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3章193缘分,今天非见不可!

    第193章 193缘分,今天非见不可

    得知马车里坐的人是燕北王妃,天武公主张嘴就让侍女去请燕北王妃下车,她要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静王站在一旁,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劝说。

    劝说什么?天武公主摆明是冲着燕北王妃来的,他这会说什么都无用,天武公主可不是他们天启的臣民,也不是随便一个小公主。作为有继承权的公主,哪怕是在天启,也无人敢怠慢她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希望天武公主讲点道理,那个燕北王妃能有点本事,别失了天启的骄傲,当然也别落了天武公主的面子。

    侍女上前,向燕北王府的人表明身分,说明来意,话一说完,燕北王府的人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是个什么意思?他们给让了道不说,还要他们家王妃下马车去见她,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!

    可是,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,就算燕北王府的人再生气,也不能开口呛回去,只能去请示纪云开。

    隔着车门,外面的声音纪云开怎么可能听不到,她还在想天武公主什么时候会来,却不想人不仅来了,还把她给堵了,现在更是直接找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马车外的仆人一说,不等纪云开说话,抱琴就急急的道:“王妃,那个天武公主不是什么好人,你可千万不要跟她碰面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对天武公主不算陌生,这女人怎么说也缠了他们家王爷好几年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去,告诉天武公主,今天不方便,改日再见。”纪云开并不惧与天武公主见面,毕竟这事就是惧也没有,但这并不表示她会任人拿捏。

    在路上遇到,她出于礼貌把路让出来,那是她的修养好,可要她下马车去见她,那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抱琴见纪云开没有下车的打算,脸上一喜,立刻下了马车,将纪云开的话转给天武公主的侍女。

    本以为那侍女听罢,会知难而退,不想那侍女竟似笑非笑的威胁道:“燕北王妃真的不肯下马车吗?你们不劝劝王妃?燕北王府的人应该见识过我们公主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她们家公主可不是什么娇弱的小女子,对上燕北王也许会软上一分,可对上纪云开?

    没有当街拿剑杀了她,就是给天启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难不成你们还敢在天启闹事?”抱琴虽不曾与天武公主正面打过交道,可也知道天武公主有多么霸道、骄纵,听到对方的话,看了看双方的人手,心中隐有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带了不下百余侍卫,且个个看着就不简单,敌我力量悬殊巨大,真要打起来哪怕是在天启,他们也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当街打架倒是没有什么,当初在公主巷他们敢跟长公主的人打,现在自然也敢跟天武公主的人打,可要是当街打架打输了就不行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去劝劝你们家王妃,快些下马车。”天武公主的侍女芙蓉见抱琴心中有忌惮,笑了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抱琴心中虽忌惮,却不肯低头:“不必,我们家王妃是不会下马车的,天武公主要见我们家王妃可以,下马车过来见。”

    这是天启的皇城,她就不信天武公主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了。”芙蓉见状,转身就走,看着干脆,可实则狠决,抱琴心中不安,转身请示纪云开:“王妃,我是不是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做得很好,天武公主要见我,就让她下马车过来。”如果是平时,下马车便下马车,可要被人逼着下马车,那性子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此刻,她要是下马车去见天武公主,就等于是低头,是怕了对方,日后见到天武公主都要矮一截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一个为面子受活罪的人,但天武公主明显来者不善,她要过去了,少不得要被羞辱一番,而事后天武公主还能说,是她送上门给人羞辱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当时羞辱端王妃就是这么说的,难保人家不会把这招用到她身上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天武公主不是一个会轻易退缩的,我怕她……”抱琴心中不安,正要提醒,可话还未说完,就听到天武公主下令:“来人,围了燕北王府的马车,请燕北王妃下车!”

    一个“请”字咬得极重,其中意思不言而喻,抱琴脸色一变,转身就见天武公主带来的侍卫,如同虎狼一般冲上前,团团围住燕北王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快,保护王妃。”抱琴吓得脸都白了,连忙让护卫守住马车,以免天武公主的侍卫伤了纪云开,可对方人数众多,燕北王府的十来个侍卫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本不打算掺和的静王,见到这一幕,怒了:“天武公主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在他天启的地盘欺负他们天启的人,天武公主是不是太嚣张了一点?

    “静王不必着急,本公主只是想见见燕北王妃,如此而已。”天武公主却浑不在意,轻描淡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见燕北王妃,日后大可上门拜访,当街拦燕北王妃的马车,算什么事?”静王哪里不知天武公主在敷衍他,他虽一向不爱管事,可并不表示他能任由天武公主撒野。

    “遇见是缘,本公主一向相信缘份,既然今天遇上了,本公主就非见不可。”天武公主半步不让,根本不把静王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静王是当今圣上的堂兄,一个“静”字的封号,就可以看出这位王爷的性子,他一向不争,也不爱管事,手上更是无实权,天武公主一点也不在乎得罪他。

    不等静王说话,天武公主就对侍卫道:“去,问问燕北王妃什么时候过来?本公主一路走来累极,没多少耐心在这里等她。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的声音不小,气焰更是嚣张至极,纪云开即使坐在马车里,也听得清清楚楚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这位天武公主还真不是一般的霸道,且明显不将天启放在眼里,更不打算善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?我们怎么办?”抱琴心中气极,可却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情况,他们家王妃要是低了头,日后再见天武公主就没了底气,可要是不低头,天武公主会放过他们吗?

    推荐洛心辰的新书《全球通缉心尖宠》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