上去,而是朝纪云开走去,明显是找纪云开有话说,纪云开也不敢拿侨,立刻下了马车,快步朝静王走来。

    “静王殿下,我给你添麻烦了。”不等静王开口,纪云开先一步认错,把静王满肚子责怪堵在嘴边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最后只能叹气:“罢了,这事也不能怪你,天武公主存心找麻烦,你就是躲也躲不掉,只是这事闹得太难看了,天武公主面子里子都丢了,这事必不会善了,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天启与天武一向友好,这次天武公主更是带着两国互通商贸的协议前来的,要是惹得天武公主不高兴,这事很有可能就要黄了。

    虽说此事黄了天武也会吃亏,可事情因他们天启人而黄,到时候也纪云开必要面对满朝文武,和天启读书人、商人的指责,指责她女人误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