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4章194开战,这里是我的地盘!

    第194章 194开战,这里是我的地盘

    自然是不会!

    别说纪云开不低头,就算纪云开肯低头,天武公主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摆明了来找茬的人,会因为你哭求就放过你吗?

    不会!

    是以,纪云开从一开始就没有低头的打算。

    无视抱琴语气中的不安,纪云开半点不弱的回道:“告诉天武公主,本王妃赶着回家,没空见她,让她要么过来见我,要么把道让出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同样不小,至于天武公主能不能听到,纪云开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要本公主给你让道!”明显,天武公主听到了,不仅听到了还被气到了。

    放眼四国,她还没有遇到一个敢叫她天武让路的人,就连她父皇也不敢叫她让路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启,我敬你是客给你让了道,你不肯走便把道让出来,我天启没有挡道的狗。”不需要打开车门看,纪云开就知双方实力悬殊,可她半点不惧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这是天启,是她的地盘,她怕什么?

    静王被天武公主气得不轻,本想跟天武公主据理力争,可见纪云开半点不弱,心下稍安,立刻召来自己的人,让他们去寻官差,并进宫通报此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人刚动,就被天武公主的侍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正被纪云开大言不惭的话气笑了,可不等她反击,就听到侍卫的汇报,当即更加不高兴了:“静王,这是本公主和纪云开的事,你最好不要管太多。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向嚣张霸道,哪怕是在天启也不肯收敛半分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是要与我天启交恶?”静王虽不爱理事,可并不是一个软柿子,当即不冷不热的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在街闹事,不管结果如何,天启都不会善了,他们天启还没有无能到,任由天武公主当街撒横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说了,这是本公主与纪云开之间的私事,事后本公主自会向天启皇帝陛下告罪。”只要能抽死纪云开,或者当街把纪云开踩在脚底,她不介意让出一点利益,给天启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“公主,事关天启与天武两国,可不是你们的私事,本王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私事,公主今天都不可闹事,不然出了事,我天启概不负责。”燕北王为纪云开闯皇宫、斩长公主侍卫的事,他可是清清楚楚,今天纪云开要是在这里吃了亏,燕北王萧九安定不会善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本公主不会要你负责,也不需要你们负责。”天武公主并不愿意与静王纠缠,说了两句就让人把静王请到一旁。

    说是请,实则是看押,只是明面上好看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静王气得不轻,他活了二十多年,还真没有见过行事比天武公主还不讲理的人,这样的人居然是天武的继承人,这是天要亡天武吗?

    顺利解决了叽叽歪歪的静王,天武公主的注意力,又落到纪云开身上:“纪云开,你确定不下马车吗?”

    当众都不肯叫燕北王妃,可见天武公主有多不把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确定不走,要做挡道的狗吗?”纪云开的声音,从马车里传来,带着一丝漫不经心,不似先前的强势,可却更叫人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心中有计较,可嘴上仍旧是一副张狂的样子:“纪云开,你两度羞辱本公主,你可是要与我天武为敌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天武与我是朋友了?”从来就不是朋友,便是为敌又如何?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好……今天这话本公主记下了,本公主明日进宫,就要好好问问天启的皇帝陛下,是不是要与我天武开战了。”天武公主强词夺理的,给纪云开安了一下挑起两国战乱的罪名,这要是换作一般的姑娘,必然会被吓坏,可纪云开却是半点不惧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真当她是被养在深闺,无忧无虑的大家小姐吗?

    两国开战,哪是那么容易的事,别说天武公主还不是皇太女,就算她是天武的女皇陛下,也不可能因为她一句话就发起战争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利益,谁乐意劳民伤财的开战,真以为将士们的命就不是命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纪云开并不会当众说,听到天武公主义正言辞的指责,纪云开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道:“这时候开战挺好的,公主就在我天启,不需要打,我们直接绑了公主去前线,指不定就能换来十几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天武公主是真蠢还是假蠢,人还在天启就嚷着要开战,真是嫌自己命太长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纪云开,你强词夺理,本公主只是想要见你,你不肯下车不说,还一再羞辱本公主,你是要破坏天启与天武的盟约吗?”被纪云开拿了一个话柄,天武公主脸色微变,可却知死扯着开战的事不放对她不利,立刻将话题转移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破坏盟约的是公主你。”她很无辜的好不好,不过就是出一趟门,就被天武公主盯上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天武公主今天进城,她就应该改天出门。

    不对,她就是改天也没用,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,天武公主明显就是特意在这里堵她,她不管改到什么时候,都会撞到天武公主,除非她一辈子不出门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是非对错自有定论,纪云开,只要你现在下马车,跟本公主好好道个歉,本公主既往不咎。”一番试探后,天武公主知晓纪云开不像她先前见过的大家闺秀,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,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纪云开的骨头再硬,她也能把她的骨头一根根踩碎,让纪云开匍匐在她的脚下,一辈子无法反身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纪云开想也不想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,也不是一个有风度的人,她退一步天武公主指不定就要进一丈。

    她真要下了马车,天武公主就敢要她跪下道歉,到时候她是照做还是不照做?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不可能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天武公主没想到纪云开骨头这么硬,冷哼一声,下令道:“动手,把纪云开给本公主拖出来!”

    一个“拖”字,表明了她的态度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