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9章189任性,全天下人都要不舒服!

    第189章 189任性,全天下人都要不舒服

    陶安郡主看到纪云开的刹那,整个人都是懵的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纪云开为什么会出现,她不仅当众给过纪云开难堪,还打过纪云开,纪云开怎么还会来给她看病?纪云开有这么好心?

    “你,你为什么会来?”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陶安郡主见到纪云开,心情莫名的平静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许是因为只有在纪云开身上,才能找到平衡吧。她无法生育,纪云开毁了容,她们都是可怜人,一辈子都被人毁了。

    “你哥哥亲自上门求我的。”纪云开上前,示意抱琴把药箱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会同意?”她听世子哥哥提起过,但却不相信纪云开真得会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有一个好哥哥,你该庆幸你还有一个哥哥,不然我不会来。”她不是圣母,相反她这个人特别记仇,要不是端王世子帮了她几回,点拨了她几回,就是陶安郡主跪在她面前,她也不会理会。

    她这人便是这样,爱欲让其生,恨欲让其死,她对一个人好时,真得可以好到掏心掏肺也甘愿,可要是她觉得不值得,她会把所有的感情收回来,哪怕再痛她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?”陶安郡主的面容刹那变得扭曲,看上去十分吓人,可也仅仅只是吓人罢了,现在的陶安郡主就是一只纸老虎,她早已失了斗志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来笑话你的,笑话你没用,不过是遇到这么点事就寻死觅活的;笑话你没用,连自杀都不彻底,贪生怕死。”纪云开走近,一句一句,气势凛然,直接陶安郡主逼的往端王世子怀里躲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发现自己在做什么,气得不行,恶毒的话一句接一句:“我没用,你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,你看看你,你摘下面肯都不敢见人了,要不是有皇上赐婚,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这世间谁都有资格看不起她,唯独纪云开没有,她是不能生育,可纪云开也毁了容,没人要。

    “没有燕北王,我一样能嫁出去。”纪云开说这话半点也不虚,她就是脸毁了又如何,世界这么大,她总能找到一个不在乎她容貌的人,实在不行,她可以嫁给一个瞎子,一个看不到她丑颜的瞎子。

    “不管我变成什么样,我都能找到一个能和我相匹配的人,只要我不放弃自己。同样,只要你不放弃自己,你一样能找到最适你的那个人。”也许在世人看来,毁了容的她能嫁给萧九安是她的幸运,可她宁可不要这份幸运。

    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,这个道理她一直很清楚,无论是高攀还是低就,都不是她想要的,她想要的一直都是找一个合适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而在她看来,女人,不管到了多大年纪,处在什么境况,只要你愿意去找,你就能找到一个与你相匹配的人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一怔,强撑的傲气顿时消了,含泪道:“我也不想放弃我自己,可我这样还能嫁给什么人家?”

    “京中权贵中,就没有死了妻子又有孩子,想要找个续弦的?”不能生孩子,那就嫁个不用背负传宗接待任务的男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嫁给别人做续弦?我才不要呢。”陶安郡主顿时怒了,狠狠瞪了纪云开一眼:“我可是郡主,怎么可以嫁给人做续弦,就算我不能生又怎样,大不了找个丫鬟生嘛,到时候去母留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郡主明白,还担心什么?”听到陶安郡主的话,纪云开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,出身高贵的人要取一个人的性命,不过是一句话的事。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,纪云开才能不恨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有种种不好,至少没有直接杀死她,依萧九安的身份地位,真要一剑砍了她,也不会有人为她讨公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生呀,我以后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,家世好的人也不可能娶我,我怎么能不担心?我的人生都被毁了,纪云开你知不知道,我的人生都被毁了,被那个女人给毁了。”陶安郡主说到伤心处,哭得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想怎么样呢?寻死就能解决问题吗?”纪云开终于明白了,人家小姑娘担心的根本就不是不能生的问题,而是顺遂的人生突然遇到这么一个槛,不折腾一下自己、不折腾一下别人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,她心里不舒服,所以要所有人都陪她一起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就是生活太好,有人宠的孩子才能这么任性,说心里话,她有点嫉妒陶安郡主了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今年十六岁,她像陶安郡主这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她在拼命的念书,想要早点毕业,早点从学校出来,早点独立,可以不再受人钳制,她那时每天二十四个小时,有十八个小时在念书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说她是天才,十三岁考进大学,十八岁医学本科、研究生齐齐毕业,还未毕业就有无数国际医学机构争相邀请,顶级学府的招生信件如同雪片一样送到院校,她那时风头无双,光芒四射,被所有人羡慕,可是她一点也不高兴。

    旁人都说她是天才,可她自己很清楚,她从来都不是天才,她也不是努力,她是不得不努力。

    没有家人,没有亲人,小小年纪就住宿,身边永远是不合年纪的同学,她交不到朋友,有的同学看她一个人可怜巴巴的,时不时的照顾她一二,可那不是朋友那是同情,那是高高在上的施舍,她不需要。

    她的成绩好,学习优异,养父养母从来不会高兴,只会生气,只会失望的看着她,然后一家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不敢也不愿意回家,也没办法和同学正常交往,她申请单独的宿舍,她自己照顾自己,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宿舍,就只能去实验室,常年呆在实验室。

    她那时有很严重的抑郁倾向,要不是爸爸的老首长发现了,把她拉进部队,她怕是死了。

    不需要自杀,她也能把自己耗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