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0章190心病,没有骄纵的资本!

    第190章 190心病,没有骄纵的资本

    她那时过得那么辛苦,可也没有想过自杀,更没有去折腾别人,她顶多就是在折腾自己,不断的折腾自己,想方设法的想治好抑郁症,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纪云开就是这样,就算全世界抛弃了她,她纪云开也不会抛弃自己,不管处境都艰难,她纪云开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路,然后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走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哭的像泪人的陶安郡主缩在端王世子怀里,不断的说“世子哥哥,我以后该怎么办?”“我一生都被毁了”“我以后再也不能有自己的孩子”了,纪云开就想笑。

    还有时间哭诉自己的委屈,可见还不够委屈,真正的委屈是说不出来,更流不出泪,因为说出来没人安慰,流了泪没人为你擦拭。

    没那个耐心去看端王世子兄妹,上演兄妹情深的戏码,纪云开出声打断:“世子爷,你妹妹的病还要我诊断吗?”纪云开绝不承认,她是嫉妒陶安郡主了。

    没有父母照顾,陶安郡主至少还有一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哥哥,她已经比大多数人幸福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兄妹二人异口同声,先一句自然是端王世子说的,后一句则是陶安郡主说的,陶安郡主说完,又补了一句:“你连自己的脸都医不好,你怎么可能医好我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陶安,不得胡闹。”端王世子虽然宠着陶安郡主,可却不是一个拎不清的人,他要是拎不清的话,就不可能和纪云开有交际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想要建立自己的人脉网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,麻烦你了。”训斥完陶安郡主后,端王世子便站了起来,脸上依旧带着笑,只是笑容有几分落寞与伤怀。

    “是挺麻烦的,”纪云开一点也不客气,在陶安郡主变脸前,一脸嫌弃的道:“毕竟郡主病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纪云开你敢说我有心理病,你别以为你是燕北王妃,我就不敢得罪你。”纪云开似乎有逼人显露出恶劣一面的因子,一对上纪云开,陶安郡主也不悲春伤秋了,哪怕没有吃饱饭也有力气吼人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,这病……我怕是不能治。”虽说有意与端王世子结交,可纪云开也不想委屈自己,陶安郡主明显不配合,她费心治什么?

    而且,她可以用她项上人头担保,陶安郡主绝对不会自杀。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,你看她……她就是无能,她就是一个骗子,看都没有看,就不给我治,就是怕治不好,显得她无能。”这个时候陶安郡主惦记的不是她的病,而是抹黑纪云开,可见事实确实如纪云开所说的那般,陶安并没有因无法生育,而痛苦到活不下去的地步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不是傻子,自然看得分明,要不是关心则乱他早就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诚如纪云开所言,真要寻死还能给人救的机会?

    端王世子心里叹了口气,可仍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妹妹,恳求的道:“还请王妃施以援手。”纪云开能看出来,肯定也有办法,他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纪云开了。

    “要我动手可以,但你不能干涉我的医治方法。”她要先纠正陶安郡主的心理问题,不然就算陶安郡主的病她能治,她也不会配合。

    “我绝不干涉。”他教不好妹妹,只能请别人教了,纪云开愿意开口,他高兴还来不及,哪里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,你要干什么?”陶安郡主面露不安,她虽然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,可也知道必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没有理会她,纪云开满意的点了点头,对抱琴道:“抱琴,把郡主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没见过人间疾苦、不知道生活磨难的小姑娘,才会轻易的寻死觅活,把旁人对她的好当做理所当然,等她见到底层的百姓活得有多辛苦,她就会明白她过得有多幸福。

    她知道不能生育很苦,但这不是她折磨别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说完,纪云开转身就走,当然她没有忘记叫端王世子帮她把药箱拎出去。

    抱琴得令,上前把陶安郡主拖下床,陶安郡主自是不肯,可她挣不开抱琴的手腕,只能大叫:“放开,放开……你放开我,你个贱婢竟敢对我动手,你活得不耐烦了,信不信我让世子哥哥卖了你。”

    见抱琴不为所动,陶安郡主这才慌了,不停的喊:“世子哥哥救命呀,世子哥哥,纪云开不是好人,她会杀了我的,她真的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,我不要出去,我不要出去……她们肯定会笑话我,笑我不会生孩子,笑我没用,世子哥哥,我不要出去。”被抱琴拖到房门外,陶安郡主挣扎的更凶了。

    是的,她闭门在家不肯出去,天天哭天天哭,伤心难过是一方面,更多是怕她曾的朋友,被她笑话过的小姐们笑话她,对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小姑娘爱面子,这一点纪云开能理解,可能理解并不表示会纵容,在这个十四岁可以出嫁,十六岁就能当娘的时代,陶安郡主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被家里宠坏了的孩子,真是……叫人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抱琴强拉着陶安郡主往外走,陶安郡主气疯了,看到服侍她的丫鬟站在一旁,大骂:“你们都是死人呀,没看到有人欺负我嘛,还不快动手把这贱婢打死,不然我把你们都卖了。”

    丫鬟脸色一白,想要上有帮忙,可刚走两步就听到端王世子的声音:“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许动。”

    他心疼陶安打小的失了母亲,怕她在后院受委屈、吃苦头,怕她冻着、饿着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总是纵着她,宠着她,却不知陶安根本不缺人疼爱。

    他那个继母没有孩子,这些年把陶安养在身边,虽说害得陶安无法生育,可这些人却是没有亏待陶安半分。

    他父亲虽不喜欢他这个儿子,可爱屋及乌,见他继母疼爱陶安,也对陶安宠爱有嘉,真正是把她当掌上明珠宠着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要不是有人宠着,陶安也不会这么骄纵、任性。

    没有人疼,没有人宠的孩子可没有资本任性,比如他,又比如纪云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