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2章192遇上,终于等到了你!

    第192章 192遇上,终于等到了你

    屋内发出惨叫声的是一个十岁的女孩,她被继母卖给了一户有钱人家当丫鬟,那户人家的小少爷有虐待孩童的癖好,这个小女孩在那户人家呆了一年,全身上下都被打烂了,没有一块好的,且还怀孕了,六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腹中的孩子自然保不住,就算保得住收容所的我也不会让她留下,一个十岁多一点的孩子,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怎么照顾一个孩子?

    那女孩不断惨叫,就是在落胎,而落完这一胎后,这个女孩终生怕是无法再有孕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,进去看看吧。”抱琴眼眶微红,可仍记得纪云开的交待,让陶安郡主真正见识什么叫痛苦,什么叫活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,我不要。”陶安郡主自是不愿意,可抱琴哪里会允许她说不,强扯着把人带进屋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一进屋,就看到一个老婆子,动作野蛮的从那个女孩的身体里,扯出一个成型的婴儿,血腥味扑面而来,陶安郡主尖叫一声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真没用。”抱琴松手,将陶安郡主丢在地上,然后将怀中所有的银钱都掏了出来,递给收容所的人:“好好照顾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力量有限,但能帮的就一定帮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银钱外,抱琴还取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:“这是我们家王妃捐的,把这些银子都用在孩子身上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临出发前,纪云开给抱琴的,让抱琴帮她代捐,她不敢给得太多,财帛动人心,银子多了就会诱人犯罪,她宁可多给几次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?”收容所的人吓了一跳,他们这地方时常会收到一些捐赠,不过数额都极少,达官贵人也极少。

    那些达官贵人打小就生活在富贵窝里,哪里知道外面的哭的,就好比陶安郡主,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,以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,或者和她认识小姐们过得一样,从来不知这世间还有这么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!”抱琴一说出口,收容所有人就吓得连连点头:“小人知道了,请王妃放心,小人一定会把银子,全部用在孩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对普通百姓来说,那就是修罗战神转世,他们敬燕北王,可也怕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完成了王妃交待的事,抱琴拎起陶安郡主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在马车外等候,见抱琴扛着陶安郡主出来,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当初被舅舅丢到收容所也吓晕了,不过他那时年纪小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马车再次回到端王府,端王世子陶安郡主抱下了马车,纪云开一直在花厅坐着,见陶安郡主晕了过去,什么也没有问,只道:“现在给郡主诊治吗?”人晕了,肯定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端王世子没有拒绝,把人放在椅子上,好方便纪云开诊断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会把脉,但是原主会,纪云开诊起脉来一点也不怯,片刻后,纪云开收回手道:“诊不出任东西,郡主的身体很好,只是有一些虚,回头给我一节香料,我要查一查是什么毒。”

    日积月累,慢慢增多,纪云开也不知是不是毒,如果是中毒那一切就好办了,至少还有得救,要不是中毒她也没有办法,这个时代又没有检查的仪器,她根本看不到陶安郡主的子宫内有什么问题,也无法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“我留了一截,你等等。”端王世子丢下陶安郡主,转身去取香料。

    纪云开与抱琴坐在花厅等,看着身体紧绷的陶安郡主,纪云开淡漠的移开眼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想装昏迷就装吧,她没有兴趣拆穿。

    片刻后,端王世子取来香料,亲手交给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这东西皇上盯得紧,他好不容易才留下一节,仔细一些总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我先告辞了,有消息会让人告诉你的。”事情办完,纪云开片刻不留,带上东西就走,并没有与端王世子过多的寒暄。

    她亲自上门了,且帮端王世子找出了陶安郡主,寻死觅活的真正原因,只要端王世子不是蠢的,哪怕她医不好陶安郡主不育症,端王世子也会记她的好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端王世子不记她的好也没有关系,她只当认清了一个人,左右她也没有亏什么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马车刚动,已入城的天武公主就收到了消息,当即要求改道走京安大街,不想走原来的路。

    这和原计划不符,接待天武公主的静王以未清场,无侍卫开道为由拒绝,天武公主却不接受,只道:“本宫相信天启皇朝的治安,也相信天启陛下的能力,相信这一路即使没有事先清场也足够安全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静王要再拒绝就显得不自信,左右京安大街两旁住的都是王公贵族,仔细些便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马车从端王府驶出,很快就驶入了京安大街,由北朝南回燕北王府,天武公主的马车则由南向北往皇宫方向行驶,没有意外,双方的马车在大街上遇上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行车马侍卫多达数百人,虽未要求侍卫清场,可沿途的百姓也会自觉避开,燕北王府的车夫事先看到这一幕,不确定来者何人,还是提先跟纪云开说了一声,看看要怎么办?

    在京中,除了皇上燕北王府不需要给任何人让道,可看对方的排场,想到传得沸沸扬扬的天武公主,纪云开没多想便让车夫把马车停到一旁,让对方先过。

    车夫见状立刻将马车赶至一旁,把路让了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旁人存心要找你麻烦,不是你想让就能避开的,天武公主一行过来,走到纪云开所在,突然叫停了。

    “停下,那是谁家的马车?”天武公主坐的马车,前后左右镶嵌的是透明的琉璃,从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风景,自然也能看到停在一旁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静王一听,顿时有不好的预感,忙差人去问,一听是燕北王府的坐驾,静王顿时苦笑。

    他就说嘛,好好的天武公主怎么会改道,原来是在这里等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